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是想我吗/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五百五十一章:是想我吗

星君府邸已经快要完工,为柳烈云封后的事情也准备的差不多,幽君颁发之旨意下去,八日之后,是册封新后的日子,柳龙庭也在同天,封他为九重天掌管星宿的星官。

柳烈云以后是要定居在九重天了,这会册封柳龙庭,柳龙庭也不会拒绝,一切如我和幽君预料的那般在顺利的进行,只不过原本我想过柳龙庭他这么聪明,应该知道我和幽君把他召天来,并没有什么好事情,在给他通知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多多少少也应该要拒绝一下,但是下界去送达旨意的天兵回来说柳龙庭很平静的接过了旨,并没有说神什么,这好石入大海,脸一丝泡沫都没有溅起来。

不过即便是这样,那对我来来说,也是没有多大的关系,等柳龙庭了天,我和他可以真正的试试了。

爱有了期待之后,这时间过的飞快,封后大典那天很快到了,幽君为了配合柳烈云,在清早起来的时候,穿了朝服,而柳烈云被从地面接往天来的时候,身也穿着件风格与幽君今天穿的那件朝服差不多发的雍容玄裳,这整个九重天,因为封后大礼,而变得异常的热闹,所有的神明都往九重天来了,并且因为幽君册封了他的第一任结发夫妻为后,这让众神对他的好感也随之而升,册封大礼,那些天官仙子,齐刷刷的为新后欢呼,而我身为一个妃子,也随着这些官臣,为柳烈云为后而恭祝。

跪在地的时候,我不知道我心里此时到底是难过还是委屈,这后位明明可以是我的,但是这会,我却跪在地,恭喜柳烈云,我想要的权利,离我只是一步之遥,可我却硬生生的把这个机会拱手让给了别人。

不管我从前是什么身份,但是现在,我唯一的身份,是幽君之妻,当我抬头看到柳烈云和幽魂端坐神坛之的时候,我心里不断的在安慰我自己,我想要的不止是这后位,我想要的是更大的权利,身为帝后,只是幽君的附属品,我不是他的附属品,我需要属于我自己的力量。

在册封完柳烈云之后,才封柳龙庭为星官,当我再次看见柳龙庭的时候,他从神坛之下,向着神坛走去,依旧和从前一样,一身白衣,不过面容神色,却是苍老憔悴了很多,从前他从来都不蓄胡子的,现在再看他,胡子似乎已经很久没刮过修理过了,满头乱发也是胡乱的用了一个簪子挽在头顶,看见了幽君,向着幽君行了个礼,对幽君和柳烈云,说了句祝词。

语气平淡,平淡的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般。

幽君高高的坐在神台之,看着柳龙庭此时已经颓废成了这般模样,倒是来了些兴致,问他说:“三弟最近过的可好?”

“托大帝洪福,过的很不错。”

见柳龙庭此时的回答,已经没有了一丝锋芒,幽君神色里露出了一些鄙夷的神色,但是这鄙夷的神色里又微微夹带了一些忧虑,不过也没再多说些什么,对所有仙官说:“即今日起,二十八星宿官,都由朕的爱妃所掌管。女曦,为你门下仙官,御赐仙印。”

我听见幽君喊我的声音,于是边从地起来,宫里的几个女官端了用大红绸锻盖住的仙印向我走了过来,而我带着这些宫女,向着神台之的柳龙庭走了过去。

此时柳龙庭像是瞎了看不见我一般,或者像是已经把我遗忘了一般,即使在我站在他的面前给他授封的时候,他根本没有看我一眼,只是垂着眼睛将我手里的封印接了过去,然后毫无乐趣的直接跪在了我的面前,对我说了一声:“谢谢娘娘赐封仙位。”

看着柳龙庭此时卑微又下贱的没有一点傲骨的模样,让我心里的火气,忍不住的往升,真是恨不得直接往他身狠狠的踹一脚,当着这所有仙官的面侮辱柳龙庭,把他之前说我的,全都反过来羞辱他一次,但是这毕竟是封后的日子,我今后的路还长,有的是时间对付柳龙庭,于是我在这时候忍住了我内心的冲动,叫柳龙庭从地起来。

而这时,一直都坐在幽君身边柳烈云,似乎已经知道了我想把柳龙庭传唤到天来干什么,在我叫柳龙庭起来的时候,她从幽君身旁向我走了过来,一过来拉住了我的手,双眼看着我,眼神里带着恳求,轻声跟我说了一句:“好妹妹,我知道我们柳家还有今天,全全是因为有妹妹,这一切都是妹妹的功劳,如今所有事情已经成为了定局,还希望妹妹大人不记小人过,今后妹妹要是有什么需要我们姐弟俩的地方,我们姐弟俩,一定会为了妹妹赴汤蹈火。”

柳烈云此时跟我说这的话,话里的意思,无非是想叫我不要为难柳龙庭,可是她所说的,这一切都已经成为了定局,是在说我的命运已经没办法再更改吗?我本来可以安安稳稳的过完我这一辈子,是她求我去救柳龙庭,我才又被卷进了这个我所讨厌排斥的生活,并且还嫁给了幽君,想到我以后一辈子都要跟他在一起,我的心脏像是捆了无数跟细线,将我勒透不过气来,而我却要在这个牢笼里,关到永远,我这一辈子都完了,柳烈云叫我一句放下,是我能放下的了的吗?

在神坛之,我并没有装出一副迎合柳烈云的表情,柳烈云看着我对她不怀恨在心的样子,知道这时候不该跟我说这种话,而在我们都僵持的时候,幽君也从椅站了起来,走过来跟我和柳烈云解围,说我今天身体不舒服,叫我人护送我回宫休息。

此时我也知道我自己失态,我和柳烈云这样看起来,像是两个女人在争风吃醋,这被那些仙官看了,肯定会影响今后我在他们眼里的威望,他们也会把我当成是普通的女人,但是我这会要是继续和柳烈云还有柳龙庭混在一起的时候,我的脾气迟早也会爆发,于是也默默的退下神坛,被宫女护送回宫。

现在柳龙庭来了,他的神宫,也是归我掌管,在我回到宫里的时候,我下好懿旨,让所有星君都不能与柳龙庭有所往来,让宫女帮我把这件事情安排下去,只要是柳龙庭做错了什么,我罚他,不断的罚,罚到他怕为止。

想到这里,我心里好受了很多,今日封后,按照传统,今日幽君都得陪着柳烈云在一起,在宫女都走了之后,整个宫里,剩下我一个人,我不说话的时候,空荡安静的可怕,连我自己的呼吸声,都听的一清二楚。

在一个人的时候,总能想一些平常想不到的事情,今晚估计幽君也不会回来,我直接在宫里打开了云镜,这云镜可以看见凡间任何地方,我看到奶奶家里,奶奶一直都以为我学去了,而我此时却和奶奶天人相对,也不知道今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过人间平静又安逸的生活,活在这九重天,记着仇恨,整天看着一些我所厌恶的人,我活的太痛苦了。

想着这些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了,我眼泪瞬间从我眼里掉下来,正想找出手绢擦拭,忽然一个怀抱向我身后抱了过来,伸手往我眼睛抿了过来,问我说:“怎么还哭了?是想想我吗?”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