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八章:严加看管/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六百一十八章:严加看管

不过柳龙庭还是没有出手,并且我也不希望他出手,他不会平白无故的,莫名其妙的弄一个这么大的年祭,他费了这么大的心思弄这么个年祭,肯定不单单只是表达什么感情,毕竟我们都已经过了单纯的年纪,这个年祭的主神是我,并且这个东西,一定和我有关。

柳龙庭费尽心思准备这一切,不到最后,他自己肯定不会破坏,而我眼角的余光看着柳龙庭握紧的拳头松下来之后,我俯身将脸贴在地,跟幽君道一些莫须有的歉。

“我知道你很爱我,你供我吃穿,我的什么东西都是你给我的,是我对不起你,我不该玩弄你的感情,我不该去偷人,和别的男人好,骗别的女人给你生孩子,我不该一而再再而三的为了想得到你的东西而骗你,你要怎么罚我我都愿意,求你原谅我,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我说这话的时候,没有痛哭流涕,只是像是称述一样将这些话说出口,但是因为我和这庙里供奉的主神长得一样,周围的信徒潜移默化的把神主的好全都转移到我的身,现在听我说完这些话,听我说嫁给幽君后又和别的男人好,还把我自己的孩子给打掉了,我说的那些话,顿时激怒了来祭拜神的人,他们都认为我长这张脸,是神主的羞耻,我这种坏女人根本不配活在这个世界,然后有些情绪激动的,大胆来扯我的头发,开始打我。

当那些人打在我身的时候,我心里没有半点的感觉,我现在这样,是幽君想看到的效果,在我被打的时候,幽君也没有制止那些人,垂眼看着我,不停的被人踢来踢去,用祭神的水果一个个的丢在我的头,并且让我出去,不许让我这种人玷污神明。

当我被打的鼻青脸肿,头发乱的像是狗窝的时候,幽君这才恢复了他的正常情绪,弯腰将我扶了起来,嘴头跟我说我既然知道错了,他原谅了我,说着这话的时候,转眼看了一眼柳龙庭。

柳龙庭此时已经将刚才放下去的供香又拿了起来,阴郁着一张脸,十指将手里的供香死死的握着,那些供香的木棍,齐刷刷的都在他的手掌心里四分五裂。

“身为一个男人,连自己喜欢的人被一群凡夫俗子群殴都无能为力,这种人,竟然还配得到爱,这个老天真是瞎了眼。”

幽君这话,很明显的是在说柳龙庭,不过柳龙庭并没有接过他的话,随手将手里已经碎了的供香随后霸气的一丢,重新拿过一些新的香烛,派发给来的人。

虽然我们这个时候,确实是不能动手,幽君他现在的力量,哪怕是我和柳龙庭的力量加起来,都不及他的十分之一,我们根本没有资格做他的对手,但是柳龙庭沉默的时候,我心里多多少少都还有些伤心,我想若是柳龙庭心里还有我的话,恐怕他我更难过,为了大局,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我被打的死去活来,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实在是让人心碎又疲惫。

在我丢脸之后,幽君看到了那些信奉我的人因为不了解情况又把我打了之后,他的心情好多了,不屑的嘲笑了柳龙庭一眼,拉着我向着神庙的大门走出去,而我在被幽君拖着走的时候,抬眼看了一眼柳龙庭,而柳龙庭此时也将眼神看向我,并且将他的手伸到了他的脸旁边,晃了晃他一段如玉般洁白的手腕。

四目对视无言,我一时间还不是很明白柳龙庭这动作,到底是什么意思,被幽君带走了。

幽君唤来神辇,带着我离开长白山,在离开了长白山之后,我也不再担心他还会有什么借口再回去害正在长白山祭祀的人,于是也没有了刚才那副对他低三下四的嘴脸,心里只是难过,愿意为我会从地狱逃出来,却没想到,还是进入了地狱。

“你和柳龙庭,是不是已经串通好了,他给你举办年祭,利用那些凡夫俗子的力量,想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接你去长白山,好过你们两个人苟且生活。”

可能是已经撕破了脸,幽君现在说话,也是异常的难听。

“没有。”

我十分简单的敷衍了幽君一句。

“那为什么柳龙庭忽然举办年祭?而你又说要在这个时候要在人间待七天?”

刚才我所有的认错,都只是做给幽君和做给周围的人看,这不仅我知道,幽君他自己也知道,刚才是作秀,所有幽君现在想听我给他说真话。

我已经对幽君无话可说,于是也不理他。

见我对他爱答不理,幽君显然是已经快要失去耐心,但是在他自己稍微调整了一下心情之后,他又忽然像是神经病一样的问我:“你可以不回答我,但是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必须要告诉我,是你刚才说的,你和别的男人好,那男人是柳龙庭吧,你逃走的这几天是他帮助你的对不对,那你有没有和他发生不正当关系?”

幽君问这话的时候,连他自己,似乎都有些不好怎么说,但是他问完之后,眼神还是坚定的看向我,等我答复。

刚才我只不过是在配合他的演戏,难道他自己不知道吗?真以为我做了这么多对不起他的事情吗?我做的大部分的事情,难道不是被他逼的吗?

本来有无数的辩解,从我的肚子里全都涌了来,但是当我看见幽君这张脸的时候,我忽然懒得跟他解释任何话,盯着他的眼睛跟他说:“你烦不烦?你以为你是我什么人?你问了我会告诉你吗?”

当我说完这话之后,像是彻底激怒了幽君,他的脸色顿时变了,连语气都有些变得阴阳怪气的问我:“我是你什么人?我是你丈夫?女曦,你不会还不知道吧,不知道我让你再长点记性!”

说着一个巴掌,劈头盖脸的,向着我的脸打了下来,这一巴掌,将我打的头昏眼花,嗓子里一甜,一股湿滑的血打湿了我的唇角,顺着我的下巴流滴到我的衣服。

之前幽君第一次打我的时候,我心里还有些不甘心,但是他现在再次打我的时候,我根本没有任何的心里想法,伸手随便擦了一把从我下巴流下去的血,继续转过身坐好,现在幽君在我身旁,让我都觉的我已经是身在地狱了,试问还有什么痛苦,能的回到地狱的绝望。

幽君这会见他打我我都没有任何表情了,差点又扬起手要来打我,不过还是忍住了,坐在我身旁冷静了一会,忽然又向我身压了来,掰过我的脸,他的唇向着我唇吻过来……。

在到天庭字后,我以为幽君的气,应该也已经消下去了,不过不管他消没消,对我来说,我都漠不关心,并且在这回来的路,也不知道是不是年祭的原因,年祭了会产生人对我的信仰,我感觉在回来的路,我身体里有一股力量,正在慢慢的变大,并且这股力量,像是在我的五脏六腑里还有我的骨头里洗刷游走一般,让我整个人都变得有些神清气爽。

当然这件事情,我并没有告诉幽君,在我们都下了神辇之后,原本应该平静下来的幽君,忽然叫了些天兵过来,跟他们吩咐道:“把女曦带去天牢,严加看管,每日施刑五次,每次昏为止。”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