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危险处境/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前的记忆,我并不是记得清楚很多,现在听柳龙庭后土回来了,那她之前去了哪里?

“她没有去哪里,而是将魂魄化为幽冥六道,掌运生死轮回,本身她的亡魂也已经与六道结合在了一起,但如今她又分离了出来,重回大地,恐怕她这次忽然出现,与我们一定有关系。 ”

柳龙庭跟我话的语气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后土虽然是与玉皇大帝齐名,也最早的一批妖神,但是如果真要这么算上前世多少年,柳龙庭从前是东皇太一,一代妖皇,后土也是归他所管辖,但是一切到了现在,都已经物是人非,柳龙庭从前的东皇的光辉与发力已经不在,但是如果后土这次是来者不善的话,加上后土这忽然猛增的法力,我们这一辈子,极有可能不是她的对手。

可是我想想从前,我们似乎也没有什么与后土有过过节的地方,当初我放幽君一马的时候,我身为柳龙庭的跟班,后土还要讨好我,将幽君封为山神,算是给我个颜面。

看着柳龙庭这微微蹙眉的样子,我就有点忍不住的嘲笑他,跟他:“怎么?现在后土出来,你害怕了?”

听见我的嘲笑,柳龙庭紧皱着的眉毛放了下来,并且随即上扬一挑,反问我:“你都不怕,我怕什么?”

“我有什么好怕的,难不成就因为我想杀幽君?她就想杀我了?”我故作轻快语气问柳龙庭。

而柳龙庭在我问着他的时候,就一直都看着我,像是想什么,但是又像是不好怎么出口,迟疑了一会,然后又恢复了他刚才那种平静的状态:“这个下,并不是我们所想象的这么简单,你现在所看到的,最高也只是九重,有三十六重,地有十八层,层层不一样,层层是虚无,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身世,盘古大神的精灵所化,混的最差的就是你。”

柳龙庭这话,这就让我有点尴尬了,这个世界起先是混沌,有了盘古之后,才有了重重和层层地狱,盘古的精魄,也化为了各路三清圣祖,要是他不,我根本就不会把我的最原始的真身只是一缕盘古精灵,并且我这优势,也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好处,还是在我的亡魂长出我的肉身之后,我的血肉才可以增长人精气,除此之外,也并没有什么其余的好处。

“想过又怎么样?没想过又怎么样?想过我就能杀了幽君吗?想过我就能摆脱我的命运了吗?”

我反问柳龙庭,不管我从前是什么,一切都是道,老安排我怎么样,我就是什么样的宿命,而我现在已经与幽君在一起了,在没摆脱他之前,我什么都不想去多想,任何所想的,都是虚妄的念想。

可能是我这话的时候,带的怨气比较重,柳龙庭的就听着我这些话,也并没有因为我这种怨尤人的语气而反感,而是继续对我:“之前我也认为是宿命,这时间的一切因果,全都已经注定好了,就比如你和我,我一直以为我们之间,我不会有结局。”

这会,柳龙庭把问题到了感情上去了,我听着他这话,是想哭又是很想笑,果然他还是和从前是一样的,想要一段感情的时候,就费力去讨好,而不想要的时候,根本就不顾及对方的感受,想夺回来就夺回来,想怎么就怎么。

我现在也不是从前那个对他喜欢的一塌涂地的白静,所以他现在跟我这的话的时候,我没有半点波澜,于是就回答他:“你现在跟我这些,是想挽回什么吗?”。

“你的处境,很有可能就会变得很危险,留下我,我可以帮你。”

一句很突然的话,忽然就从柳龙庭的嘴里了出来。

原本我就在刚拿到造物鼎的那一刻,都感觉良好,但是在我拿到后发生一系列的事情,让我现在都有点不敢祈求这个造物鼎,就能保我一生平安,但是我又不想让柳龙庭留下来,没有反反复的感情,我再也经不起这种折腾。

“我危不危险,和你没什么关系,如果你真的要是看在我们之前的情分上的话,倒是可以告诉我的处境为什么会变得危险。”

我跟柳龙庭表明态度,而柳龙庭见我再次拒绝他,他也就直接毫不犹豫的拒绝我,跟我:“你不愿意接纳我,我自然也是不愿意告诉你任何事情,你把自己看的太重,你自己放不下,别人也不能帮你。”

我真不知我是怎么把自己看重了?我如今这幅模样,已经是把我自己看的卑微低如尘埃,要我把谁看的太重,恐怕还是柳龙庭他自己吧,就算是柳龙庭他不跟我,我也能猜到我自己的处境危险,但是我能接收所有人的帮忙,就是不能接受他的,难道我就想死吗?要不是因为我现在已经堕落的觉的配不上他,难道我愿意这样?虽然我也知道柳龙庭从前比我还肮脏堕落,但是我就是无法接受我自己变成的这副模样。

“你不愿意的话,就走吧,别跟我这么多刺激我的话,我了我不需要你,就不需要你。”

我的语气很硬,而柳龙庭听完我这话后,也不再任何话,直接转身,隐退在了我的面前。

看着他走的这么决绝,我心里一时间莫名的有些生气。但是生气归生气,我和他不可能了,我就不该再对他报任何的期望。

只不过这几的时间过去,牢那边,都没有幽君开口的消息,现在他被关在了牢里,我几前曾试着离开他去九重,但是都还没等我出南门的时候,我浑身上下的骨头里,顿时就传来一阵骨头被爆碎的声音,随着这个声音传出来,我几乎是痛的昏死在南门前,幽君的这个咒,困在我身上,就像是个无形的枷锁,困住了我,这种就算是看不见幽君,但是也是被他的咒束缚的让我无法得到自由的痛苦,让我已经等不了狱吏来给我报信,我要亲自去审问幽君,就算是问不到,我也能亲手打他骂他,缓解我心头对他的憎恨。

因为这几我不断的派人去牢,叫他们把牢狱里最痛不欲生的刑法都给幽君上,现在整个九重庭,就听我一个人的话,牢里的狱吏,自然也是不敢违背我的命令,在我进牢看见幽君的时候,只见幽君此时满身血淋淋的被挂在一个是十字架的木架上,他的上衣被脱光了,胸口背上,还有脸上,都是一道道触目惊心伤口裂开的仿佛就如深壑。

不过哪怕是打的幽君满身都是血,他也没有昏迷过去,看见我来看他的时候,他还抬起头来,唇角还对我扬起笑了一下,跟我:“你来看我了?”

他的这幅模样,让我看的心里直窝火,于是就冷冷的跟他了一句:“我不是来看你,我只是来要解咒的方式,你别以为我没办法对付你。”

幽君这话的时候,声音忽然阴沉了起来,并且在完之后,眼神也无比阴郁戏弄的盯着我看。

我很久都没看过他这种看向我邪恶的眼神,他忽然对我露出这种表情,让我心里一紧,随后将我身旁狱吏手上的长鞭扬了起来,用力一扬,猛地就向着幽君身上抽过去!

但是就在我手上的鞭子就快要落到幽君的身上的时候,一个类似女人的身影,迅速飞至幽君的身旁,伸手一抓,将我手里打向幽君的鞭子,给牢牢的抓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