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屈服/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幽君就像是条疯了的狗,在我肩膀上咬了之后,又往我胸口上咬了下去,他是个妖怪啊!这种时候发起疯来,他嘴里都长出了满口阴森森的獠牙,往我身上到处乱咬,并且还在这种时候强行和我发生关系,将我身体里精气,全都给吸食了!

我是第一次看见他对我这么无声无息的暴怒,跟本就是连争吵的话都不,并且他从前就算是怎么样,都不吸食我的精气,但是他这次,确实吸了,将我体内的精气吸食的一干二净!

我的皮肤,瞬间就衰老并且生长出一层层的老皮褶皱,当我举着我的手放在我眼前看的时候,只见我原先原本白嫩的手,现在枯糙的就像是老树的根似的,我摸我的脸,瘦骨嶙峋,我此时浑身的肌肤,宛然全都变成了灰黑色。

我的!我直接推开还压在我身上的幽君,看着我自己身上的皮肤,慌忙的就从床上跳下来,连鞋也顾不上穿,赶紧的向着镜子前跑了过去,只见镜子前,我此时已经完完全全的变成了一个干枯的老太婆,身上满是伤口,原本一头乌黑的头发,现在全白了,全都贴在了我的头皮上,我伸手一抓,好几缕,就顺着我的指缝掉了下来,而我的脸,我的胸,我腿,此时全都变了,此时站在镜子面前,我完全就变成了一个怪物!

一时间,我都不敢相信,相信镜子里的就是我,每个女人都对自己的外貌很在意,我也是,我无比在意,可是看见镜子里的那个丑八怪后,我的内心,顿时就崩溃了,转头再看向躺在床上的幽君。

幽君此时已经坐了起来,因为他把我的精血全都吸走了的原因,此时他却是容光焕发,不管是精神还是他的外貌,变得比从前更加神气俊丽,而再看我自己这幅苍老的模样,我心里对幽君的憎恨,瞬间就爆发了出来,直接端起桌上的一套茶几,费力的向着幽君用力的全砸了过去!

茶壶杯子还有随时都滚烫的水,全都打在了幽君的身上,但是幽君此时似乎并不在乎我是怎么砸他的,并且这些东西砸在幽君的身上,也并不能伤到幽君一丝一毫,只有那滚烫的热茶,将幽君脸颊边垂下来的一缕头发,烫的扭曲,可他的脸,在吸食完我的血液和精气之后,该怎么风华绝代,还是怎么风华绝代!早知道当初我因为怜悯让他知道了我血肉的作用后,他竟然会这么对我,那我应该就趁着那个时候杀了他,此时要不是我的魂魄化成的肉身,要是从前的**凡胎,我早就被幽君给弄死了。

“你真是丧心病狂,真是个畜生,你以为你把我的血肉吸干,以我现在的这幅样子,我就不敢去见柳龙庭吗?我告诉你,我不仅是要去见他,我还要去见这下所有的男人,我要让你因为娶了我被人遗笑万年,我要让你知道自己的老婆被任何男人上,是种什么滋味!”

我真是疯了,在我看见我这苍老恶心的就像是怪物的模样,我真的是疯了,所有活下去的支撑,都被幽君一根根的拔断,既然是他不想让我活着,那我死了,我也要将他的名声给弄臭。

我完这些话之后,转头就向着门口走了出去,伸手将门打开,阳光刺进我浑浊的眼睛里,而根本就不等我看清外面究竟是一副什么模样,我就听见了无数声的尖叫,这些尖叫都是我宫里的宫女发出来的,她们一直都生活在界,看习惯了美好的事物,忽然看见我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瞬间就像是看见了鬼似的,全都惊声大喊了起来,不断的向着大门口退出去,嘴里大声的喊着我妖怪,并且有些宫人已经拿出了棍棒,眼睛一直都紧紧的瞪着我看,像是我要靠近他们,他们就要将我乱棍打死一般!

看着整个宫里的人都把我当成是妖怪,我心里受到了极大的刺激,跟着她们喊着我是曦皇,叫他们全都进屋,把幽君抓起来,是他把我害成这个样子的,要他们进去帮我把幽君给抓了。

可是我此时不管怎么喊,所有的人看着我这枯老可怕的模样,都不相信我就是曦皇,反而因为我失心疯般的大吼大叫叫他们进屋抓了幽君,也不知道是谁先攻击了我,一个利物朝着我的脑袋后面打了过来,紧随着,无数硬东西就向着我身上有如雨点般的打下来。

从前我一直都嘲笑幽君狼狈,但是此时我却一副妖怪的模样被众宫女殴打的样子,在幽君从屋里出来之后,我像是过街老鼠般样子,就被幽君尽收眼底。

就算是看见众多宫人殴打我,幽君一时间也并没有阻止他们,而是了一句:“这种丑肮脏的老太婆,配住在这曦皇宫吗?”

一时间,无数骂我的话从我头顶上传了下来,我是怪物,混进曦皇宫的怪物,我被他们打的一句话都不出口,也无法出口,我的精气全都被的幽君吸食了,我的体内任何一点的法力都没有。

而幽君在看着众宫人将我打的差不多的时候,这才叫他们停手,要他们把我拖进寝宫。

此时间,我已经疲软的没有任何力气,这一顿独打,打的我在无数次,我想着要不我就这么死了算了,我斗不过幽君,我永远也学不会他这么狠毒,我逃不脱他,和他在一起一辈子,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折磨,我连想都不敢想。

可是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让我坚持活了下来,可能是我此时连想死的力气都没有了。

在宫人们又将我抬进寝宫的时候,幽君又从地上将我抱了起来,放在了榻上,并且他自己就坐在我的床边,我此时惨烈的比鬼都难看的模样,在他眼里,好像根本就是不存在一样,他那双直指节纤长的手,向着我的脸上摸了过来,将脸也低在我的脸前,问我:“怎么样?害怕了吗?下次还敢背着我去见柳龙庭了吗?”

从前就算是幽君知道我见柳龙庭,他也不会用这么极端的的方法对我,而导致他这么极端的,就是从他知道了我和柳烈云互换了身份而没揭穿之后,他的做法和行为,一次比一次让人难以捉摸,一次比一次更加凶暴,

我此时浑身是伤的躺着,没有回答幽君的话,而幽君看着我的眼眶顿时就窄了下去,又向我凑进了一些,又问我:“怎么了,刚才的毒打和羞辱,你还想再尝试一次吗?”

着又欲将我的手臂拉起来。

我看着他这样子,让我瞬间就对他不寒而栗,用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拼命的向着他摇头。

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干什么?我在向着幽君讨要活下去的那一点希望吗?我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当幽君看着我这模样后,他看着我的神色微微缓和了一下,估计是想抬手将我脸上的头发给抚顺下去,但是我一看他抬手,我以为他是要打我,吓得我浑身一颤,赶紧的将脸往榻里躲进去!

幽君的手,就停在了半空中,他看着我这样子,神情瞬间也变的无比悲伤了起来,唇瓣蠕动了一下,然后跟我:“我也不想这样,我只是……。”

后面的话,幽君没有再下去,用手端过我的脸,也不顾我现在是一副什么鬼模样,向着我发枯的唇瓣亲了过来,往我口中,开始把吸食我的精气还给我。

似乎有冰凉的东西,从幽君的眼睛里向着我的脸上滚落下来,这种场景,像极了从前幽君杀我时而掉得那几颗假惺惺的泪,而在幽君将我所有精血都还给了我之后,跟我:“等会庆典上,柳龙庭也在,你要记住你刚才答应我的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