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章:和之前不一样/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五百八十章:和之前不一样

柳龙庭说完这话之后,都还没等我说话,又瞬间从人变回成了一只小蛇,一眨眼,便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屋子里残留着一点柳龙庭刚来过这里的气息,这点气息,也很快的随着他的小时消失而消散完了,在柳龙庭走后,我将我刚才让她们出去的宫女召了进来,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样子,跟她们说今晚,她们当没看见我,当我是九重天没有回来,不管今后谁人问起,今天这个晚,我不在天庭,谁要是不小心说漏嘴,我削去她们仙骨,流放到人间永远都不能再回来。

这天的神仙,都是世间万物的东西修炼才天当了神仙的,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宫女,在天也是个仙子,身体里有仙姑,如果把这个仙骨削去了的话,那么一千多年的修为全都白费了,所以在这天庭,削去仙骨,那会灰飞烟灭还要痛苦,因为仙骨削去了,却还活着,会在地面,活的生不如死。

所以我说到这个惩罚的时候,宫女们都纷纷惊愣住了,赶紧的朝我跪了下来,回答我说不敢,然后再起来,将水里的湿衣服给拿起来,在旁边站着,伺候我洗澡,一句话都不敢再说。

我一个人静静的靠在浴池的边,心里一遍遍的想着今后我要该怎么做,才能一步步的取得幽君对我的信任,只不过我心里想着这些的时候,思绪又回到了柳龙庭的身,他今后怎么办?他不可能再回到天来了,只要幽君还在,他只能在地面之,难道他今生这一辈子,只能当妖怪吗?

当我想到这的时候,我又轻声的骂了一句我自己也真是贱,柳龙庭怎么样,关我什么事情?并且我想到他心里有点不爽,于是澡也洗不下去,早早的从水池里出来,回寝宫睡觉了。

第二天早醒来的时候,床边的宫人向我禀告说帝后娘娘已经在我寝宫外等了我很久,问我要不要召她进来见我?

柳烈云这么早来了?

想到昨晚她代替我和幽君了床,我只听到她事前给我留的话,但是事后怎么样我完全不知道,于是赶紧的叫宫人让柳烈云进来,这柳烈云头一直都贴着不受宠的帝后的称呼,加我又是幽君的妃子,所以我宫里的人,知道主子帝后受宠,加我现在又是天庭之主,更不把柳烈云放在眼里,现在柳烈云来找我,都直接把柳烈云关在门外,让她在外面等我。

看着我自己的宫人都是这样,真是不努力,会连自己的下人都瞧不起自己。

柳烈云被我请进来之后,满面春风,一进来朝着我的床边走过来,随手布置了一道结界,然后问我说:“昨晚龙庭出来了吗?”

柳烈云现在做什么事情,都是为了柳龙庭,为了她自己能多接触幽君,看着她开心的样子,本来有些担忧的话想对柳烈云说,不过此时也罢了,跟她说柳龙庭已经去长白山了。

听说柳龙庭已经回家了,柳烈云眼眶顿时一红,差点有眼泪从她的眼眶里溢出来,满脸的激动,也不知道是跟我说还是在喃喃自语,说她终于也能为我们做点什么事情了,然后又感谢我,说是我给了她这个机会,如果不是我的话,恐怕现在柳龙庭还在牢狱里,她可能永远也得不到幽君的爱。

现在柳烈云还没怀孕,我们还能撑得过一段时间,只是这今后要是怀孕了,恐怕我们再伪装下去,有点难,柳烈云住在九重天,而我在天庭,幽君回的跑,柳烈云也不可能跟着他来回的跑,这样的次数多了,迟早会被发现,于是我问柳烈云说:“昨晚幽君对你好吗?”

听我这么一问,柳烈云顿时有点娇羞,脸有了点红晕,点了点头,跟我说还不错。

“找机会,你跟幽君说,让你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在这天庭,你昨晚主动和幽君示好了,以后他每晚估计都会来找我,你现在正得他的喜欢,跟他说搬来和我住,到时候,幽君每晚都是你的。”

当这话从我口说出来的时候,我自己都有点惊讶,我竟然把幽君说的像是一样东西一样,轻描淡写,一副丝毫都没有放在心的样子,而柳烈云听完后也觉得有些尴尬,幽君是她喜欢的人,而我安排她心爱的人,像是安排什么东西一样随便,于是忍不住问我说:“小白,幽君对你这么好,你真的没有一点的感觉,或者对他有那么一点点心动?”

“没有。”我回答的干脆,如果是有那么一点点,恐怕我也不会绞尽脑汁的对付他,他明明知道我对人间在意的我的命都重要,而他却在我在天庭的时候,背着我将妖邪秘密的放下人间,不管他什么用意,这妖祟下界,一定会做恶事,扰乱人间平静,至于他都有背着我干的事情,我当然也要背着他有所动作,到时候来一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是怎么对我的,我怎么对付他。

柳烈云在听到我说没有的时候,神色里流露出一抹难受,随后又是一丝开心的意思,难受我不喜欢幽君,幽君受委屈了,开心的是她不再担心我跟她抢幽君。

我刚才说的那个条件,柳烈云也很快的答应了我,不过在她答应完后,跟我说今晚幽君又会过来,她还要回去九重天吗?

“那你不用回去了,说来这陪我,今晚他过来,你在这天庭冒充我的身份陪他,顺便把事情说了,明天你可以搬过来了。”

见我说的这么大方,柳烈云开心的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所有对我的谢意,都写在了她的眼睛里。

昨晚柳烈云和幽君好了之后,这是一场有准备育子计划,所以无论如何,柳烈云孩子是怀定了,并且也像是柳烈云说的那样,在柳烈云刚没来多久后,幽君也过来了,现在我要处理一些天庭里的正事,所以也没这么早的和柳烈云换身份,幽君过来的时候,我亲自去接他,而柳烈云也陪着我一起去,站在我面前,看着幽君看见了我仿佛我已经怀了的样子,都舍不得叫我在地多站一会,赶紧的把我拉神辇,跟我说别累着,说着安排下去,以后我出门,用他的神撵护送,可不能让我累着了。

现在幽君是这三界之主,他的神辇肯定是最好的,本来在回宫的时候,我想叫柳烈云一起来和我们坐着,但是却被幽君阻止了,跟我说我真是怪呢,别的女人都巴不得自己的老公是自己一个人的,怎么我喜欢把他往柳烈云身推?他不是那种很三心二意的人,对我好了他不想再看见别的女人。

柳烈云站在神辇下,听了幽君说这话后脸有点失落,不过也很快反应过来跟我说叫我们先回去吧,她一会到了。

这神辇是幽君的,当然是他说话算数,在我们走的时候,我侧眼看着在仙雾站着的柳烈云,而柳烈云却看着幽君,神色难过。

在回宫的路,从我将幽君推给柳烈云了之后,我对幽君有点装不出来那种讨好他的样子,怎么说话都感觉我有点冷淡,连幽君自己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在我没和他说话的时候,他问我说:“曦儿,为什么最近,我觉的你有点不一样。”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