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章:比你更难过/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六百二十二章:你更难过

我去见他,他来接我,其实对我来说都已经没什么区别,只要是幽君把我给放出来了,什么都无所谓了。

当我在宫里的宫女引导下,穿过层层高墙,道道深巷,心里想着,要是见到了幽君,我第一句话该说什么?

不过这些都是我想多了。当宫女把我快带到偏殿的时候,偏殿里传来阵阵歌舞鸣乐的声音,不过在快进门时,带我过来的宫女微微的对我欠了一个身,然后站在了门边,让我自己进去。

若是在从前说我较害怕幽君,我当然不会不承认,但是如果说现在我害怕幽君,那已经成为了不可能的事情,只要是我活着,不是他被我杀死,是我被他杀死,我和他之间,没有任何情分可讲。

虽然是幽君叫我亲自去找他的,但是当我进入大殿的时候,只见我面前清一色穿着极为暴露的舞女,正站在殿前扭腰摆臀,而透过这群舞女之后,我看见幽君此时坐在大殿之的宝座,身边围着几个女人,怀里也抱着一个模样长得十分娇俏的,并且他怀里的那个女人身任何一件衣服都没穿,坐在幽君的腿,把胸使劲的往幽君的面前贴,姿势的十分淫靡羞耻,骚作的很。

幽君见我这会来了,并且在他看见我这么一直都盯着他看的时候,他一时间似乎也有些紧张,原本放在这宫女腰的手松了一下,似乎是想将手抽回去,不过他最终还是没有这么干,像是摆给我看的样子,跟他身旁的几个歌女互动起来,姿势恶心的都有点低俗。

既然是幽君自己这么作践他自己,我自然是不会管他干什么,况且他的原身本是一直妖怪,通过抢夺造物鼎才登了现在的地位,他会做出这种下贱的事情来,也是情有可原。

我不顾周围这些舞女对我嬉笑的模样,向着幽君身前走过去,然后在幽君的面前跪下来,跟他说:“女曦拜见吾帝。”

“瞧啊,失宠的女人又回来了……。”

“你看她这幅样子,回来见吾帝也不打扮打扮,怪不得会被打入天牢……。”

“是是,她肯定不会讨吾帝的欢心,那方面活没我们好……。”

……。

我身后的几个宫女,他们现在见我回来了,也无跳舞了,像是看戏似的,挤在我的身后,不断的对我评头论足,而幽君也听见了她们的议论,也包括那些粗俗不堪入耳的话,但是并没有阻止,只是说到活好不好的时候,我心里不禁一阵冷笑,我跟幽君在一起这么久,在那种事情,从来都是他讨好我取悦我,什么时候还轮到我要为了讨好他而卖命?

不过我也懒得和这群莺莺燕燕计较,我都不和幽君计较了,更不要说她们这些被幽君玩弄的女人。

“曦皇听说你在狱已经诚心悔过了,既然好好久不见,过来陪我们一起玩,”

幽君高高的坐在的帝王的宝座,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并且对我招了招手,那模样,摆明了是想让我难堪,让我好歹也是一个天庭之主,也跟这些女人一起,伺候他玩乐。

只是我猜他肯定没想到,在他招手叫我去的时候,我便十分从容的从地占了起来,将我自己身的衣服给全都脱了,然后在所有女人惊呆了的目光下,向着幽君走过去,又拜在了幽君脚边的地毯,跟他说了一声:“请巫帝临幸。”

我现在的身份,这三界内除了幽君是我为强,并且众所皆知我和幽君在感情一向是不怎么和,而现在我竟然表现出一副沦落到愿意和一群歌女在一起伺候幽君,不仅是我身边的歌女有些没想到,连幽君看着我的眼神也是微微一愣,不过他反应很快,看见我跪在他的面前,也并无所动,直接抬脚,用他的鞋尖将我的下巴抬了起来,跟我说:“那要是我不临幸你呢?”

“那我只好回去,明日再来。”

我回答的干脆,并且在说完这话后,直接从地起来,正欲转身走,不过在我转身的时候,幽君忽然一把伸手过来,抓住了我的手掌心。

我满手心里都是的幽君纤长指尖带来的细腻和冰冷的触感,我在幽君抓住我的手的时候,转头看向他,只见这会坐在幽君身女人剥了瓣橘子,含在她的嘴里想喂给幽君吃,不过幽君会看都没看她一眼,眼睛盯着我看,嘴里轻声的说了几个字:“滚下去。”

我被幽君拉住了手,一时间也动不了,不过坐在幽君身的那女人以为幽君是叫我滚下去,顿时将脸贴在了幽君的脸,看向我,以为这种时候能借着幽君的威严欺辱我,于是跟我说:“曦皇,听见了吗?吾帝叫你滚下去!”

话一说出口,还没等她笑完,幽君另外一只手顿时掐进了这女人的脖子里,一用力,一声痛苦的尖叫,顿时从这女人的嘴里喊出来,一道白色的烟气从这女人的头顶飘出,刚还好好坐在幽君怀里的女人,现在瞬间魂飞魄散。

一看见这场景,所有在幽君身旁的女人,全都给吓傻了,反应过来瞬间急慌的向着外面尖叫着逃出去,而在他们逃出去的时候,幽君反手将他身穿着的外套给脱了下来,并且拉住我的那只手也猛然用力,将我整个人向着他的怀里拉下去。

我身快速被幽君给套了一件他的外套,在我被他拉着往他怀里躺进去的时候,幽君顺手将我头发的发簪给抽了下来,我满头乌黑柔顺的长发,瞬间随着我一起向着幽君胸膛里扑进去。

“你知不知道,我每天都在想你。”

幽君在说着这话的时候,将脸压在了我的脸,并且他的手掌,一直都顺着我的头皮,抚摸着我一头长发,一遍遍的摸,又一遍遍的把我往他怀里抱得更紧,像是要把我整个人都陷他的身体里去一样。

看来幽君对我的感情还没减弱下去,他这样对我,对我扳倒他更加有利,不过我也知道他这人是变态的,只要我做的稍微不合适,他会用能让我痛苦十倍的代价来惩罚我。

“哎哎,你轻点,你把我给压疼了。”我一副乖巧可人的模样,靠在幽君的怀里,对他有些不满的情绪。

幽君听我说这话,顿时松开了抱住我的手,我身还有伤口,刚才我向着他走过来的时候,他也不是没有看见,在我说完疼之后,幽君又将刚裹住我的衣服拉开,看见我肩到胸口的那几道我故意留给他看的鞭伤的时候,虽然他知道这对我来说,是一点小伤,不过算是小伤,幽君看见我皮肉翻开的样子,跟我说::“你怎么一点都不爱惜你自己身体,这么点伤不会自己先治好吗?”

跟他在一起这么久,这会我都已经摸清了他对我的套路,想到也是这么最后几天了,我看着幽君,跟他说:“我是故意留回来给你看,让你心疼我的。”

“我什么时候没有心疼过你?”幽君说着这话,牙齿轻轻的在我的鼻尖一咬,然后在他的脸移向我的胸口的时候,又跟我说:“我不想罚你,我罚你的时候,我你还难过。”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