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二章:龙庭/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转头惊讶的看着柳龙庭,我没想到他竟然会怂恿我想办法把他救出来,我一直都以为他已经完全对他自己不上心,可是他又是怎么知道我想对付幽君的?

是柳烈云和他的?还是他自己猜到的?

如果是柳烈云的,我心里就有点开始心慌,有点怪罪柳烈云的嘴巴怎么就这么不严实,但是如果是柳龙庭自己猜到的,那我就更加提防柳龙庭,他知道我的事情越多,我在他手里的把柄就越多,一旦东窗事发,我连退的余地都没有。

想到这里,我忽然有点后悔跟柳龙庭合作,从前看他这么低迷,我以为他就没什么追求了,但是他现在一旦要是再重新振作起来,我根本就没办法再驾驭他,恐怕到最后,我们现在的关系就会反过来,到时候我又会沦为他的走狗和下属,要听从他的一切号令。

“以后再吧,我现在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让幽君放你出来。最近我也比较忙,你也不要老叫我过来见你。”

我现在这些话,就是想和柳龙庭拉远一点距离,我不想这么轻易就被他怂恿了,按着他的意思去给他办事情。

柳龙庭在我完这些话之后,眉毛很轻的一挑,问我:“你不想见我?”

“我不是不想见你,我只是最近比较忙,没时间来见你,加上若是我们频繁见面,幽君早晚都知道的。”

我跟柳龙庭解释,但是我此时的解释,听起来都已经有些苍白无力,就连我自己知道我的是真话,但是在这种时候,我的解释的越多,就越像是在拉远和柳龙庭的关系。

柳龙庭他活了这么多年,又有前世的记忆,他的城府心计,深的根本就让人难以揣摩,不管他现在是不是知道我的是真是假,但是他就根本就只想片面的理解我话里的意思,听我完,都不考虑,直接犀利的反问我:“可是我从你的意思里听出来,你就是已经不想在跟我有所联系。”着,还停顿了一下,问我:“难道你就不怕,我现在就把我知道所有关于你的事情,全都告诉幽君吗?”

这句话一出口,瞬间就让我无比愤怒,猛地转头看向柳龙庭,问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柳龙庭着,站在我身前,并且向我耳边弯腰低下头来,跟我:“我只想帮你,杀了幽君,当然,是在不祸及三界自然秩序的前提下。”

此时我都不知道我该不该相信柳龙庭的话,但是我现在,又根本没有权利去反对他,如果他真的就在这个时候告诉了幽君我对他所做的一切,恐怕我就真的活不过看见明太阳的升起了,可是如果我依照柳龙庭,那我就算是我今后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回到最初被柳龙庭操纵的时候了。

这两种路,无论是哪一条,我都不想走,可是我貌似,已经没有了任何别的选择,当初我真是算错了,柳龙庭他从前这么厉害的一个人,我怎么能看见他颓废了这么些,就会认为他会一直都颓废下去,可以为我所用,现在看起来,还真的是我太真了。

“柳龙庭,看在我们之前好歹也有过这么多日的恩爱份上,我能不能收回我之前跟你的话,你不用为我打探这九重的消息了,之前是我看错了你,我狗眼看人低,没有尊重你,还妄想把你当成是我的棋子,现在跟你道歉,我收回我之前想对你的话,你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好吗?趁着现在你也没做出什么牺牲的时候。”

是的,我只知道我惹不起柳龙庭,不管是从任何时候,我都斗不过他,这个事实,已经在我心里扎下深根,任何东西都不能扭转这种局面,只有柳龙庭他愿意放弃自己,从来就没有人能左右的了他,我输了,从前世一直输到现在,我也不想再跟他斗来斗去,惹不起,躲还是躲的起的。

“虽然这几来,我确实没有因为你交代的事情,而牺牲什么,但是你让我有了想活下去的冲动,这是你给我的,所以,你不能中途退出,我们的约定,照常进行。”

原本我今,好不容易看见了泷儿,还没开心完,但是我现在听柳龙庭这些话的时候,犹如一盆凉水,浇透了我的全身,我浑身顿时就冷了下来,现在柳龙庭已经知道了我所有的事情,我该怎么样,才能摆脱他又开始逐渐掌控我的步伐?

“好,我答应你,我这就出去,想办法让幽君放了你。”

我口头上答应着柳龙庭,柳龙庭见我答应的这么快,也扬起嘴角对我笑着,似乎很满意我现在对他的态度,而我就在他笑的时候,迅速的聚集起了体内的一道气息,猛的伸手,就向着柳龙庭的体内猛的推了进去!

既然我无法摆脱他的掌控,那我就杀了他,他死了,我就不用再受他的任何威胁了!

我不知道我哪里来的念力,当我此时想杀柳龙庭的心思涌起的时候,此时我心里再也没有从前对柳龙庭的怜惜和舍不得,就像是是遇见了一个阻挡我前进的路上大石,我只想把他推开!

我想我真是疯了,我想我心里还是有柳龙庭的,可是我为什么在此时杀他的时候,心里就没有一点的难过?是我麻木不仁了吗?

我一边用我的法力不断的向着柳龙庭的身体里汹涌的推进去,思想里知道我这么对柳龙庭真是让我自己都感到意外,但是随着我的法力源源不断的涌进柳龙庭的身体里的时候,柳龙庭也并没有向我所想象的那般应声倒下,反而依旧站的笔直,任由我怎么攻击他!

柳龙庭他竟然能承受住我的法力?!

据我所知,他的力量,根本就不及我,他这又是怎么能这么轻松自如地接受我的攻击?现在我都有点怀疑,他之前表现出的那衣服懦弱的模样,是不是只是给我们看让我们放松对他的警惕,而他自己暗中却躲在这监狱里,修炼什么通本领?!

而就在我想加大力度一招杀了柳龙庭的时候,柳龙庭忽然扬起手,一把就抓住了我的手腕,将我的手给扯了下去,然后微微动了下两瓣嘴唇,跟我:“没用的,你杀不了我,如果不想你的事情败露出去,最好是按照我的去做,我给你三时间,就要回来给我个答复。”

三时间,这够我做什么?哪怕是我跪在幽君的身前,给他跪上三三夜,按照幽君的脾气,他也不会答应我把柳龙庭给放出来。

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让柳龙庭忽然就这么振作了起来,但是现在柳龙庭的话都到了这份上,我知道我再倔下去,也没有什么好下场,于是就答应了柳龙庭,然后缓和了下语气,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问柳龙庭,他这几在大牢里,是怎么忽然就有了这么好的精神,想要活出去。

“我了,我想帮你杀了幽君。”柳龙庭回答的平静。

“那你之前怎么不想帮我杀了幽君,偏偏是要在这个时候?”我的语气,已经有点不受控制,似乎只要柳龙庭后面的话没让我信服,我就要爆发出来了。

“因为之前,我觉的你能自己杀了他,所以甘愿给你打打下手,但是现在看来,你根本就对付不了幽君,既然你主攻不能对付他,那就换我来,你肚子里还有我的骨肉,你吃苦耐劳就算了,但是我这个身为父亲的,自然是不想让我的孩儿陪你受罪。不过,话回来,白静,还真的很感谢你,没有因为我的原因,将他杀了,不过等你生下他之后,你就自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