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三章:做你师父/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由是什么?我现在都想不起自由是什么?尽管我输给了柳龙庭我很是窝火,但是又没有什么办法,杀也杀不了他,打也打不死他,只能暂时服从他的安排,提了食盒,默默的出去了。

在回天庭的路,我心里真不甘心这么被柳龙庭制服了,可是眼下我又没有什么办法对付他,我摸了摸我的肚子,我不可能拿我的孩子来对付柳龙庭,因为这个孩子不仅是他的,也是我的,之前我是想过要用这个孩子去来对付柳龙庭,但是这样害的谁?还是害了我和我的孩子。

现在我对柳龙庭,已经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了,既然他现在还在乎这个孩子,那我根本不想这么顺他的意思,给他生下来,我不想我的孩子,今后还和他有任何的关系。

回到天庭之后,凤齐天大老远的看见我回来了,跑过来接我,刚才离开的时候,还看见我开开心心的,但这么我从九重天回来这么一趟,我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于是赶紧的问我是不是幽君欺负我了?

我看了一眼凤齐天,说没有,现在我心里满是我肚子里孩子的事情,于是问凤齐天说:“齐天,你常年都飞在天,知不知道哪里较隐秘,能让孩童成长修炼的?”

“孩童?”凤齐天问了我一句,不过也很快的回答我的话,跟我说:“有很多地方啊,不仅这天庭有,九重天也有,连人间也有很多仙气汇聚的地方,之前的哪吒,是在太乙真人那修炼的,曦儿你最近怎么老是总想着孩子。”

先是一个泷儿,让凤齐天够气的,现在听说我又多了一个孩子,凤齐天以为我又要去找个孩子当什么手下兵将,他都开始有些怀疑我到底在做什么了。

我一时间也没有回答凤齐天的话,又问了他天庭和九重天都有哪些地方,较适合修炼,凤齐天又说了几个,我都不是很满意,并且这把我的孩子送去哪里,跟以前的孩子选幼儿园似的,哪里好哪里不好,全都要想个遍,天庭的那些地方,在天,只有一个好处,是离我近,坏处确是无数,不稳定,我把孩子藏起来,根本像是没藏似的,今后我失败了,孩子也会随着我遭殃,而唯一的好去处,只有是人间,太乙真人潜修的地方。

太乙真人,一直都在人间,摒弃道法高深,他是元始天尊手下的弟子,已经退出了三界的纷争,如果能把我的孩子送去他那里,他愿意收留的话,那是最好不过了,要是今后我遭到了不幸,我的孩子也能得到太乙真人的照顾,并且他的法力高深,也不是一般神仙和妖邪,敢去触碰他的。

凤齐天见我一直都在思索,于是又问了我一句说我在想什么,我伸手抓住了凤齐天的手,跟他说:“你陪我去趟昆仑山,这件事情,只能我们两人知道,我要把我肚子里的孩子,送去太乙真人这里。”

凤齐天是知道我怀着孩子的,当他听我说要把孩子送走的时候,顿时有些惊讶,不过我这事情说的较隐秘,凤齐天也没有直接问我什么,到宫里之后,他直接叫所有的宫人都出去了,关门放下珠帘屏障,直接在偏阁里变成一只凤凰,我坐在了他的身,凤齐天便瞬间带着我,消失在了天宫。

虽然凤齐天平时看起来没什么本事,那只是因为他只是不擅长带兵,也不像是洛神那样擅长处理宫内之事,他是个体的,是自由的,回到天后法力强大,哪怕是我没了一丝法力,只要和他在一起,纵然是有万千天兵追杀,他也能带着我离开,他能瞬间不留痕迹的消失在某个地方,然后到达某个地点。

这是我为什么把与神官接触的事情交给洛神,而把凤齐天留在我的身边的原因。

我们现在根本还没有用到一分钟的时间,到了昆仑山,我要趁着柳龙庭还没出来,要把我的孩子安顿好,不然等柳龙庭今后出来了,算是太乙真人愿意帮我照顾儿子,我也不能逃过柳龙庭的眼睛。

太乙真人,住在昆仑山的玉虚宫,之前我们在昆仑驻扎的时候,虽然我们在同一个地方,但是昆仑很大,又分神界和人界,之前我们是住在神界,而太乙真人的玉虚宫,在是人间布置的结界,加我和太乙真人也没有什么所交集的地方,所以我们之前,也没见过面。

凤齐天直接带我进入了太乙真人所布置的结界,直接带我进入了玉虚宫门口,整片雪山寒冷刺骨,这玉虚宫建在雪山,虽然是神宫,但也是一片冰冷,我和凤齐天在玉虚宫转了一大圈,偌大个玉虚宫,一个人都没有。

“是不是这糟老头已经云游去了?”凤齐天问我。

我转头看了一眼凤齐天,叫他别瞎说话,毕竟我们这次来是求太乙真人的,他不能对来真人不敬。

见我训他了,凤齐天闭嘴了,跟我哼哼了几句,说我的小宝宝在肚子里好好的,为什么要送到这么冷的地方来。

谁愿意将自己的孩子送到天寒地冻的地方,但是我要是现在再厉害一点的话,也不会将我的孩子送到这里来,说服幽君放了柳龙庭的办法不是没有,我真的很怕柳龙庭把我私下对付幽君的事情,给幽君捅出来,到那时候,我会死的很难看,幽君他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我必须要未雨绸缪,为今后做好一切打算,算是柳龙庭出来了,我也要让他找不到我的孩子。

我一时间没有回答凤齐天的话,虽然这个玉虚宫里没有半个人影,但是我却能感受到这玉虚宫里,有太乙真人的气息,于是我在这玉虚宫门口跪了下来,恳请太乙真人,收留我儿。

太乙真人不见我,说明他并不想答应我的要求,可我现在来都来了,今后会发生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是不想让我孩子也加进我们的明争暗斗,只有让我的孩子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我才能放手去做任何事情,虽然不包括我也是为了报复柳龙庭,让他知道有个娃,却永远见不到。

我的心思不纯,但是我又没办法抛却我脑子里的念头,太乙真人是什么人,修炼这么多年的老神,早已经清心寡欲,怎么可能会照顾我这一个有着凡俗之心神明的孩子,我在地跪了一个多小时,太乙真人也没出来见我,凤齐天一直都陪我跪着,见太乙真人一直不出来,开始控制不住口的骂太乙真人各种在人间学的脏话,叫我起来,既然那老头不想照顾我们的小皇子,我们去找另外一个地方,不在他这了。

其实我心里也知道,我心里杂念太重,太乙真人这样清修的老神仙,是很难接受我的不纯心思,所以算是我怎么放下身份去求他,也没有什么用处,我又跪了很久,太乙真人还是不肯现身,我有些绝望了,于是在凤齐天扶我起来的时候,我从地起来。

正准备走,一根道教的佛尘,忽然从天向着凤齐天的脑袋砸下去,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你这凤凰,好几千年的修为了,却没一点口德,不过你的性子我倒是喜欢,你要是认我做师父,我答应你主人的要求。”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