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八章:什么都给你/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向着柳烈云指的方向看过去,那个偏殿,是宫里存放书籍的地方,平常都没人进去。 . . 而此时柳烈云紧紧的抓住我的手,像是十分恐惧,伸着手死死的捂住她的肚子,生怕她的孩子,会受到什么伤害。

我看向柳烈云,示意了一眼我要和她相互换下身份。

柳烈云一见我有这种请求,脸面顿时一僵,顿时紧张了起来,我们周围还有几个宫女,我叫这些宫女都出去,没有我们的命令,不能进来。

这些宫女早怕的想离开,要不是柳烈云一直都拖着她们,她们恐怕早走了,现在听我叫她们都出去,顿时对我叩谢,然后慌慌忙忙的出去了。

而在这些宫女出去之后,我料幽君他现在被造物鼎吞噬,已经没有管我们的能力,于是我直接对柳烈云说:“幽君他不是走火入魔,他是需要精血来维持他的人形,不然到时候他会现出原形,变成个大怪物到处害人,你要是还希望他好好的坐在这个位置,按照我吩咐的做,把她肚子里孩子的精气分我一些,免得我进去的时候,被幽君怀疑。”

因为现在我和柳烈云的最大差别,是她肚子里有孩子,而我没有,但是有她肚子里孩子的精气,我能将这精气推进我的肚子里,做个怀孕的假象,来骗过幽君。

柳烈云一听说还要用他孩子的精气,顿时向着她身后赶紧的后退了好几步,像是不同意,但是看见我盯着她的眼神异常的坚定,想想也是没办法了,一个自己的老公,一个自己的孩子,于是干脆将心一横,伸手向着她的肚皮抚摸过去,流着眼泪,给我抽了一点她肚子里孩子的精气,托在手。

而我迅速伸手接过柳烈云手里的精气,将这精气转进我的肚子里,然后一扬袖子,恢复了我本来的面貌,向着幽君所在的偏殿走了进去。

因为这个偏殿,是当初专门造来我看书的地方,只是我一任之后,连手头的事情都忙不完,怎么可能会有时间来这里看书,所以我这一推门,有几缕会成在我的面前扬起,满屋子都是一种纸张与竹简笔墨混在一起的味道向我扑面冲来。

“幽。”我喊了一句幽君,想确定他在哪里,因为这偏殿也较大,加怕幽君毒火攻心,失去理智,一见我扑过把我的精气全都吸完了,那这样的话,我也会变成和殿外死去的那些宫女一样的模样。

我喊了第一声后,幽君并没有回答我,于是我向着一排排的书架里面走了进去,又叫了一句幽君的名字。

还是没有听见幽君的声音,不过也是在我正转身想去下一个地方找他的时候,一转身,发现幽君躺靠在一个窗户的角落下面,身穿着一件单薄凌乱的黑袍,无力的仰着脸靠在墙,满头凌乱的长发此时也毫无光泽垂在他的双肩,窗外的一缕亮阳照进来,照在他的半张脸,把他的半张脸照的白皙如雪,唇眼精致的根本不像是这三界之内的凡物,看着他这样子,真的很难想象,他从前只是一个脏脏下贱的妖精。

此时幽君也听见了我的喊他的声音,垂着眼睛向我看过来,他此时的眼神,没有了之前在我变成柳烈云时的那种锐利,也没有怀疑,更多的是悲伤,渴望,在看见我的时候,眼眶的瞬间红了。

恐怕这个时候,幽君已经把我给认出来了。

可是我不太愿意看见幽君此时看着我的眼神,他的这种眼神,让我心里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难受感,于是我直接低下头,向着幽君走过去,在他面前蹲下身子,看了他一会,想着如果能在这个时候,能把他杀了那该多好?

但是造物鼎还在幽君的身体里,在他现在还没有将造物鼎拿出来的想法的时候,那造物鼎和他的身体关联在一起,算是我杀了他,只要是他不想死,只要意识还在,瞬间又能复活,像是之前他救柳龙庭一般,造物鼎能创造一切,也能死而复生。

我看了他良久,放弃了这个想法,伸手将凌乱的盖在他眼睛的几缕头发拿开,正准备将我的手腕放在幽君唇边,而幽君此时,在我不经意的时候,伸手顿时想着我拥抱了过来,唇瓣瞬间向着我的唇贴过来,整个身体一用力,直接把我压在了他身前的地,抱着我的腰和我的头,一句话都不说,吻得凶狠。

我嘴里一阵血腥味迷漫,是我的血,幽君把我的舌头给咬破了,他疯狂的在吸食我嘴里的血,也在疯狂的吻我,并且他此时像是真的是疯了一般,听不见我跟他说的任何话,也不管我愿不愿意,他身衣服很少,柳烈云刚才穿的衣服也是,直接拉扯开了我衣服,在这只的透进一缕光亮的忽暗偏殿里,发生了让我想起感觉厌恶的关系。

在事情结束了之后,幽君一直都抱着我,跟我说了一句话:“我抓住你了。”

说完之后,很久都没说任何话,跟是个哑巴似的,将脸靠在我的小腹,一直都在轻轻的抚摸我的肚子。

看着幽君这几乎都有些变态的行为,我心想幸好是刚才叫柳烈云把她肚子了的孩子的精气给了我一些,不然这时候要穿帮了,而幽君,我想他不会真的是还觉得我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吧?

此时看着幽君,算是我再想杀他,刚才我不能杀他,现在我更机会,他刚吸食了我的血,体内的精气也已经恢复了,造物鼎和他的身体融合在一起,法力也稳定了下来,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曦儿,我好想你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幽君忽然对我说这话。

听到他这话,我心里一紧,看来我演戏的时间又到了。

我伸手摸着幽君的长发,跟他说:“你不是都天天陪着我吗?还想我干什么?”

“可是我感觉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见你了,我最近时常做梦,梦见你和柳烈云合伙骗我,她变成了你的样子,你变成了她的样子,你每时每刻都想离开我,而我的孩子,也是柳烈云的。”

此时幽君和我说这话,我一时见都猜不出他说的是真还是在套我的话,我正想着我要怎么回答他,但是在时候,我忽然感觉到我被幽君脸颊压着的手背一阵湿热,我将手拿起来一看,是水渍,而当我再低头向着幽君看过去的时候,幽君的眼睛里水雾一片,眼睛红的像是只兔子。

幽君竟然哭了。

我一时间都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一时间都不知道我该不该为幽君擦眼泪,而且他一个大男人,之前我看习惯了他阴狠毒辣一副金刚不坏的样子,现在忽然看见他这种脆弱的模样,让我有点不知道怎么接受,于是赶紧的将脸转向一边,跟他说他怎么哭了?

在我问完他之后,幽君伸着双手向着我的脸端了过来,将我的脸转过去看着他,而他此时也看着我,眼里的泪迹将他落在眼前的长发全都打湿,然后跟我说:“别离开我,我爱了你这么久,只想和你永远在一起,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我什么都给你。”

幽君说完这话后,我都感觉到他浑身都在颤抖,像是不想让我看见他这副狼狈模样,赶紧的将脸低了下去,埋在了我胸口。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