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一章:女童精气/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五百八十一章:女童精气

幽君一问我这话,我心里顿时有点吃惊,他将话问出口,说明已经对我产生了一些怀疑,我也知道我此时对他有点过于冷淡了,可能晚柳烈云对他较好,于是立马向着幽君怀里依偎进去,跟他说:“我哪里和之前不一样啊?”

见我忽然又抱住了他手臂,幽君顿时笑了起来,伸手将我往他怀里搂进去,跟我说:“是我们晚睡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你爱我简直爱你自己都重要,但是只要我白天见你,我在你的眼里找不到一点我的位置,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还是……。 . . ”

幽君说到这里,将话省略了,而我在幽君故意省略这话的时候,感觉心都有点紧绷了,于是整个人都向着他的膝盖坐去,双手挽住了他的脖子,跟他说还是什么嘛,他是不是对我厌烦了,还是喜欢别的女人,不喜欢我了?

毕竟装这么一两下的吃醋或者是感情深厚,还是装的出来的,估计是我这会对幽君的态度有热情了起来,让幽君顿时也开心了,大手一张,紧紧的抱住了我的腰,唇也朝着我脸亲了下来,跟我说:“除了你,这个世界哪里还有女人能配的我,我只是觉的,你在床说爱我的时候,听的我的心都酥了,但一下了床,你对我爱答不理,我怀疑你是不是只喜欢我在床的样子,不在床,你不爱我了当这种话从幽君的口说出来的时候,我都有点不敢相信,想不到平常看起来根本没不像是会示弱的人,竟然和我说出这种担心的话来。

不过本着男人不能惯的道理,我并没有顺着幽君说话,而是伸手往他的鼻尖轻轻一点,跟他说:“那你晚可要好好努力了,不然我不爱你了。”

估计是幽君没想到我会这么说,一下子松了抱在我腰里的手,一把将我直接在他的膝盖翻了个身,一个巴掌顿时很重的拍在了我屁股,疼的我差点都龇牙咧嘴,于是转过头看向幽君,问他说为什么打我。

幽君看着我疼的皱眉的样子,唇角顿时扬了起来,朝我露出一个坏笑,骂我说还不该打?说完骂我真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昨晚明明是我求他说不要了,怎么到了今天,却说他满足不了我,要是下次再这样说瞎话的话,真的不是这么惩罚我了。

说完这话后,幽君这才将我从他的膝盖扶了起来,见我一脸委屈,又问了我一句是不是刚才他下手重了?

“当然重了啊,这么大的声响,周围跟着我们的仙人都听见了。”我不满的对着幽君说了一句。

而幽君眉色一挑,转头看了眼神辇旁边跟着的仙人,那些人个仙人在刚才幽君打我的时候,全都往我们看了过来,这会幽君再看向他们的时候,他们害怕幽君,赶紧的又将脸转了过去,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我们现在也算死有头有脸的神明了,再做这种动作也有些不雅,幽君也怕刚才我说的话被周围的神仙听了去,免得以后落下闲话,于是一扬手,将神辇的帷幔全都放了下去,遮挡住了外面大部分的光亮,然后幽君在有些昏暗的神辇里,又凑在我的耳边,悄悄的问了一句我,说我晚是不是真的不尽兴?

毕竟男人都在乎这个问题的,但是算是再厉害的男人也怕遇到永远也不知足的女人,幽君以为我没满足,都开始产生自我怀疑了,而我看着幽君这幅担心的样子,噗嗤笑了一声,伸手向着他的脸摸了去,跟他说:“怎么可能呢,每次你要我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感觉要融化了,你把我要的,让我平时只要一想到你腿酸。”

我这话的尺度还是很大的,不过也是这么大的尺度,招的幽君很是喜欢,在我说完之后,抱着我的头,唇瓣猛地向着我的额头亲过来,然后一把又将我搂进他的怀里,跟我说以后要是生了孩子,要给孩子取什么名字好?

幽君这个话问的有点过急了,我对幽君说还不知道能不能怀呢,要是等怀了,再取也不迟啊,要是没怀,取了生不下来,那得有多尴尬。

这会幽君才不介意我生不生的下来,听我这么说,脸顿时向着我的头发贴过来,将我的手握进他手心里,跟我说:“那我们再勤劳点,多试几次不怀了。”

“啊,你真讨厌。”我故作娇羞的对着幽君骂了一句,而幽君把这当成是秀恩爱,倒也是十分开心的很。

因为我知道幽君今天要来,我想知道他到底是为什么要安排这么多的妖邪下界,特意暗交代了洛神,叫他趁着幽君在的时候,来跟我汇报这件事情,我想从幽君的嘴里套出一点话来,看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经历的这么多事情,不管是我还是洛神,都变得要从前要成熟稳重,我们此时已经是在战场,而不再是在玩游戏,在我带着幽君入宫的时候,洛神在我的宫门外等我,见我回来了,立即拜见我,然后装作不知情的样子,看见幽君从神辇里下来,立马给幽君行大礼。

幽君此时心情好,对幽君眼都不抬的叫他起来吧,然后我问洛神说这么早进宫,是有什么事情要向我禀告吗?

洛神点了点头,回答我说:“臣奉曦皇之命,遣派神明去人间斩除妖邪,为我天庭的神明提高威望,为九重幽帝效忠,本来计划进行得很顺利,但是最近忽然又多出众多妖邪,这些妖邪十分歹毒,只吃人间未满十岁的女童,我等已经尽力去围捕这些妖邪,但是那些被抓住的妖邪,全都自尽而亡,我们找不到一些线索,不过根据他们集体作案的相识度,他们应该是有组织的,只是我们一时找不到这个组织在哪里,所以来向曦皇禀告,请求曦皇给予处理的办法,现在人间百姓刚恢复和平,可不能再因为这种事情而让他们失去对神的信仰。”

洛神一说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注意到幽君的神色微微变得有些不耐烦,跟洛神说不是吃几个人吗,这种小事情,以后叫他别来烦我了,说着想搂着我往宫里走。

我之前受了女娲的托,帮她照顾好这人间,看着幽君这表情,这件事情与他八九不离十的脱不了关系,之前我在人间认识他的时候,是因为他吞食童,没想到现在都已经成为三界只主了,又开始做起从前的勾当,他现在什么都不缺,我一时间都想象不到他到底要这些女童的性命做什么?

这会幽君搂着我走,我没动脚,转头看向幽君,跟他说这件事情已经不是什么小事情了,我想亲自管管,我在被幽君接天来的时候,我也是人,现在我不能因为托幽君的洪福,而忘记了我在人间的同类。

我的话,说的冠冕堂皇,幽君听了我的话,有些不情愿让我管,但是见我一副铁定了心要管的模样,于是对我说:“没什么好查的,这人间是阳,地府是阴,男人为阳,女人为阴,女童刚从地府投胎来到阳间没多久,那是两阴相叠,这种女孩子,对邪物来说,吃了能很迅速的提高法力,有助于修为,那些妖怪肯定是为了修炼,才去吃的。”

“可是据我调查,那些妖祟,是从天界派下去的,我们天界都是神明,哪里还需要用女童的精气,来提高修为?”洛神面不改色的补了一句。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