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七章:走火入魔/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柳烈云似乎这才清醒了过来,愣神了好一会,但是还是有些不相信我的话,叫我把衣服脱了,给她看。

我心里忍住的火气差点想发作了,但是看着柳烈云看着我那双满是渴求我没和幽君有过什么关系的眼神,我还是忍住了,将我身的衣服脱了下来,这么站在了柳烈云的面前。

而柳烈云这时候也不羞愧不脸红,直接向着我走了过来,细细的检查我浑身下,等在我身没有发现什么痕迹了,她脸担忧的神色这才逐渐平静了下来,跟我道歉说刚才是她不好,她一时间太心急了,以为幽君以后都不会再对她好了,所以才会对我这种态度。

面对柳烈云的认错,我心里没有一点的波澜,跟她说没关系,我说过不喜欢幽君是不喜欢他,是不会跟她抢的,只是最近幽君已经怀疑了我们的身份,不管他做什么,我们自己都不要先乱了阵脚,我们一乱,幽君什么都知道了。

现在我真的感觉我的脾气不止好了一星半点,连想问题都从前要周全,柳烈云听我说了这些话之后,也点了点头:“这次你原谅姐姐的无知,下次姐姐一定不会再这样了,姐姐之所以这样,也是因为姐姐肚子里有个孩子,如果幽君不爱我了,我孩子一生出来没了父亲的疼爱,对他不公平,所以小白,请你看在孩子的份,不要跟幽君在一起,也不要喜欢他,这么多人爱你,你把他留给姐姐吧。”

从柳烈云天之后,我跟她再也没有什么话好说,现在她跟我说这些,除了会招我反感和可怜之外,已经不能再给我带来一点别的情绪,幽君和她怎么样是她自己的事情,与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不过我也警告柳烈云,把一切的问题都跟她讲清楚了,也免得之后又来找我麻烦。

“现在幽君怎么想怎么做,我们都没办法控制,他要来我这或者是来你这里,也是他的自由,但是我跟你保证,我不喜欢幽君,也不会主动的去招惹他,所以请你以后,别再因为阵风吃醋的事情,而来找我,我会想办法安顿好你,其他的事情,你不要再过多的过问了。”

柳烈云在听我说完这句话之后,含着眼泪答应了我,她也不是傻到那种人神公愤的地步,我见她没什么事情了,叫她赶紧回去吧,指不定幽君已经在他寝宫里等她了。

我对柳烈云说完这话之后,也没再理会她,看了眼地的碎杯子,准备叫几个宫女进来收拾。

不过这会柳烈云忽然又转身来跟我说了一句:“白妹妹,要是你想我三弟的话,我可以把他叫天庭来,安排让你们见一面。”

本来我刚下去的火,现在又被柳烈云给提起来了一些,她以为我是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吗?我看着她的脸,顿时垮了下来,跟她说:“你若是在怀疑我刚才对你说的话,那么现在去告诉幽君,说是你当初求着我希望我们互换身份的,柳烈云,我脱身的办法多的很,倒是你自己,我愿意跟你站在同一条船,说明我还是把你当成是我的姐姐,你别把我们的关系,逼到了绝路,你现在也注意你自己的身份,你是白静,是曦皇,你最好是别在幽君面前谈柳龙庭。”

柳烈云估计还把我当成是从前的那个傻女人白静,她想再撮合我和柳龙庭,无非是想让我心里还有柳龙庭,不会再跟他抢幽君,这种鬼把戏,也不想想如果我和柳龙庭见面被幽君抓到了,会有什么下场。

见被我直接当面揭穿,柳烈云的有些尴尬,不过还是跟我稍微解释了一两句,然后才走的。

在柳烈云走后,我真是被她气的身心疲惫,转身直接躺在了床,也不知道我和幽君的这场战争,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他身体里的造物鼎,我什么时候拿到手。

随后的这几天,幽君又很意外的一次都没来找过我,我白天看着他的时候,都是和柳烈云在一起,柳烈云挽着他的手腕倒是很开心,不过幽君的脸色似乎还是不怎么好,面无表情着一张脸,最近这么些天过去,我竟然在他脸看出了几分憔悴的老态,和之前那意气风发的模样,简直都不像是同一个人了。

当然,幽君这个样子,我自然是一点都不担心,他越是这样,越无心管理九重天的朝政之事,而从九重天来找幽君的人,也都被我拦截了下来,告诉他们解决的办法和批阅,并且是以女曦的名义去做这些事情的。

毕竟,我的真实身份,还是女曦,等打败了幽君,我要重新恢复我自己的身份,用我自己的名义,告诉他我把他战胜了,从今以后,他再也不能把我怎么样了。

原本以为幽君只是这几天把我暂时给忘了,或者是被柳烈云缠的无法见我,但是这一连数十天快一个月过去了,幽君从来都没找过我了。

他这次的消极,让我有些感到意外,他不会是已经放弃怀疑我身份了吧,还是他已经证实了柳烈云是我?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自然是最好不过,可我感觉那又不像是幽君的风格,他怎么可能会忽然变的这么迅速?还是他正在准备用什么大招,对付我?

在我不断猜疑的时候,曦皇宫里忽然有宫女急冲冲的向着我宫里跑进来,慌慌张张的跟我禀告说幽帝发了疯,在曦皇宫里不断抓一些刚入宫的小女仙,正在吸食她们的精气,曦皇现在吓得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叫她赶紧来禀告我,叫我赶紧的去一趟!

幽君一直都很冷静理智,现在他已经是身为三界之主,根本不会做出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做出这种公然吸食精气的事情来,他之所以这么做,那只有一个可能,那是他已经很久没有吸食精气来维持他体内的造物鼎,造物鼎发出来的巨大力量,迫使他发疯,看家稍微符合他条件的宫女,开始吸食人家精气!

要是幽君吸食精气的事情被众多的仙家知道了,幽君顿时会失去一大半的威严和信仰,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一次最好的位机会,但是如果这样的话,会有更多的宫女会葬身在幽君的口,这么多人的性命,只为了换我平步青云。

我心里有些不忍心,我已经因为巩固我的威严而做了不少杀鸡儆猴的事情,如果我还继续这么冷血下去,那我跟妖魔,还有什么区别?

在听完宫女禀报的时候,我连收拾都来不及,赶紧的跟着宫女向着曦皇宫赶过去,只见平日里想辉煌大气的曦皇宫,现在大门紧闭,整个曦皇宫内,都被一层薄弱的结界包围,这结界,是柳烈云的。

发生这种吸食仙人气息的事情,柳烈云自然也是知道这件事情不能传出去,所以将整个曦皇宫都封了起来,而等我到门口的时候,宫女费力推开曦皇宫的大门,只见曦皇宫里花落树断,神兽倒塌,地堆着十几具宫女因为被吸食了精气而干枯发黑的尸体,而柳烈云躲在宫门口的地方,看见我来了,跟像是看见了救星一样,赶紧的拉住了我,差点叫我小白,但是话到嘴边瞬间又转了口,指了指曦皇宫里的一座西边的偏殿,跟我说:“娘娘,你进去看看吧,幽帝他像是走火入魔了。”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