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弑神/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声音忽然传到我的耳朵里,让我心里一惊,赶紧的将我偷窥凡间的云镜抹除,转头往我身后看过去,其实猜都不用猜,我就知道这是幽君。

“你不是陪着柳烈云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幽君此时就在我的身后,他忽然在我最难过的时候出现,让他看见我此时这种脆弱不堪的模样,让我觉的很尴尬,于是伸手把他的手从我脸上拿了下来,我自己微微擦了下眼睛,恐怕我这样,估计都是有史以来第一个会流眼泪的神了,毕竟神都是几千年修为才能当神的,他们早就看淡了七情六欲,所以几乎就不会有什么值得让他们掉眼泪的事情发生。

“我怕你孤单,就回来看看你了。”

幽君的自然,并且在着这话的时候,搂住我的腰,让我往他的腿上坐上去。

“那柳烈云怎么办?今是她册封大礼,你都不在她身边,赶紧回去吧,别因为我误了你自己的事情。”

我着就要从幽君的身上起来,催着他赶紧的走,毕竟他在不在我身边,我根本就不在乎,他不在我反而自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流露什么样的情绪就流露出什么样的情绪,有他陪着我,我反而要戴上面具伪装,这让我感觉有点累。

幽君见我一直都催着他走,他自己反而有点不乐意起来,跟我打起了官腔,语气也有些情绪的跟我:“别人都巴不得自己丈夫陪着自己,你倒好,我心甘情愿的陪着你,你却要赶我走,你有没有想过要把我放在你心里?!”

这种话听起来就像是一个女人家的抱怨似的,想到幽君他也是个老谋深算的狐狸精,现在这种求关心求爱护的话从他的嘴里出来,让我听的无比尴尬,这尴尬之余,又觉得有些好笑,也怕幽君真的看透我的心思,于是就重新在幽君的腿上坐了上去,手挽在他的脖子里,摸着他的脸,跟他:“你都是我丈夫了,我心里没有你还能有谁?只是今是特殊的日子,你总不能让柳烈云一个人应付这么一大群的仙官,她一个女人家哪里应付的过来,而且你又是一个帝君,总不能让别人看笑话吧。”

我还算是耐心的解释,只是从前跟幽君相处的时候,心思没在他身上停留过,现在无奈的跟他在一起,强迫着我对他表现出和感兴趣的模样,不过此时当我的手指摸在他脸上皮肤上的时候,发现他脸上的皮肤,也是细腻光滑的很,眼神就像是幽深的井,又深又神秘,让人忍不住的就想捧着他的脸,看看他眼眸子里到底藏着什么东西。

当我心里有这种对幽君改观的想法的时候,我自己都有点难以置信,幽君的卑鄙手段,我不是没见过,只是现在我和他相互利用,他才表现出这么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可是你不在我身边,我做什么都觉得没意思,我就是不想离开你,那该怎么办?”

我有些时候都怀疑幽君这是的是真的还是假的,要是的是真的,感觉他就像是刚处于在热恋似的,就想和对方乳胶是漆,但是如果是装出来的话,这伪装逼真的简直让人根本就找不到一丝破绽,他这样,就像是当初我喜欢柳龙庭那样,只对柳龙庭的事情感兴趣,除了他之外,我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半点乐子。

可能是因为幽君这样,让我想起了我从前的感情,尽管我现在对柳龙庭没有一丝的留恋,但是曾经的那种喜欢,是属于我自己的东西,一想起来,甜的要命,甜到忧伤。

所以此时我对幽君,也更亲切柔和了一些,跟他:“既然你想和我在一起的话,你不是有分身吗,让你分身陪着柳烈云也好啊,她的法力,还是看不出来哪个是你的本尊和分身的。”

我给幽君提意见,不过幽君就像是一只都在等着我这话,我完这话之后,他顿时就笑了起来,跟我:“我的分身,也都是我,都想和你在一起,除非,你亲我一口,我就勉为其难的分出一个分身,让他去陪柳烈云,去应付那些仙官。”

看着幽君这耍无赖的模样,我也懒得跟他纠结了,于是侧着脸向着他的唇上轻贴了一下。幽君在我亲了他之后,高兴的就像是个孩子一般,一边看着我,一边慵懒的伸手到唇边,低声的念了几句咒语,只见一道影子从幽君的身体里出来了,然后这身影,直径向着屋外走了出去。

我还是第一次见幽君分身,就像是把自己的魂魄从他的主体里分离了出来一般,只是想到现在的他是由很多个亡魂掌控着,我再跟他话时,就有点别扭,于是就借着给幽君倒茶的机会,离他远了一些。

“刚才你在想家是吗?”幽君转过身来问我。

我不想让幽君知道我过多的心理,于是就轻描淡写的回了他一句没有,只是一个人无聊,想看看人间怎么了。

“如果你要是喜欢人间的话,我们就把宫殿搬到人间去,以后我和所有神明陪着你,都住在人间,这样也好,以后神和人在一起,还能省去了很多祭的仪式。”

幽君这句话,是我意料之外的,他竟然就因为我想人间,就想把整个仙朝权政,全都搬到人间去,让所有的神明都陪着我一起折腾,这果然,他心里真的是的没有把那些神仙放在心里过,为了一个女人,这么浩大的工程,想怎么使唤就怎么使唤。

虽然我现在和幽君算是同一条船上的人,但是我和他的思维还是不一样的,我怎么可能会为了我自己一时的思乡之情,就让所有神明跟着我受苦受累,最后还被骂成是昏君,这自古以来九重是盘古开劈地以来就存在的境界,是神明和人划分界限,神生存的地方,这神跟人要是真的只记挤在一个凡间,总是要出乱子的。

我递给了幽君一杯热气腾腾的茶,赶紧的制止了他的想法,跟他着这可不行,要是这样的话,我就会像是地上那些后宫祸水皇妃一样,被这上神仙给骂臭名声的。

到名声,幽君思索了一下,表情镇定了起来,问我:“曦儿,你就真的心甘情愿的,只做我的妃子吗?”

我当然是不情愿?

但是我又不能让幽君看出我的野心,只能故作伤神的叹息了一声:“只要你爱我,对我好,我做什么都不要紧,我总不能跟柳烈云抢位置。”

我这话的语气有幽怨十足,幽君他聪明,在我叹息的时候,放下他手里握着的茶杯,站了起来,从我身后贴过来,搂住了我的肩,跟我:“一个区区后位,根本就配不上你,让你屈才了,我有个更好的职位,想给你,只不过,要靠你自己去争取了。”

幽君道这个,让我好奇了起来,就问幽君:“什么位置?”

“帝的位置,只要他死了,这个位置我就给你,让你和我一样,我们一起平分这个下!这个位置,只有你才配的上。”

幽君的壮阔,器宇不凡,看来他确实是真的想把这个位置给我,毕竟现在的帝,在这个位置上,对幽君来,已经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这个存在却霸占着一个帝位,确实可惜,所以他想给我。

“那你的意思是,叫我杀了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