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吾皇万岁!/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烈云在我沐浴更衣的时候,一直都陪伴在我的身边,现在柳烈云找到了她的想要,对我也分外的客气了起来,又像是从前一样对我嘘寒问暖,生怕我过去了天庭,会受谁的欺负一样。

当一件件华美的鲜衣从宫女的手往我身套的时候,我想这是我跨出来的第一步,往后的日子,我还需要努力,才能达到我所想要的。

幽君沐浴完之后,来寝宫,这是他身穿着的,也是一件只有在隆重场合才穿的玄袍,见我此时已经换好了衣服,他向我伸过手了,要我牵着他我们一起往外走。

宫门之外,已经有属于我的神辇在迎接我,此时我头戴着金贵的帝冠,身也穿着绣着金线的华袍,这些压在头身,十分的沉重,而幽君走在我的面前,一边伸手扶住我头纯金打造的帝冠,一手牵着我的手,护着我,慢慢的扶我神辇。

神撵身旁,一阵礼乐声响起,凤齐天和洛神此时也来迎接我了,此时凤齐天已经变成了一只巨大的凤凰,不断的在我们神撵盘旋鸣叫,为我们整个神辇,撒层层仙光,而洛神站在我们神辇之前,在我和幽君坐了神辇之后,直接甩着长鞭,向着神辇前方的几只瑞兽身抽打过去,让它们返回天庭。

柳烈云在我身后目送我,而我转头跟她做了个再见的手势后,也随着神撵,向着九重天外飞过去了。

此时此刻,幽君的心情特别的好,他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一直都没有拿下来,在我们去天庭的途,幽君见我一副满脸对天庭很期待的模样,问我说:“昨天晚我表现的你喜欢吗?”

现在洛神站在我们的车辇前,幽君这种话既然随口能说出来,他不要脸我还要呢。虽然我昨晚没有和他做过,但是我此时还要装作一副扭捏的样子,回答幽君说这大白天的说什么不好说这个。

幽君见我扭捏,可能本来是这么随口一问,这下却来劲了,原本我是坐在他身边的,他一把叫我抱紧他的怀里,伸手搂着我的腰不让我动的,把头低下来又问我说:“这怕什么,大白天害羞了吗?那昨天晚怎么不见你害羞?”

看着幽君这幅开心的模样,我知道柳烈云昨晚把他伺候的很舒服,不然他今天也不会心情异常的好,我不知道他们昨晚都有什么姿势什么内容,也不好多说露馅,于是夸幽君说他昨晚特别厉害,都把我弄得不行了。

幽君听我说这话,这才满意,我看着他笑了,本以为这件事情也这么过去了,没想到幽君忽然又将手往我群里里一伸,又低声问我说是这里不行了吗?

虽然我此时的裙子很大,并且他的动作也算是隐秘,但是今天是我封帝的日子,又是在这光天化日之下,他这么轻薄我,顿时让我心里涌出一阵反感,赶紧的将他的手给扯出来,尽管我心里是十分的气恼,但还是露出一抹笑盈盈的神色,对幽君撒娇说叫他别这样,不然的话我都不想称帝了,想在路把他给吃了。

我每次一说想要幽君的话,幽君每次都挺开心,不过也是我说这些话的时候,倒是让幽君自己先正经了起来,用力将我往他的怀里一搂,然后唇瓣狠狠的在我额头亲了一下,再跟我说:“那可不行,这个职位,是你自己争取过来的,可不能为了我们快活,说不要不要了,要是你想的话,以后我常来看你,到时候把你喂饱,看你还饿不饿。”

这些话听的我心里一阵阵不屑,但是我也没表现出我内心的想法,想到我当这天帝,确实是离不开幽君的扶持,于是表里不一的伸手向着幽君的颈子里搂了进去,问他说:“那到时候我要是不小心犯错了,你会不会原谅我?”

“当然原谅。”幽君简直都不考虑,直接对我说:“不管你犯什么错,有我在,你都不要怕,你解决不了的事情,直接丢给我,我来帮你处理。”

之前幽君虽然爱我,但是也没兴奋到我说什么他都答应我,果然爱情的稳定,还是需要肉身的结合,从前我配合他,只不过是因为我是在报复柳龙庭,自甘堕落,而现在他和柳烈云做,柳烈云是真心喜欢他,给予他的快乐,跟我自然是截然不同的。

听完幽君说这些话,我伏在他的胸口,跟他说我会好好努力,绝对不会丢他的脸的。

我们的话题扯到了正事面,幽君也不似刚才这么浪荡了,说等我登基之后,这个天下,是我们夫妻两人的,以后我要什么,他都给我。

看着幽君忽然这么大方,我佯装做不知道的模样,问他说为什么他忽然之间对我这么好?

“难道我平常对你不好吗?”

幽君说的平常,指的是我和他结婚之后的事情。

“当然好了,但是你今天好像是对我特别的好,都像是要把心肝都掏给我一样。”我笑着对幽君说。

而幽君看着我笑嘻嘻样子,伸着手掌向着我的脸轻轻摸了过来,连眼神都变得十分宠爱:“可能是昨晚,你让我感觉到我一直都在你心里,你快说,你是不是很早很爱我了,只是一直都没跟我说。”

看来幽君也不傻,竟然也能从房事判断女人喜不喜欢他,昨晚和他在一起的是柳烈云,柳烈云当然是爱他爱入骨髓,既然幽君已经认为我喜欢他了,并且因为我喜欢他,他能为我付出更多,我当然应允了他,而幽君见我承认了之后,便想知道我是在什么时候喜欢他的,为什么喜欢他却要和柳龙庭在一起,如果当初我和他早在一起了之后,我也不用受这么多的苦。

我不是个善于撒谎的人,但是我摸清了幽君的脾气之后,是个善于吊住他胃口的人,他越是想让我说,我越不说,直到我们到了天庭,我马要进神宫了,这种情情爱爱的事情,也不方便说了。

神宫里,天庭里大大小小的神明,全都已经聚集到了神殿之,从前我面见大臣的时候,脸需要戴着白纱,但是现在我已经是这天庭的主宰,这里的女帝,我能用我本身的面目,直接看着我的臣子。

穿着铠甲的将领,将整个偌大的深宫里站着的所有神明,向着两旁散,为我散出一条宽敞的路,幽君牵着我的手,从这些神明之间慢慢走过,我们地的仙雾里,扑的是一层红毯,我的脚踩在这为我而铺垫的红毯之,一步步走神殿最最央大宝座前,然后转身,看着我眼前的台下,一大片恭迎我的臣子。

“吾皇万岁万万岁……。”

瞬间,我面前的那些神臣,齐刷刷的向着我跪了下来,因为这天庭大多都是人神,称呼与人间对帝王的称呼也是一模一样,并且我的名号,也从天帝,改为了曦皇,曦为日,日光万丈!

这一刻,似乎又回到了从前我在九重天当九重天帝的时候的场景,九重天里,也是这么一大群妖神这么拜我,但是此时和从前不一样,现在我是通过我自己的手段,我才爬了这个位置,成感远远不是被敕封而得来的帝位所能相提并论的。

“众卿平生。”沉稳的声音,从我喉咙里发了出来。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