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六章:剪断头发/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五百七十六章:剪断头发

当柳烈云听我提到柳龙庭的时候,脸都露出了些惊讶的神色,问我说我这说的是什么?什么为龙庭打探消息?

现在我宫里也没别人,我直接一挥袖子,将所有帷幔珠帘,全都盖了下来,并且布起一道结界,将我和柳烈云包围了起来,这些话,我要当着她的面问清楚,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自己不清楚吗?我们之间交换身份,也是你自己求我的,你却把这件事情和柳龙庭说了,你是不是也和他说了别的什么事情!?”

在我跟柳烈云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我还是没敢对她直接说出口,说她是不是也将我想杀幽君背叛幽君的事情也告诉了柳龙庭,毕竟我虽然怀疑是柳烈云告诉柳龙庭这些事情的,但是想到我的这种想法,也从来都没有跟柳烈云说过,柳烈云他这么喜欢幽君,我怎么可能明目张胆的和她说这个。

我这么一说,柳烈云更是一副张二摸不找头脑的样子,跟我说她这些天都没有再去看过柳龙庭,说着,语气降了下来,跟我说:“其实不瞒你说,三弟他一直都在怪我,怪我不该为了救他,求你嫁给幽君,可是我也只是想让他活着啊,他还这么年轻,我不想让他这么死了,如果不为了他活着,我怎么又忍心亲手送别的女人,送到我心爱的人的怀里,我每天都看着幽君对你宠爱有加,我心里有多痛,你们谁都不知道……。”

本来是想质问柳烈云是不是把我的事情告诉了柳龙庭,但是没想到却因为这件事情而牵扯进了柳烈云的伤心往事,现在看着柳烈云这么喜欢幽君的模样,我仿佛看见我从前也是和她一样这么喜欢柳龙庭的样子,明明是在伤害别人,却总是一副自己最受伤的模样,看的让我有些心烦。

我现在已经不能接受这种矫情做作的爱情,换句话来说,我现在根本无法接受我之前的自己。

不过毕竟柳烈云从前对我也不错,又是个女人,我安慰了她一句说好了,别哭了,现在她不是正得到了她所想要的吗?做人不能太贪心,身体和心,得到一样该满足了。

我说的肯,不带有任何的情绪和表情,可能也是因为我这冷漠的关心话,让柳烈云也没好矫情下去,但是她看见我肚子里的孩子确实是已经不见了,于是又问了我一句我是不是真的把孩子给堕胎了?

“这用不着你管,我现在心情好多了,你要是没事的话回去吧。”

我对柳烈云下逐客令,与其跟她在一起聊家长里短,我还是想想办法,要怎么在这一天之内,让幽君把柳龙庭出来。

柳烈云知道我这会不想和她说话,但是她又看见我眉头紧锁,于是坐在我的身边,问我说:“小白,姐姐知道自己没什么用,但姐姐看着你忧愁的样子,姐姐也想帮你,有什么事情,你和姐姐说,虽然姐姐法力没你强,但是指不定也能帮你打把下手。”

柳烈云和我好起来的关系,是在我撮合了她和幽君的好事之后,她才对我逐渐的又恢复到了从前对我的态度,虽然我此时知道这件事情说给柳烈云听也没什么作用,但是我现在这会,除了柳烈云之外,这种事情,根本没有第二个人好商量的,这件事情这几天一直都闷在我心里,我也有点沉不住气,于是对柳烈云说:“前几天我去看了柳龙庭,柳龙庭他已经知道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他要我三日之内,要幽君亲口把他赦免了,不然他把我们的这件事情捅出来,到时候,我们俩,谁都别想有什么好结果。”

柳烈云听我说完,眼睛都睁大了,似乎不敢相信这真的是柳龙庭跟我说的这话,跟我说这怎么可能呢?她是柳龙庭的姐姐,而我是柳龙庭喜欢的人,柳龙庭怎么可能真的会这么做?

我才不敢再相信柳龙庭是不是真的喜欢我,他所谓的喜欢,都来的太假,假的让我根本愿意再相信,他既然敢跟我说这种威胁的话,那说明他有能力保住柳烈云,而至于我,是赤裸裸的威胁,不带任何一丝犹豫。

“你信不信由你,但是柳龙庭确实是这么跟我说的,今天是最后一天的世间,如果在今天内我没有让幽君赦免他,那可能明天下天牢的,是我。”

我说的有些烦恼,但却没有任何的办法,而柳烈云一直都抱着一副半信半疑的态度,然后问我说:“那你和幽君说了要他赦免三弟吗?”

我摇了摇头,说还没敢说。

“那你还有其他办法没,让幽君松口的办法。”

其实办法还是有的,只是我不愿意去做,因为我并不想和幽君发生任何关系,也不想用我的肚子,为他生孩子。

看着此时柳烈云为我担心的模样,想到幽君这么不爱她,她却对幽君一往情深的模样,我忍不住的想打击她一下,于是对着柳烈云笑了一下,跟她说:“办法倒是有,只是我怕你难过。”

我这么一说,柳烈云倒是笑了起来,跟我说:“像是你说的,心和人只能得到一样,我已经得到了幽君的人了,已经接受了你的存在,我还有什么好难过的?”

“幽君说只要答应为他生孩子,他什么都听我的,当然这什么都听,包括放了柳龙庭。”

我说这话的时候,我想看看柳烈云因为幽君而伤心的样子。

只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柳烈云听我说完,一把将我的手放在了她的掌心里,回答我说:“确实是姐姐害了你,是我们柳家对不住你,我也不指望你还能跟三弟好,但是幽君对你并不三弟对你差多少,并且他已经是三界之主,你跟着他,也不会再像是从前一样吃苦受折磨,你要是愿意为幽君生的话,那生吧,姐姐能理解的。”

我没有想到之前对幽君在乎的差恨不得天天捧在手心里的柳烈云,竟然不介意我给幽君生孩子了。

见柳烈云并不在意,我也没了一丁点的乐趣,回了她一句,我并不想为幽君生,今后也不想和他有任何牵扯不断的瓜葛。

“那你能说服三弟,叫他不要拿这件事情威胁你吗?”

柳烈云说到这里,我心里又是忍不住一紧,柳龙庭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吗,他认定想做的事情,一定要做到,没做到他根本不会反悔。

我有些无赖的摇了下头,现在幽君也不在,我真的是快要烦死了,难不成我真的要答应幽君,给他生娃,然后让幽君放了柳龙庭,柳龙庭这才会放我一条生路吗?

心里开始有些绝望,我甚至是连最坏的打算都做好了,好在我已经把我的孩子送到玉虚宫了,不然我连累我的孩子了。

“小白,你这头发,保养的可真漂亮,跟幽君的一样,是不是幽君给你吃了什么好东西了?”

柳烈云忽然莫名其妙的夸了我一句。

我现在都没什么心思看我的头发了,见柳烈云夸我,我也随便的回了她一句说自己长的,幽君没给我吃什么。

“这么漂亮的头发,能剪一缕给姐姐吗?姐姐想到宫里去,让医仙研究一下,这头发怎么长的,姐姐也想要你这么漂亮的头发。”

这种时候了,柳烈云还在说头发,不过她终于说要走了,我随口的说了一句:“你要是想要的话,随便剪吧。”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