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带你见他/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幽君说出这话的时候,我简直惊呆了,看着我手腕已经少了很多的发丝,这些发丝全都钻进我的骨头里去了。

此刻,我似乎都感觉到了我身体里真的瞬间有无数头发丝在疯狂汹涌生长,让我浑身都异常的难受起来,怪不我刚才一出来感觉头晕无力,一定是这咒的原因!

只是我没想到,刚才我还认为是好人的幽君,还觉得是我对不起他,心里对他有点愧疚,可我想错了他还是和从前一样恶毒,我说我骗了他这么久,骗得他孩子都怀了,而他知道了之后,却一句责怪我的话都不说,轻而易举的原谅了我,并且还要将他的权利和造物鼎,全都交给我,我说他怎么会这么好,原来他早想好了要给我下这个咒!

我一直都以为我对幽君很是防范了,但是我没想到他忽然声东击西,放弃了探索我身份的念头,而是直接借着我给他血液现出真身的时间,抓住我,并且趁着这个机会束缚我,让我不再有反抗的机会。

跟他起来,我才发现,我的思维,和他的诡计起来,简直脆弱的不堪一击。

此刻间,我心里忽然涌出了一阵绝望,从来没有像是现在这么累过,所有的努力,全都在幽君和我说的这番话里成了泡影,看着我手腕被幽君缠的丝丝黑发,我开始怀疑我的命运,为什么我这一生会这么惨,柳龙庭用过同样的方法控制我,一个把我的心拿走了,一个却操控了我的身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戏剧性的事情,是我前世欠了他们什么东西吗?导致这辈子,他们会和我的宿命产生这么多纠葛。

可是算是现在,我对我前世很多记忆,都不是能完全想起来,是因为时间太久,被我遗忘了,还是因为某种原因,而被刻意隐藏了起来?

幽君跟我说完这些话之后,见我神色沉默,他也知道我是不开心,于是伸手向着我的脸抚摸了过来,问了我一句说怎么不开心了?他也不是故意要这么做的,他只是怕管不住我,所以才会出此下策,说着还跟我道歉,亲昵的向着我的脸凑过来,想要亲吻我。

本来因为幽君掐断了我所有的希望,我现在连看都不想看他,现在他忽然又要和我做些亲密的事情,我不再愿意配合他,于是将脸别了过去,但一时间也没真正的跟他撕破脸,说了一句别这样。”我是你丈夫,夫妻之间做些暧昧的事情,不是很正常吗?“幽君此时还是一副很好的脾气,又伸手将我的脸转向他的面前,只是我看着他离我越来越近的脸,想到我以后除了死只能和他在一起,越想越烦,在幽君侧脸差点想我唇含过来的时候,我扬手想推开他的脸,但也不知道是因为我带了情绪还是因为着急,一时间用力过猛,这往幽君的脸一推,竟然啪的一声,幽君脸,瞬间浮现出了几个鲜红的五指印!

虽然不喜欢幽君,也因为他算计我而对他感到恼怒,但是他此时我厉害,我也真不敢这么光明正大的打他巴掌,我还没这么快想死,于是看着幽君忽然变了神色的脸,我慌忙的将手抽了回来,本来想跟幽君道歉,但是还没等我的话说出口,幽君侧眼看过我,目光凌厉无情,立即将手朝着我的脸一扬,啪的一声,我整个人因为幽君这一巴掌带出来的力道,从他身摔下来,向着椅子旁边扑了下去!

“我告诉你,我们之间是平等的,你想要我的一切,我什么都给你,但是你也要付出我想要的东西,这才是公平。”

幽君说这话的语气十分冰冷,不加带一丝感情,在说完了之后,看着趴在地的我,然后又冷冷的跟我说了一句:“起来,你不想要造物鼎了吗?”

我此时的脸,烫得厉害,我不知道此时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我的心情,看着幽君对我满脸的冷漠,我忽然对他有了一种从内到外的惧怕感,从前我虽然怕他,但我只是怕他抓住我把柄的时候,而从现在开始,只要他在我面前,一种无形的恐惧笼罩着我的身边。

但是不管怎么样,我做这么多,只是为了拿到造物鼎,不管幽君是不是把我困在了他的身边,但是如果我拥有造物鼎的话,他失去了法力,那么今后,我也不会像是现在这样挨他的打。

我从地爬了起来,能做我心里所有的屈辱感,又向着幽君面前站着过去,而此时幽君见我听话了,嘴角又扬起一抹笑容,伸手向着我的手掌心里握了进来,又将我拉着坐在了他腿,跟我说:“这才听话,你刚才要是这么听话,我不会打你。”

此时幽君跟我说的任何话,对我来说都像是羞辱,而幽君算是看着我脸不乐意的表情,也无所谓,继续刚才亲我的动作,向着我的脸哑了过来,将他柔软的舌头,喂进了我的口。

此时我的心里没有一丝的感觉,口翻云覆雨,像是在嚼咬一块嚼不烂也吞咽不进的泡沫,除了难吃,根本没有任何味道,我对幽君,如同他对我一样,他也不管我爱不爱他,要把我留在他身边是一样的,而我不管爱不爱他,造物鼎已经成为了我最后的希望。

柳烈云已经着手去办庆典的事情,我和她的身分已经互换了过来,现在柳烈云见到我的时候,没有了之前的热情,也没有了之前对我的讨好,如今我们两人已经像是形同陌路,算是路碰见了,也不会打一声招呼。

三天的准备时间很快过去,柳烈云将庆典已经操办的差不多了,这是她天以来,唯一做的一件事情,所以做的也特别的用心,用她帝后的身份,将天地所有有名望的神仙,都去派发了请帖,让他们来参加我的大典。

虽然幽君有时候对我行为粗暴变态,不过他既然真的打算弄这么大的场面,并且已经下旨下去要将造物鼎传给我,应该也不会假,只要他把造物鼎给了我之后,算是他能缠住我又能怎么样?我不相信,我有了造物鼎之后,拥有了这个世界最强的法力,幽君都能利用造物鼎来倒退人间三年的时间,而我只是用造物鼎的力量来解开幽君一个小小的咒,我不相信解不开。

在幽君没有正式将造物鼎给我之前,我对他也很听话顺从,不过我跟着幽君这么久,已经摸清楚了他对我的要求,不管我心里怎么想,不管是不是我演戏,他只想看见顺从听话的我,只要我听话了,他做什么都开心,心情又恢复到了之前,对我百依百顺,想吃什么想要什么,都给我。

看着他这副模样,有些时候还觉得他有点可怜,但算是再可怜,也是他自找的,与我没任何一点关系,我从来都没有说过爱他,我们所做的一切,所得到的所付出的,都是公平的。

第三天庆典开始,庆典在天庭召开,原本清冷的天宫,现在热闹非凡,毕竟这庆典是庆祝我和幽君婚姻才开的,我们两人都要盛装打扮,想到今天我能把造物鼎拿到手了,我心里还是有点期待,不过在我换衣服的时候,柳烈云忽然来找我了,叫了我身边的宫女全都下去,然后对我说:“我三弟也来了,你要是愿意,我带你去见他。”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