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一章:任务/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六百六十一章:任务

如果是复生别的人,倒并不见的是一件坏事,但是复活了后土,而现在后土又跟幽君在一起,先不说幽君的力量有多大,光是后土,后土她在从前的时候能平定九州,掌管幽冥,更不要说现在。 . .

我一时间都不敢往后想,如果说我的造物鼎很厉害的话,那么幽君和后土,他们两个合起来,法力已经在我之了!

不过有一点我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现在幽君已经是三界至高神了,他还不满足,还想拥有这么大的法力,究竟是为了什么?

当我问幽君这话的时候,幽君在我身边转了两圈,从他告诉了我他拥有这么强大的法力之后,他的笑容,一直都挂在唇角,现在可能是我问道了他的爽点,我一问,他便更加的得意了起来,语气里也满是他的雄心壮志,毫不在意的告诉我他要做什么。

“三界算什么?九重天又算是什么?三十六重天,层层为皇,层层大帝,我只不过是空有其表的表面统治了天下,但是世间万神,从混沌到盘古,再从盘古到后世,有无数的创世神,和太古神,这整个世界的最高神位,其实都已经被固定住了,相对起来我这小小幽帝,又算什么?”

说着再次转头细细的看我,像是在看什么稀世珍宝,又跟我说:“从前我以为现在已经是我的最高境界,但是我没想到你竟然能让我登入更高神境,之前我虽然知道你是盘古大帝精灵所修炼的妖物,但是没有想到你的血有这么大的妙处,只要你在我身边,不愁我登入神界最顶峰,成为能号召天下的群神之皇!”

幽君的壮志凌云,让我听起来感觉到了恐怖,哪怕是到了此时此刻,我伸手看着我自己的手,那薄薄皮肤下流淌的血液,竟然是这么神的东西,而幽君此时说这番话,他的意思无非是以后只要我在他的身边,我的血是他提升力量的最大源泉,只要他不断的吸食我的血液,幽君的法力会越来越强大!

此时我自己也感受到了幽君身的强大气息,加现在他有后土作为他的帮手,我现在算是再怎么厌恶他,也不能在这种时候和他发生正面冲突,我现在能做的唯一的一件事情,是离开这个魔鬼。

看着幽君此时对我还算是很好的态度,我假装顺应着他,向着他谄笑了几声,在他面前服软:“我说我的夫君为什么会这么大方的将造物鼎给我,原来是有更高的打算,为妻自愧不如,不如为妻现在去安排安排,将我手里的所有权利,全都交给你?”

现在幽君有了这么大的力量,他想把我的权利夺回去,简直是轻而易举,况且我现在需要脱身,哪怕是我死了,我也不想沦落为他的工具。

不过幽君在听我说着这话的时候,扬起一抹猖獗邪笑,伸手向着我的手牵了过来,跟我说:“那都是曦儿你自己争取过来的,不用还给我了,你的我的,我们之间,不用分的这么清楚。”

幽君这语气,听起来,他已经不在乎这点东西了。

于是在幽君牵着我的手的时候,我向着他的怀里靠进去,跟他说他对我真好,都是我不好,他对我这么好,我却还做出这种对不起他的事情,把他关入天牢,现在我想亲自给他赔罪,让他在天牢里等我,我要回去好好打扮一番,然后风风光光的把他接出来,给他赔礼道歉,是我的不好。

幽君不是愚笨的人,他知道我说这些话,是什么意图,而我也已经预测到了他明白我话里的意思,但是我又了解他,幽君内心,算是十分狂妄自大,他在我身体里下了缠情咒,自然是不担心我逃跑,于是像是跟我玩游戏一般,低下头来,在我额头亲了一下,然后跟我说:“去吧,但要是你没给我准备的话,我要惩罚你了。”

他现在所说的那个惩罚,让我不由的看了我一下我的身体,身体里流动的血脉。从幽君说出这话之后,我知道我能逃走的机会为零,但是哪怕是零,那也是机会,于是我将手从幽君的手掌里抽了出来,转身向着牢狱之外走出去。

我转身之后,心里一直都担心幽君会叫后土拦住我,但是意外的并没有,在我转过幽君的视线的时候,瞬间加快了脚步,周围狱吏见我这么着急的往天牢外跑,赶紧过来为我护驾,若是此时幽君真的要为难我,这几个狱吏根本保护不了我的,于是我在逃跑的时候,赶紧跟他们说叫他们天牢里所有对幽君动过手的狱吏全部离开,再留在这里,恐怕要赔他们的性命。

我知道这样提醒他们很浪费时间,但是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因为按照我的命令动手打了幽君耳丧命,现在我说的这些话是命令,对幽君过刑的狱吏,也全都慌乱的集合了起来,跟着我一起向着大牢外逃出去。

想着从前,我是怎么看幽君被我虐的狼狈,但是此时我自己的这幅模样,又何尝不像是一只想死里逃生的丧家犬?

一路安全的,让我都有些怀疑,幽君是不是故意放我走的,但是当我们快到了天牢门口的时候,一个我熟悉的身影,手里握着一把剑,站在了天牢大门门口。

这个人,是柳烈云。

刚在我在牢狱里没看见柳烈云的时候,我还觉的有点怪,现在柳烈云手里握着一把剑,将我堵在了牢狱大门里面,她此时看着我的眼神,说不出来的味道,有点像时被迫被安排在这里守着我,又像是她自己自愿的。

我从未干过对不起柳烈云的事情,而柳烈云为了幽君求我,又为了幽君而恨我,我已经习惯了,只是现在柳烈云的法力并没有我强大,我也懒得管她,直接一挥手,向着她冲过去一道巨大的灵气,让她闪开,别挡我去路!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柳烈云在被我打的直接向着牢狱大门前的神兽身撞去后,满头是血的又朝着我转过身来,直接变成一条数十米粗的赤蛇,整个身体横在了门口,她的整个身也瞬间变大,撑爆了她身的衣服,赤裸着拿着她手里的剑,对着我猛地一推,向着我飞了过来!

这还是柳烈云和我第一次这么动刀交锋,在她手里的长剑向着我刺过来的时候,我整个身体瞬间向着空一个翻转,带起我身的衣袍一齐翻飞,那柄剑,向着我身后跟着我我狱吏刺过去!

我眼看着那剑即将要刺进离我最近的那个狱吏的心脏,慌忙转动双腿,用脚尖夹住了那把长剑剑身,再猛地用力,将整把剑一转剑尖对着柳烈云,直接带着这把剑,向着她冲了过去,和柳烈云打斗了起来,并且在和柳烈云相斗的时候,我对我身后那些狱吏大喊,趁着这个机会,赶紧走!

他们按照我的命令对幽君动了刑,现在我压不住幽君了,他们是以下犯,打了九重天帝,算是我现在再没用,我也不想让这些狱仙,因我而死。

对付柳烈云,对我来说,根本不是什么费力的事情,但是此时相反,柳烈云可以放过那些对幽君行刑过的狱吏,却不想放过我,她杀不了我,却一直拼了命的拖住我,不让我离开,看着我的眼神坚定而又冷漠,像是为了完成某种任务一般!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