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承天效法后土皇地只/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六百一十章:承天效法后土皇地只

这女人的身影,只有一层雾气,只能从她的纤细的身形和飘飘白雾衣裙,才能判断出她是个女人,此时女人手握着我向着幽君身甩过去的鞭子,一动也不动,这么静静的站在幽君的身旁。

我把柳烈云和幽君关在一起了,这女人该不会是柳烈云吧?

这个想法只是在我心浮现不到三秒,立马被我否决了,柳烈云算是他当了帝后,但是她的法力也并没有因为她的能力而提升,我这一鞭子,她不可能接的住。

而在我想细看这女人是谁的时候,幽君此时向着我抬起了脸来,神色和刚才一样,一双不屑又带着点平静的眼睛盯着我,嘴角又是泛起一抹笑,并且在这个时候,他身刚才被打出来的伤口,现在却在以十分惊人的速度愈合,那些流出体外的血,也全都迅速的向着他的伤口里回流进去,根本还没一分钟的时间,幽君又恢复了完好如初的模样,面庞洁白,唇瓣性感,一头墨发如瀑布般从他的肩垂落下来,乌黑又富有弹性,也是因为这头黑发,长至腰间卷曲如藻,将幽君整个人都衬托的分外邪魅。

我看着幽君这些变化,我眉头忍不住一皱,现在在天界,任何用法力致伤的刑罚或者是攻击,像是人在人间受伤了一样,虽然神明大多数能自己能用法术治愈,但这很耗法力,并且幽君这惊人的自愈能力让人简直叹为观止,甚至是有些诡异。

见我一直都看着他,幽君的双手一动,两只手立马从刑架的铁链挣脱了下来,向我走了,过来问我说:“今天曦儿怎么有时间来看我,莫不是你想我了?”

幽君说这话的时候,脸向着我的后脖子里亲了过来,深深的在我鼻尖吸了一口气,并且让这吸气的声音让我听见。

此时我已经是十分反感幽君了,他这么对我,我整个身子都下意识的一躲,叫他别碰我,而我这一朵正好走到刚才那个为幽君接过我长鞭的雾气女人身边,这个女人虽然不是人型,但是这女人身散发出来的一股气息,十分强大。这股强大的力量,是我很久以来都没有感受过的,并且这股气息是从这个女人身体里散发出来,而不是因为是某种神器,或者是宝物散发出来的。

“她是谁?”我懒得接幽君问我的话,直接问他说:“柳烈云?”

当我说起柳烈云这个名字的时候,幽君顿时朝我一笑,抬起袖子向着这个女人的身影一甩,说了句:“承天效法后土皇地只,看见了老故人,还不现身?”

幽君的话一说完,之见这个白色的女人山的雾气开始退散,一顶金色缀着赤色流苏的神冠,首先从雾气里现了形,随后是一张面无表情的女人脸,紧接着是一席华丽财袍,双臂之间挽着一条紫色披帛,显得十分华贵而富丽。

承天效法后土皇地只,是后土的全称呼。我一时间有些惊讶,这怎么可能!怎么会与幽君在一块?

只不过我看着这个女人有点眼熟。像是在哪里看过,细细一想,他是我记忆的后土,在好几千年前,我见过他一面,现在我对她的印象,也十分的久远。

但是这时候后土似乎并不认识我,站在我面前的时候,连双眼都不曾抬一下,像是锯木头似的,放下了手里握着的长鞭,一句话也不说,像是在等候幽君的命令。

“后土?”我喊了一声后土,但是她并没有回应我,幽君向着我的面前走过来,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眼后土:将手背到身后去,面向着后土:“后土,你还记得她吗?当初,你为了讨好她,才把我册封为山神的,你的这份大恩大德,我永远都会记住的。”

虽然说的是感谢的话,但是我没有从幽君的口听到有一丝感谢的意思。而且是后土听见了幽君跟他说话的声音,像是没有听见似的,一句话都不说,一动不动。

我看后土这模样,现代的她,是她年轻时候的模样,相貌不能说是倾国倾城,但却也十分大气,珠圆玉润宛如大地,让人看着觉得十分安稳,又十分牢靠温婉,身散发出来的大地气息,也让人感觉十分舒心。可是他现在这幅如同木头般的样子,像是被控制住了一般,或者又像是傀儡,难不成……?

我没有继续想下去,而是转身看向幽君,问他说:“你把后土皇怎么了?”

幽君不以为然的看了我一眼,伸手挽过我的肩,跟我说:“你看不出来吗?现在后土完全听命于我,你的丈夫,你的夫君,算是没有造物鼎,也将会是这个世间最为强大的妖怪。”

幽君把手搭在我肩的时候,我很明显的感觉到了他身体里的气息,变得十分的强大,我不知道他这份气息是哪里来的,可是他忽然的变化,让我感到十分心惊。

据柳龙庭所说,后土在几千年前,已经将精魂化为六道,使万物生灵生死有序,有了轮回,这种时候柳龙庭应该不会骗我,可既然是已经是精魂已经化为六道,那不等六道崩塌沦陷,后土的亡魂难以抽出来,可现在后土这么轻而易举的站在我的面前,难不成是六道已经崩塌?后土才继续现世?

当这个想法从脑海里冒出来的时候,我简直是难以相信,而幽君看着我这副难以置信的模样,也一幅好心肠的模样跟我解释:“世间万物,生而复死,死而复生,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为了我们的将来,复活了后土,如今后土身体里有着巨大的力量,并且听命于我,以后不管是谁,都没办法欺负我们了。”

后土从前,是和玉皇大帝,也是天帝,是同一等级的神官,虽然掌管幽冥和大地,但法力也不是很大,我体内的造物鼎,是三界最强的法器,连天帝都不能奈何造物鼎,而这短短的几千年过去,这后土娘娘与幽君之间,是什么关系?

我现在完全没有心情,听幽君说我们之间的事情,既然是幽君说他控制了后土,我问他是怎么控制的?它的力量不完全都是来源于造物鼎吗?为什么造物鼎现在已经给我了,他的身,怎么还有这么大的力量?!

“我只说有那么大的力量的原因,这都是因为你啊。”

幽君说的平淡,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我拥有造物鼎的时候,早已经去往六道轮回将后土的亡魂拿了出来,用造物鼎之力,将她封印进我的身体里,等时机成熟,我再将她放出来。本来脱离了造物鼎,我不要说是这个幽帝,恐怕我连在天都难以再呆下去,但是你让我摆脱了这个每天都是在吸我精气的东西,那天你偶然让我吃了你的血,我的功力,突飞猛进,第一次我该不信这是你血液的原因,直到第二次,我信了,你不仅让我自己的法力变强大,还复活了后土,你简直是我的福星,真是让我对你越来越爱不释手了。”

说到后面,幽君忍不住高兴,看着我,眼神爱宠又阴沉,向我伸手过来,想要抚摸我的脸。

我没有想到竟然是我的一念之仁,才让幽君变得如此强大,可是我自己也并不知道我自己的血有这么大的威力啊?白仙只是跟我说能提升精气,可并没有告诉我还能复生亡灵!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