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章: 惩虐/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龙庭是她的弟弟,柳烈云怎么可能会为了想害我把柳龙庭给牵扯进来?

但是想想之前柳烈云为了她自己能跟幽君好,还将我和柳龙庭撮合在一起,那个时候,她也没顾忌他弟弟是不是穿了破鞋,只是为了她自己,一个劲的将我往柳龙庭的身贴。

“你快回去吧。”柳龙庭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跟我说了一句。

而如果柳烈云这次是引诱我来的,那么这天庭唯一能制服我的,是幽君,她该不会是想带着幽君过来抓奸吧!

我想除了这个可能性之外,已经没有了其他任何的原因,这今天是幽君要将造物鼎给我的时候,如果在幽君给造物鼎我之前,我被他抓到我在偷偷的跟柳龙庭见面,恐怕这造物鼎也不是我的了!

这种时候,我自己也有些慌乱了起来,赶紧的想走,不过在我快转身的时候,柳龙庭忽然抓住了我的手臂,朝我手里放了枚刻着灵蛇的水玉,跟我说:“把这含在嘴里,会将你来过这里的气息全都吸拢清除。”

我知道柳龙庭是怎么忽然这么细致的,不过他说的确实有道理,我和柳龙庭见过面,我的气息和他的气息融合在了一起,要是我现在走的这么匆忙的话,算是我走了,到时候柳烈云带着幽君真的一来,我也逃不过。

我伸手接过柳龙庭给我的这个蛇形的玉佩,并且将这玉佩快速的放进嘴里,正想转身走,可能是因为柳龙庭离我离得近,这会看着我脸的时候,忽然看见了我脸还没好全的巴掌印,他的手差点向着我的脸摸过来,不过在即将摸到我脸的时候,忽然又停了下来,问了我一句我的脸谁打的?

看着柳龙庭眼里此时对我关切的眼神,我有点害怕他再继续问下去,于是也没有回答他的话,幻身便走了。

因为我出去的时间并不长,所以我现在再回到寝宫的时候,宫外的宫女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我干脆向着床躺去,佯装是在睡觉的模样,等柳烈云和幽君回来,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柳烈云一定会向着幽君,一路解释回来。

果然不出我所料,当我在床躺了一会后,我听见寝宫外传来了柳烈云一直都在跟幽君解释的声音:“我是亲眼看着她出去才来向您禀报的,曦皇刚才,确实是背着您去见了我的三弟,若是我有半句假话,那我愿死无葬身之地!”

看来我和柳龙庭猜的没错,柳烈云把柳龙庭带到省水池旁边,又叫我过去,竟然是真的想害我。

其实我到现在都有点不明白她为什么忽然这么针对我的原因,在我想着这些的时候,我又听见柳烈云训斥我宫女的原因,叫她们打开门,要是幽君不信的话,我一定不在寝宫里。

幽君似乎不信柳烈云说的话,但是也没过多的阻止柳烈云,柳烈云用幽君的身份命令宫女让开!

毕竟宫女也只是宫女,她们遇到柳烈云,自然也是不敢和柳烈云抗衡,只好让开,而柳烈云一进屋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像是在找我,不过当她看见我正好好的躺在床的时候,顿时睁大了眼睛,像是看见了鬼一般,十分不可置信。

而我装出一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模样,看见幽君和柳烈云都回来了,我伸手扶着额头,从床坐起来,跟柳烈云说她怎么来了?

柳烈云看着我好一会都没说话,倒是幽君看我此时躺在床,于是向我走了过来,问我说怎么好好的躺床去了呢?说着看了一眼柳烈云,跟我说刚才柳烈云找他,说是看见我在私会柳龙庭,他怕我被柳龙庭欺负,所以急着回来找我了。

幽君这话解释的,一点毛病都没有,而对于我一个在幽君面前已经是个老戏骨的我来说,我又拿起了我的好活,立即装出一脸被诬告的委屈样子,说我刚才换衣服的时候,忽然头晕,睡了一会,怎么可能会去见柳龙庭,而我现在也已经是帝妃,曦皇的身份,和柳龙庭那地小妖的身份起来,天壤之别,我怎么可能会去见这么小的灵蛇。

见我说的委屈,幽君自然是偏袒我这边,不过柳烈云还是咄咄逼人,向我走过来,跟我说:“我明明看见你变幻了法术出去,去了圣水泉边见了我三弟,你不要狡辩了,今天幽帝要将造物鼎给你,你却背着幽帝做这种事情,难道还想在幽帝为你办盛典的时候,先跟我三弟发生点什么关系,让幽帝蒙羞吗?!”

也不知道柳烈云是因为什么原因,说到后面越说越激动,从她这儿,我真的是见识到了什么是最毒妇人心,她为了把我拉下水,连自己亲弟弟都顾不了。

但是在柳烈云刚说完这话之后,幽君直接向着柳烈云一云秀扬过去,一道强烈的气息,瞬间的从幽君的袖子里向着柳烈云脸打过去,柳烈云触不及防,一下被幽君打的向着地趴了过去,她现在这摔倒在地的姿势,跟我前几天被幽君打的是一模一样的,不过我惨,因为柳烈云摔在地的时候,五脏六腑搜被幽君向着她打过去的气给震动了,一口新红的鲜血,瞬间从柳烈云的嘴角边流了出来!

“肮脏的的东西,自己去刑部领罚,掌嘴三千,今后要是乱说话,再加五千。”

幽君对着柳烈云说这话的时候,满眼的冷血,像是厌恶透了柳烈云,而柳烈云被幽君打了之后,又听幽君罚她,眼泪顿时流了下来,看向幽君,幽君说:“臣妾说这些,是为了你好啊,要是你把造物鼎真的交给了白静,她日后会杀了你的!”

“滚,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

这话说的粗暴无,并且幽君此时也确实是生气,我看着地趴着柳烈云,虽然她刚才是想算计我,但是我也本想好心的提醒她要是不想再惹幽君生气,想叫她走,但是此时柳烈云看我的眼神里,满是憎恨,根本不等我和她说话,直接从地起来了,气冲冲的向着门外走了出去!

柳烈云走了之后,我心里也长舒了一口气,要不是柳龙庭发现的早,恐怕我现在要死翘翘了,不过想到刚才幽君一直都在帮着我说话,加他马也要将造物鼎给我了,我向着幽君示好,向着他怀里靠进去,跟他说:“还好是你帮我辩解了,不然我要被柳烈云给冤枉了。”

我说着这话的时候,伸着食指,卷过幽君垂至胸前的一缕黑发,把玩着,而幽君在听我说完这话后,反而是忽然朝我一阵笑,回答我说:“你真的以为,我会信你说的鬼话吗?”

我心里一紧,抬头看向幽君,而幽君也低头看着我:“这种无风不起浪的事情,你真的以为我会相信你?”

说着这话的时候,幽君抓住了我的手腕,将我整个人都往我身后的被子压去,一把翻身向着我的肩狠狠的咬了过来,我似乎都听到了我肩膀的骨头被幽君咬的咯吱作响,剧烈的疼痛,瞬间向着我的全身疯狂的汹涌而去,猩红的血,不断的从我的肩膀的汹涌而下。

“你见柳龙庭没关系,但是见一次我要惩罚你一次,直到罚到你不敢见为止!”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