第五百四十六章:祝你好运/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五百四十六章:祝你好运

我知道我这么做,用犯贱两个字来形容,最恰当不过,可是即使是犯贱也好,我想要一个答案,一个让我能接受的答案。

这个世界的每一种巨大付出,都是要有回报的,哪怕付出微不足道,柳龙庭对我的付出没有丝毫的反应,这成了我心里的刺,我想拔掉这根刺,也想要我想要的答案。

在经过九重天门的时候,幽君正和一队将士离去,去往天牢,九重天门,像是天庭里的南天门那般,是九重天的唯一门道,不过现在幽君掌握着造物鼎,九重天里的一切,他都可以制造,所以即使是这九重天门被毁,他也能快速修复,所以现在整个九重天门,看起来和之前并没有什么区别,依旧宏伟壮阔,并且因为幽君带走了守门的将士,我现在出去易如反掌。

柳龙庭现在恢复了原来的魂魄,法力也恢复到了从前,所以这一路,我都没跟他们的脚步,等我到达长白山的时候,我刚进到柳家门前,看见柳烈云扶着柳龙庭进去了。

本来我也想跟进去,但是我现在的这种身份,我和柳龙庭的关系,这么直接进去也不好,于是我直接幻化成了一只鸟,向着柳家庭院里飞了进去。

在我飞进院子之后,看见龙腾和娇儿看见柳龙庭活过来了,兴奋的都向着柳龙庭围过去,而柳龙庭只是伸手在龙腾和娇儿脑袋摸了摸,然后对柳烈云说他有些累了,想进屋休息一会。

现在柳龙庭好不容易又恢复到了从前的模样,柳烈云自然是什么都依着他,送他进房间,只不过在进门的时候,柳烈云对柳龙庭说:“三弟,你这条命能回来,都靠小白,要不是她,你现在……。”

“好了我知道了。”还没等柳烈云说完,柳龙庭直接打断了柳烈云说的话,语气有些重,不过大概是他自己也意识到了他的语气较重之后,缓了一会,对柳烈云说:“二姐你出去吧,我休息一会好了。”

见柳龙庭不想谈论这件事情,柳烈云也没好说什么,于是对柳龙庭点了点头,叫柳龙庭好好休息,说完转身走了。

不过在柳烈云走了之后,柳龙庭却并没有急着关门,而是站在门口,眼神无神的看着阳光透过庭院里的树叶照在走廊光影,嘴里十分平静的说了一句:“出来吧。”

我转头,看了下四周,这四下,除了我之外,也没有任何的人,难不成是柳龙庭发现我了?可是我掩盖了我的气息,他是怎么闻到我身的气息的?

不过既然柳龙庭叫了我出来,我在柳龙庭面前现了真身,现在我已经是别人的老婆,再带着这个身份出现在柳龙庭的面前,让我有些不自在,不过还是对柳龙庭说了一句:“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猜的。”

柳龙庭回答的剪短。

这么简短的话,让我听起来,简直像是有种热脸贴在冷屁股的感觉,我差点想破口大骂柳龙庭能不能不要这样?不过我还是忍住了这种冲动,于是继续问柳龙庭:“那你知道,是我为了救你,才答应嫁给幽君的吗?”

我说完这话,柳龙庭这才抬眼看向我,几缕阳光照在他洁白的脸,把他面部的肌肤照的更加晶莹剔透,看起来像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天使。

虽然这个说法,已经很西方了。

柳龙庭此时定睛看向我的眼睛,眼神里没有一丝的表情,问我说:“知道,那又怎么样?又不是我求你救我,是你自愿的。”

这种话从柳龙庭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我简直是有些惊愣了,我之前是恨他的,并不想和他再有任何关系,但是他愿意舍去性命替我去死的时候,我心里又忍不住有那么一丝回温,但是现在他活过来了,却又是一副对我冰冷的态度,他这是想干什么?玩我吗?

“我救了你,你不应该感谢我吗?难道在你心里,真的没有我了吗?”

当我问出这种话来的时候,我自己都嫌弃我自己,但是这些话,又来不及经过大脑,是从心里,直接迸出来的。

柳龙庭听我这话,像是很无语了一般,语气也有些不耐烦:“还请你自重一点,你现在已经是帝妃,我只不过是一个战败的妖蛇,还希望你别在我面前说什么情爱,免得为我招来杀生之祸。”

“可是你真的要是怕死的话,之前为什么还要替我去死?”

柳龙庭对我说这么冰冷的话,让我对他有的那么一丝回温的情感,都逐渐的冰冷了下去。

“那你认为我心里还有你吗?”柳龙庭问我问的直白。

我跟他的谈话,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我也不想再纠结什么脸面,我知道我跟他回到过去,可能性是十分渺小的,我只想为我付出的,讨回一个结果。

“难道不是吗?”我反问柳龙庭。

“感谢你还这么信任我,我只是想为我自己赎罪而已,说为你死,只是让你心存对我的感激,让你好好照顾我家人,现在我活过来了,只想过些太平日子,你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所以,还请你离开我家,算是看在以往我也在你身花了这么多精力的份,不要来找我了。”

当柳龙庭对我说出这些话来的时候,看着他看着我平静的眼神,我心里像是有刀子在扎一样,果然他说的话,没一句是可以相信的,刚才对柳龙庭有的那么一点眷恋,现在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还有孩子在我的肚子里,你不要了吗?”这是我最后底线,我厌恶透了柳龙庭这幅什么都不在乎的表情,我想让他气愤,或者是担心。

可是我没想到的是,算是我拿了柳龙庭的孩子说事,柳龙庭只是看了眼我的肚子,对我说:“本来是为柳家留后的,既然我已经活过来了,不用了,以后要是想要的话,有无数女人想为我生,你肚子里的东西,随你怎么处置,杀了他吧,我们也算是断干净了,你现在在我眼里,像是一只肮脏的苍蝇,越是缠我,我越觉得你肮脏不堪,让我感到恶心……”

恶心?我顿时笑了。

现在柳龙庭把他的孩子,都说是东西,随便怎么处置,我怀着这个孩子也有几个月了,虽然我并不喜欢这个孩子,但是我却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杀他,可是现在柳龙庭竟然亲口叫我杀他。

我原本以为,不管人有怎么坏,虎毒不食子,而柳龙庭,为了和我撇清关系,连自己的孩子都杀,我忽然觉得,我明明可以再过平静的生活,好好的在这个时间活一辈子,然后像是人一样慢慢的死去,为了柳龙庭,我又继续淌进了这片浑水里,而到头来,赔进了我一辈子,换回来的,却是柳龙庭这样的冷漠和不领情,仿佛我做的一切,全都是我自作多情!

当我的自尊一次次的被柳龙庭这么侮辱之后,心里对他的怨恨,在此刻间,瞬间爆发,从前是我杀不了他,舍不得杀他,但是从这刻开始,我光杀了柳龙庭还不够,我要把他害的家破人亡,让他慢慢的看着他所爱的人,所珍惜的东西,是怎么将怨恨,全都转移到他的头去,让他尝受被珍爱之人所憎恨的痛苦!

恶毒念头在我的心里滋生,并且对柳龙庭已经恨到了极致反而平静了下来,当心里再也没有这个人之后,我对柳龙庭也是笑的从容不迫,对他说:“那祝你好运。”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