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六章:全身是宝/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五百八十六章:全身是宝

我没有接幽君的话,低着头,只看见幽君身穿着的裙摆,和脚踏着的一双精致的靴子。

幽君说完话后,我看见他站在我面前的脚,都向后退了两步,并且似乎很想一脚向着我的身踹过来的架势,之前洛神只是多问了一下这件事情,被幽君关进了大牢,而我现在,是直接毁了幽君为他续精气的妖邪大军,恐怕我现在被踢几脚打一顿还是小事,要是换做是别人,早已经死在幽君手里了。

这件事情我做的时候,我已经考虑到了结果,所以幽君现在想踢我的时候,我也没害怕,做好了被他打的打算。

不过幽君却迟迟没有动脚,最后像是泄了气似的,往我的面前蹲下身来,伸手轻轻摸了摸我额头的伤口,皱了下眉头,也不顾我脏了,又气又心疼的一把将我揽进了他的怀里,骂我说:“你真是个混蛋,你知不知道你快要把我气死了!那些人真的对你很重要吗?我重要吗?你有没有想过我死了,你会有什么下场?我是靠着造物鼎才统领三界的,多少神明恨不得我死,你是我的妃子,你以为我死了,你真的还能好好的坐在这曦皇的位置吗?别做梦了,他们会杀了你,因为人帝是我们合谋杀了的,你才能登这个位置。”

我知道我们现在的局势还没完全稳定,所以我也没有对幽君做出什么一招致命的事情,因为我现在并没有很强大的实力,确实也需要幽君这个强大的后台,他把我绑在一起,注定是他生我也生,他死我也不会好过。

道理我都懂,但是我是没办法看着幽君这么杀生,如果我真的纵容他这么做,那我之前坚持了几千年的信念,又是什么?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幽君,也无法回答他,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无力摆脱被注定了的宿命,眼泪瞬间掉了下来。

而幽君见我哭的梨花带雨,也知道他刚才对我下手太重,将我从地抱了起来,先用法力止住了我伤口里的血,然后给我赔罪,轻声哄我说没事了没事了,是他不好,刚才是气急了,也没想到我身体里一点法力都没有了,他才会下这么重的手,他知道我从前是人,看不了同类被自己丈夫屠杀,是他错了,不该总想着他自己。

说着,还对我说他也不想让我为难了,这次带我回去,等给我治好了伤,他挡着我的面把造物鼎从他的身体里取出来,免得我不放心。

也不知道是不是很久都没有被男人哄过,幽君说这些话的时候,让我脑子里立即想起从前柳龙庭哄我的时候,心里顿时一阵难以言喻的情感流溢,我抬脸看着幽君,心里甚至有点想要不要我这一辈子,这么和他一起过了?

一辈子如果是两三年的话还好说,如果幽君真是这么拿真心对我,我愿意对他好个几年,然后一辈子过完了,给他一个怀念,可是一辈子好长啊,无尽的岁月,长的让我有点害怕,我不想我一辈子都被困在幽君的身旁,那将是一种无望的痛苦。

“把脸转过去,别看我,别以为我现在哄你以为我不生你的气了,我记仇的很,要是再有下次,我新账老账都跟你一起算了,现在看你来气,还把自己的法力全都分了出去,是为了对付罩着你的丈夫,这全天下的女人,也只有你这么做了,蠢得让我只想把你丢出去喂野狗。”

幽君说是这么说,在说着这话的时候,还是将我带天庭,然后叫宫女叫位医仙过来,帮我调理伤口,幽君他自己身的衣服被我的血全都给蹭脏了,把我放回寝宫里之后,他跟我说了一句,他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再来看我。

我不知道幽君说的话是真是假,他说等我伤好了把造物鼎从他的身体里取出来,我觉得他说的这话的可信度不大,毕竟他对这个造物鼎宝贝的很,跟他的命一样重要,他怎么可能只是为了我不希望他吃这么几个人的精气,连自己的命都不顾,这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造物鼎在他的身体里的话,那他以后,是不是还是要继续吃人精魄?

我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一个老人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我抬头一看,是白仙来了。

白仙背着个医药箱子,向我走了过来,见我脸还残留着一些血迹,问我说这是怎么了?怎么满脸是血。

我总不能跟白仙说这是幽君打的,于是跟他说在凡间跟妖邪打斗的时候,被吃了败仗,被对方打的。

听我这么说,白仙顿时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跟我说了句有趣,然后又跟我说:“头一次见曦皇也有这么风趣的时候,刚才是幽帝派人来请的我,难不成是曦皇您在地跟一些妖邪打斗吃了败仗,是幽帝下凡接您回来的?”

这老头,怎么喜欢东问西问的,问的让我都有些不爽快了,于是皱了下眉头,跟他说别问了,我现在正烦得很。

白仙见我心情不好,也干脆不说了,只给我疗伤,不过在他给我治伤治到一半的时候,又开始话痨了,不过这次他倒是没有提我伤口的事情,而是问我说:“听说曦皇您是盘古大神的精气所化的啊?”

我嗯了一句,这世间万物,什么东西都可以修炼成精或者是成神,我原身会是一缕精气,修炼成了如今这模样,也没什么好丢脸的,于是反问了一句白仙:“怎么,你嫌弃我不是动物修炼的?”

白仙一听我说这话,立马摇头:“不不不,现在啊,不流行妖怪修仙了,您看幽帝,山林里的沼气修炼成如今是掌管三界的大帝,而您来头更大,盘古可是开天辟地的原始巨神啊,您又是他的精气所化,您修炼了这么多年,魂魄又与肉身融为一体,您这全身可都是宝啊,筋骨能续命,血肉能生精。”

“您可拉倒吧,还真把我当成是一味药材了。”我顿时怼了一句白仙,不过白仙后面这两句话,倒是吸引了我的注意,这筋骨能续命,无非是说不管是谁,快死的时候,吃下我的骨头和筋,能续命,但是血肉生精,这精是什么精?

我有些好,问了这白仙这精是什么意思?

“这精,是精元,精气,您的血肉可是大补之材,不管是神还是妖,只要喝您一口血,精气和修为都会大增,有些妖精在修炼的时候,会吸取人的精气来提升修为,这我是修仙的时候还不知道您的血有这功效,要是知道的话,我喝您一口血,现在应该早天来了,也不会等个一千多年。”

喝我的血,能增加精气和修为?那如果我将我的血给幽君喝的话,那他是不是可以不用去吸食那些孩子的精气了?

当我脑子里冒出这个想法之后,我简直是觉的我有病,我的最终目的是对抗幽君的,不是为了给他助长功力让他继续控制造物鼎的,早晚有一天,等时机成熟,我都要从他那把造物鼎给拿过来。

“那我要是喝我自己的血,那我我功力能变强大吗?”我问白仙,要是能的话,我得把我浑身的血都放出来,然后全都喝下去,到时候我都根本不用再努力,玩什么心计,直接这样打倒幽君,简直不在话下!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