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一章:我怀孕了/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吩咐宫人下去准备,就将我的寝宫稍微地收拾一下,等帝后来了,就将她接到我的寝宫里来。

我这么一,让宫女们都有些吃惊,问我那我住哪里?

这么一问让我觉得好笑,跟她们我不住这里我还能住哪里?

“可是……。”一个宫女转身看了下我的寝宫,欲言又止。我明白了她的意思,跟她:“我和帝后住一个寝宫,有什么问题吗?”

自古以来都是妃与后不和,而到了我这里,进来要与柳烈云住在一起,这不管怎么都有点不合适,不过我已经安排了这件事情,宫女们也不好什么,按照我的意思去办。

上午的时候,柳烈云来了,她的行李没有多少,随从侍卫也带的不多,当她听我安排她住进我的宫里的时候,有点意外,跟我这么大的庭,我就把她安排的跟我住一块?是有多气?

面对柳烈云的质问,我当然是不会直接回答她是为了方便我们相互切换身份,毕竟她是喜欢幽君的,就算是我想利用她对付幽君,也不能直接了当的跟她,于是就跟她解释我当然是喜欢她,才安排她和我睡同一张床,要是她不愿意的话,我就帮她换一换。

自从柳烈云在窝帮助下得到了幽君后,也算是百依百顺,赶紧的不用了,就跟我睡一块,姐妹情深。

这种时候跟我姐妹情深,我心里是有点排斥的,当初要不是她,我又怎么会被幽君禁锢,她为了救柳龙庭的命,不甘牺牲她和我自己,如今她想要的也在我的帮助下得到了,而我却为了我自己渴望的自由,付出一切,甚至是我自己的命。

柳烈云在庭安顿下来之后,幽君每次来,都是柳烈云去陪他,这种互换身分的方式,让我和柳烈云都十分并且幽君也真的把柳烈云当成是我,当每次柳烈云都用一双情深似海的眼睛看着幽君的时候,我在他们旁边,都感觉到了幽君的沉陷,让他把洛神放出来是事,让他把造物鼎拿出来也是事,只不过拿造物鼎的要求是必须他有了足够逼出造物鼎的法力,不然是无法将造物鼎从他的身体里再取出来。

这个倒是事一桩,在我一个多月的努力后,庭里大大的神明对我的认可度越来越高,因为他们去凡间斩妖除魔,凡人对他们的信仰也是越来越强,信仰越强能力与善念就越来越大,看着自己受普之下百姓的爱戴,这是一个神明最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事情。

眼见着下越来越安定,我心里总算是有了一丝慰藉,幽君从柳烈云住到庭之后,来的恶越来越频繁,到最后一住几乎就是四五,后来竟然突然宣布以后要长居庭,让九重里的神官们,有事就来庭找他。

幽君喜欢呆在庭不假,但是也不至于沉迷到这种田地,他是三界之主,而现在竟然为了一个女人,连他这个帝王都不想再当。

在幽君心里,他最重要的东西,地位一直都占了很大的比例,因为他从前是个卑贱的妖怪,一旦飞升统治三界,他首先提高的就是他自己的地位,可是他现在竟然连地位也不要了,这实在是奇怪。

这些一直都陪着她的,是柳烈云,我也不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柳烈云每都陪着幽君在一起,几乎很少见我,我也没机会去问她。

她不见我,我就去找柳烈云和幽君,虽然我现在是变成了柳烈云的样子,但是碍于我的身份,幽君和柳烈云也不至于不见我。

此时听宫女来报,幽君和柳烈云正在御花园赏花,看他们现在也是清闲,于是我就叫宫女引路,带我去见幽君。

自从我脱离了我的身份,幽君已经许久都没有见过我,这次我去见他的时候,还要通报,但是等宫女进去报信出来的时候,跟我幽君没空,不见我。

这就让我觉得有些好笑,明明都是在赏花,怎么就没空见我?

“那帝妃呢,她也不见我吗?”好歹柳烈云现在用的是我的身份,我现在要见她,她不管怎么样,都会在幽君耳边帮忙好话吧,毕竟她之前想见幽君的时候,也是我帮忙在旁边话的。

当我问到帝妃的时候,出来送信的宫女顿时眉毛一横,对我语气就有些傲慢了起来:“虽然你是帝后,但是这里是庭,是曦皇的统领之地,曦皇怎么是你想见就能见的?还有,以后再庭,不准你再叫曦皇为帝妃,她是曦皇。”

虽然这句话的深得我心,从这宫女的语气里,我知道了我现在已经巩固了我自己的权利和地位,但是她这话又是出来贬低我的,我心里又有些不甘心,不过此时幽君和柳烈云都不见我,我自然也不会硬闯进去,然后就对宫女客客气气的了一句,还麻烦她进去禀告曦皇一声,等闲着的时候,还麻烦她来找我,我有要事和她相商。

宫女听我这话,有些不情愿的答应了我,而我也转身回到我刚分配的寝宫,因为幽君已经打算长居在这庭,我用着柳烈云的身份被分出来,自然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等了柳烈云一个下午,她是在晚上的时候来的,来的时候,心情似乎有些不好,看见了我,脸上也没有什么高兴或者是像是之前那样讨好我的表情,看起来倒是有些厌烦。

我看着柳烈云这样,心里顿时就冒出一个想法,她该不是用我的身份用习惯了,所以不想见我了吧?

尽管这个想法就在我心头徘徊,但是我还是想着柳烈云走过去,跟她了一声,问她是不是心情不好?

柳烈云看了我一眼,脸上跟我露出了一抹有些尴尬的笑,似乎也想对我客套几句,但是这笑容装到一半,似乎又有点装不下去,于是就直接问我:“你今忽然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我看着柳烈云脸上的表情,心里更加证实了我刚才的想法,看着她,于是我又低声的问了她一句,跟她:“我想问问你,幽君为什么忽然决定来庭居住,他就不怕他的权利被别人夺了去吗?”

我问到柳烈云这个问题的时候,柳烈云语气顿时就有些不耐烦,就像是在回答一个并不喜欢的朋友的问题一样,向着我的身侧直接走过去,跟我:“他的权利被谁夺去,又关你什么事情?反正他来庭,你又没损失什么,也不用陪他睡觉,这里本身就是他册封给你的,你要是看不爽他,你可以去你之前的九重啊。”

柳烈云这话的有点难听了,在她完的时候,我转头看向她,一句话也没有接她的话,而柳烈云完之后,可能也是感觉到她自己有点过分了,于是犹豫了一下,又对我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幽君他自己做事,肯定也有自己分寸的,你也不要太担心了,白是幽君不要见你的,我也没什么办法。”

所有的解释,在这个时候,似乎都成了借口,果然是不管男人女人,一旦陷入爱情,就不会再讲别的什么情意。

我并没有和柳烈云纠缠这个话题,而是又问了她一句:“我只想知道,幽君为什么忽然来庭?若不是有什么大事情,他也不会做这么大的打算吧。”

我问完后,柳烈云有些迟疑,像是不想,不过还是跟我出口了:“我怀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