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倒贴/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五百七十九章:倒贴

这白蛇,不是柳龙庭吗?他的样子,算是化成灰我也认识。

我还以为他真的下界去了,但是没想到他竟然跟着我回来了!

我一时间也说不高兴还是不高兴,因为身边有宫女在,我怕白蛇被发现,赶紧将我身的衣服,往水里一丢,盖住了白蛇,然后对宫女说,叫她们先出去吧,有什么事情我会叫她们的。

几个宫女出去后,我转头看向浴池,此时浴池里飘满了层层花瓣,一只小白蛇将脑袋浮在这鲜嫩的花瓣,这娇红的颜色衬托着白蛇身的白,把着白蛇都烘托的十分娇艳。

毕竟我现在跟柳龙庭的关系也不似从前,我随手拿了件长衣裹在身,问这水里的白蛇说还不赶紧出来,九重天不准他迈入,我这天庭也一样,还请他自己离开,别让我叫人,到时候恐怕我和他谁都别想好过。

小白蛇现在慵懒的趴在花瓣,身体弯曲懒散,跟没骨头似的,听我说这话,也没什么反应,根本没有一点打算要离开的意思。

之前柳龙庭对我说什么,我做什么,现在轮到他落魄了,我叫他做什么他却装作一副没听见的样子,这顿时让我有点生气,直接下水,伸手一把捏起了小白蛇,再次警告他:“柳龙庭,你别以为我好欺负,可以想怎么样对我怎么样对我,我告诉你,你以为我现在还会像是从前那样,被你随意的操控吗?不会的,我再一次警告你,只要你做了什么有损害到我利益的事情,你也别怪我心狠手辣!”

我说着这话的时候,猛的一扬手,想将我手里的小白蛇直接给摔岸,但是这小白蛇在我手里轻微的扭动着细细洁白的身体的时候,我尽管知道这是柳龙庭变得,但是他变成动物时候的模样跟他是人的模样的时候,完全让我难以将怒气联系在一起,柳龙庭是可恶令我厌恶的,但是我手里的小白蛇看起来却无辜柔弱,瞬间让我母性大发,有点舍不得扔出去,于是把小白蛇随手丢在了浴池边的台阶,跟他说了一句赶紧走吧,然后向浴池里沉了下去,我并不介意柳龙庭在的时候我当着他的面洗澡,我身任何地方,他要看的都看过,早不再是什么秘密,哪怕是他现在变成一个人,我也没有任何羞愧感。

“我说了,我想出来,是为了帮你对付幽君,你赶我走,我怎么保护你。”

小白蛇向着我的身边游过来,它说的话,是柳龙庭的声音。

要是这句话,柳龙庭在我没嫁给幽君之情跟我说,兴许我还会稍微感动一把,但是现在我已经麻木了,他算是对我说无数的山盟海誓,我也不可能再会有什么内心触动,反而是有点想笑,他什么时候保护过我?我所有灾难的源头,都有他一半的责任,只要他远离我,我已经是很感谢他了。

我很想将这些话对柳龙庭说出来,我要骂他,如果不是他,我如今也不会过这种我锁厌恶的生活,但是既然是我现在骂他又有什么用?什么都不能改变,反而会显得我和从前一样不成熟,让柳龙庭以为我还在乎过去,在他面前丢人现眼。于是我侧眼对柳龙庭淡淡的说了一句:“都这个时候了,别说这种没用又恶心的话了,我不需要你。”

我说的直接,没有顾及一点柳龙庭的情绪,如他跟我说话一般,也从来都不会顾及到我的情绪。

“可是我需要你。”

当柳龙庭说完这话之后,一大团黑影瞬间朝着我的头顶压了下来,只见柳龙庭此时已经将他的身体变得巨大,硕大的身体直接将我浮在水面的头,一把压进了水里!

虽然我现在身体里有法力,但是柳龙庭这巨大的身体把我压在水里的时候,我都没反应过来,瞬间几大口浴池的温水朝我口里的汹涌了进来,我在扑腾的时候,反手想抓住压在我身的大白蛇,差点想骂柳龙庭他是打算把我淹死吗?!

可没想到,我这一抓,抓到的是一副人的身体,随即我脸被一片微凉覆盖来,一条软韧的东西窜进我口,亲吻的疯狂猛烈,把我脑子都搅的一片空白!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此时我心里像是有无数积压的怨气,瞬间被柳龙庭这么搅出来了一般,在水里我睁不开眼睛,于是再猛的用了一阵力气,直接带着柳龙庭往水面钻了去,一阵带着点点绯红花瓣的浪花,在我耳边哗啦一声巨响,我根本没看清柳龙庭,便直接用尽我身体里的巨大力气,一把将柳龙庭推开,并且一巴掌直接带着法力,控制不住的往他的脸甩了过去,骂他说:“你以为这样很好玩吗?我告诉你柳龙庭,我现在看见你恶心,我宁愿跟幽君在一起,也不想再看见你!”

我的话说的愤怒,在这空旷的浴室里,我打柳龙庭这一巴掌的声音,像是被放大了好几倍,空旷响彻了整个屋子,我不想和幽君在一起,但也不代表,我想和柳龙庭在一起,他对我这种让我根本难以琢磨的情感,让我根本不想再相信他,也不想今后再和他还会有什么交集联系。

柳龙庭他被我打后,也没有伸手捂脸,也没有骂我,更没有生气,只是抬眼看我,一句话都没有说。

池子里的水将他的头发全部都打湿了,湿漉漉的头发贴着他湿透了的衣服垂下去,滴滴答答的还滴着水,此时看起来,倒是显得十分狼狈。

我被柳龙庭这么盯着看的有点别扭,他的脸都被我打红了,五个手指印,根根分明,嘴角还溢出了丝丝血迹。

我不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看见柳龙庭脸的掌印的时候,我又觉的我是不是下手太重了,我之所以不想用好态度面对柳龙庭,大部分原因,是他害我嫁给了幽君,并且在之后我想和他好好说话的时候,他又是这么咄咄逼人,可是毕竟我会嫁给幽君,也不是柳龙庭的错,是柳烈云来劝我的,而柳龙庭对我咄咄逼人,那也是因为我嫁给了幽君,他不及幽君厉害,他除了对我咄咄逼人对他死心外,难不成还要和我表现出一副你侬我侬,难以割舍的情感,好惹怒幽君,让幽君直接降罪下来,将我们两个全都赐死吗?

我不知道我这么想的对不对,但是用了我这么大的法力打了柳龙庭这一巴掌,我心里也没刚才那么生气,于是问柳龙庭说:“那你为什么想帮我?你也想杀了幽君,然后抢回属于你的位置吗?”

“不是。”柳龙庭嘴里很快的吐出一句话,不过接下来像是有无数的话想对我说,他脸的神色也越来越纠结,但是到最后,这些纠结的表情,随着柳龙庭的思考而逐渐的散了,只剩下一抹平静:“要是我想杀他,他早死了,只不过也是我从前没把他放在眼里,所以害了你,我想帮你,只是单纯想帮你摆脱他。”

柳龙庭并不好惹,我也不想招惹,但是这回是他自己倒贴给我,如果他对我确实是像他说的这么单纯的话,那么我们打败幽君,也并不是艰难到不可能,只不过他实在是太高深莫测了,我没有办法,也根本不可能驾驭住他。

不过柳龙庭像是猜到了我在想什么,主动跟我说:“我给你几天的时间考虑,若是你需要我,来长白山找我。”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