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七章:当众羞辱/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六百一十七章:当众羞辱

幽君此时浮现在我面前的脸,在我眼里看起来,恶鬼还要恐怖无数分,虽然我已经预感到了他可能在我的身边,但是他这么忽然出现在我的身后的时候,我都快要被他吓疯了!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盯着幽君的脸,瞬间把我脸惊慌的表情给压了下去,跟幽君打了一声招呼,然后跟他说:“你怎么也来了?”

这种时候,我们周围都是来山祭拜的人,如果我反抗幽君的话,一旦发生打斗,会牵连这些无辜的人,哪怕是我现在再害怕,哪怕是我再想逃,被幽君抓住了,我根本再也没有逃生的机会。

幽君抓住了我,可能是我看见他忽然又淡定下来的神色,让他有点感到意外,不过按照幽君的性格,只要我不暴走,他也不会当着所有人的面,显得他我狂躁,于是对我挑了下眉,跟我说:“你来了我当然也来了,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的好苦。”

幽君说这话的时候,将手从我的肩拿下来,并且向我走近,张开怀抱将我拉进了他的怀里,整个厚实的肩膀,向着我的脸紧紧压了下来。

我这时候也算是配合幽君,犹豫了一下之后,将双手抱住了他的腰,看着他身后不断的从大门口涌进来的香客,心里一瞬间感受到了绝望。

“我跟你逗着玩呢,想知道你会不会来找我。”

我故作语气很轻松的跟幽君说这些话,然后伸手轻轻推开了他,跟他说我们这样抱着挡住了别人的路了,说完站在了幽君的身前。

柳龙庭站在我们面前不远的地方,他一边给香客发着供香,一边抬头看着我和幽君,一句话也没说,表情依旧,似乎根本没有因为我和幽君的到来,而改变他什么。

“这神像,和你很像啊!看来是有人为这年祭,费了不少心。”

幽君和我被我们身后的人不断的向着前面供神的地方走过去的时候,幽君抬起头,看了神像一眼,他不是我一样不不敢承认,他一眼看向神像的这张脸,一语说破我刚才自己都还抱有一丝怀疑的事情,并且幽君这话里,还藏着些不怀好意。

也是在他跟我说这话之后,站在我身边的几个来朝拜的人也抬头看向神像的脸,又转头看向我,顿时我身边用一种很惊喜的声音惊呼了起来:“是真的啊!,这姑娘的长相,和娘娘的长相一模一样!”

当这话喊出口之后,庙里所有的人都向着我看了过来,瞬间庙里一阵唏嘘,都说是我福气好,得了娘娘的福禄,我以后一定会大富大贵的。

面的我身边这么些人夸奖的声音,我一时间也都尴尬的对着这些人笑,幽君在这种时候说出这些话,肯定不是让这些人来夸我的。

果然,在大家都夸赞我,并且向我膜拜的时候,我看见幽君嘴角冷冷的泛出一一阵笑声,然后又继续跟大家说:“可是这女人是我的妻子,天生贱命,活了这么多年,克死了她父母,自己怀的孩子,都被她亲手杀了,不仅如此,她还背着我想与别的男人私通,作为一个孩子,她没有尽到她的孝道,作为一个母亲,她根本不配当母亲,而作为一个妻子,她也不是一个好女人,这种女人要是说得到了你们娘娘的福禄,难不成你们所祭拜的神,也跟她一样,是个下贱的女人?!”

幽君在这神庙,肆无忌惮的这么大言不惭的羞辱我,而来这里的人,都是我的信徒,见幽君现在是一个普通人的模样,光明正大的用话来玷污神明,瞬间激起了很多人不爽的情绪,不停的扬言说娘娘庙欢迎他,他不配进入这神庙,并且扬言说要幽君滚出去,并且一大堆人也向着幽君推推搡搡,把他推向大门。

刚才在来找到我的时候,幽君的心情已经是压抑住了他的怒气了,所以想故意挑事,找借口发作,所以在大家都推着他的时候,他那双墨黑的眼眶微窄,并且在他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动用了法术,一道道凡人看不见的黑气,已经从他身丝丝缕缕的散发出来,不断的冲击着柳龙庭布置的结界,整个神庙都微微有些颤抖了起来。看着我们周围人的眼光立即危险了起来!

以幽君现在的功力,他要是发作起来,整个长白山都会轰塌,到时候涂炭生灵,残害人间百姓的源头,全都是因为我而起!

柳龙庭自然也是察觉到了幽君所想,一把将他手里的供香全都放了下来,神色一变,张手默不作声的运功,压制住幽君因为狂怒而散发出来的法力!

现在柳龙庭根本不是幽君的对手,一时半会,柳龙庭还能抵挡一下,但是时间一长,不仅抵挡不住幽君的法力,并且会因为接了幽君的招数,让幽君杀性大发,不杀他个血流成河,都难以叫他停手!

整个长白山的人还有很多,如果真是因为我,而造成那么大的杀戮和死亡,我担当不起这么大的责任,在幽君巨大的盛怒马要爆发的时候,我一把抱着幽君的脚,跪在了幽君的面前,承认了刚才他损我的那些话,不断的跟他说:“是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们回家吧我什么都听你的。”

既然他想羞辱我,那我让他羞辱个够!

幽君凶狠的一双眼睛看着周围的时候,见我忽然跪在了他的面前,有些惊疑,不过也是因为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跪他,见我服了软,内心得到很大的满足,眼里的凶狠也逐渐下去了不少,也没有把我扶起来,而是跟我说:“你是认真的?”

其实我都不敢看柳龙庭看着我的,是一种什么眼神,我怎么可能会心甘情愿的跪幽君,如果不是害怕,幽君忽然在这个时候发怒,可怜无辜,我这一辈子都不再想在他面前低头!

隐忍了我心里所有的不甘,我点了下头,又跟幽君说叫他原谅我,下次我再也不敢了,我是个渣女人贱女人,是我对不起他。

按照我对幽君的了解,我次次骗他,算是他再怎么想隐忍我,但是隐忍一次心理越不平衡,压抑的越久他越不开心,他现在,可能是想疯狂的骂我打我,看我出丑,看我被所有的人嘲弄,让我感到痛苦。

他是个变态,对变态,根本不能用平常人的招数对付他,他想要什么,给他什么!

果然一切都是在我的预料之,最后跟幽君说完这些话之后,幽君脸这才浮现出一抹戏虐的笑意,跟我说:“那你说说你哪里下贱了?”

这里是神庙,当信徒们看见我和幽君在神庙里,像当做是自己家一样吵架,立马想连我们也一起驱赶出去,但是幽君他好不容易看着我自己在他面前作贱我自己,在那些人赶我们出去的时候。他转眼狠狠的扫视了我们作为所有的人一圈,眼睛里像是藏着无数把利剑,只是这一眼扫视,当所有的人都扫视的鸦雀无言。

“说说,我都听着,说的我开心了,我放过你,要是我不开心,这里的人,一个都别想走!”

对于人命,幽君一向是不说假话,我看了看我周围的人,也看到了柳龙庭,柳龙庭他在看见我跪下的时候,额头白皙的皮肤下爆起鼓鼓青筋,紧紧握着拳头,指节苍白狰狞。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