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三章:蟠桃盛宴/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六百二十三章:蟠桃盛宴

“那你难过为什么不来看我?”我问幽君,他现在俯头轻轻在我伤口舔舐的时候,我往外翻的血肉和他的舌尖相互碰撞而发出一阵刺痛感,让我差点想推开他。

幽君没有回答我问他的这个问题,或许是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在他心里,是我错了,只有我跟他服软,他才会对我好,他总不能在我好不容易回来给他认错的时候,他又说一些大煞风景的话。

幽君不想回答我,我也没有逼问他,他在帮我清理伤口的时候,我不断的跟他说这疼那疼的,幽君也不嫌麻烦,不断的安慰我说一会好了。

看着幽君这耐心的样子,温婉的长发从他的额角柔顺的垂下来,落在我的身,拂扫在我身的时候,也是异常的丝滑温柔。

我想,这个世界,能把我当成是唯一的,恐怕也只有幽君,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可以爱很多人,也可以有很多的朋友感情,柳龙庭有他的家人,凤齐天洛神他们也能相互依存,但是幽君,他唯一的感情牵绊,只有我,没有朋友,也没有了任何的亲人,顽强又孤独的活在这个世界。

可是,我不是圣母,并且幽君对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让我一点点的在积累对他的怨恨,这个天下太大,他的野心也太大,如果他把爱我的心放在爱天下苍生去,对我正常一点,恐怕我如今和他的裂缝,也不会破裂到如今不可挽回的地步。

这次我又老老实实地回来,幽君也不会天真到真以为我对他死心塌地了,只是我们都选择不再捅破这层窗户纸,一旦捅破,他会用更暴戾的方式对我,而我也得不到我所想的达到的目的,既然是他不愿意戳破,只要是对我有益,我根本也不会去跟他较真。

在我的伤口被幽君治愈了之后,幽君又将盖在我身的衣服掩好,也没对我说什么,可能我们之间,如今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再说任何的话都是虚情假意,不过幽君也并不会明明知道我对他是有什么坏念头,还完全的纵容我,于是在我想着我到底要和他说什么的时候,幽君问我说:“刚才你还没来的时候,有仙兵回来跟我禀告说,刚才你私下面见了洛神和南海龙王。”说着眼睛一直都盯着我的眼睛看,语气里有些不明意思的跟我说:“说起来他们是你亲密的手下,我听说很多事情,都是洛神帮你在打理,我来这么久也没见过他们,要不我找个时间,找他们来宫里,我们一起赏个花谈谈心,加强下我和他们之间的感情。”

当幽君一说这话,我心里顿时一沉,我之所以不让洛神和泷儿见幽君,是因为不想让他们跟幽君有过多的往来,幽君喜怒无常,暴戾成性,加现在洛神和泷儿已经被我遣派去准备弑杀幽君的事情,如果在这种时候让幽君见他们,幽君心细如发,我们计划极有可可能我们还没实施,被幽君查了出来!

于是在幽君这会时候说到洛神和泷儿的时候,我有一脸有些不开心的伸着食指往幽君挺立的鼻尖轻轻暧昧一点,跟他说:“我被你关在天牢里,你不让谁见我,我一个人委屈的慌,想找他们吐槽吐槽你也不行吗?而且我也只找了他们两个,可你呢,找了这么一堆舞女陪你,要不是柳烈云跑来跟我说,我还真以为你对我是一片真心,没想到你也跟外面那些男人一个样。”

“那你是不开心了?”幽君问我。

“我当然不开心了?要是我把你关起来我找一大堆男人来伺候我和我啪啪啪,你会开心吗?我感觉我头的绿帽都要把我给压死了!”

幽君找这么多女人在一起,无非是想使他自己堕落,仿若我当初会跟他心甘情愿的做第一次的时候,只是想报复柳龙庭,跟柳龙庭证明我不是非他不可,而幽君也是让我知道他并不是唯我不可,除了这个原因外,我还真没想出其他什么理由值得他这么做。

不过在我质问幽君之后,幽君也没跟我解释,而是直接跟我认错说:“好好好,都是我错了,你要什么补偿,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

虽然幽君人品不怎么样的,但是说出来的话也没有食言的习惯,于是在他说完这句话后,我在幽君的身坐起身来,伸手挽住了他的脖子,看着他的脸,然后轻轻的拨开幽君的长发,向着他的耳边轻轻的凑了过去,跟他说:“我想让你证明,我你的唯一的。”

我说完这话之后,轻轻的的在幽君的耳朵轻轻触碰了一下,然后再用牙齿咬住了他耳朵。

我和幽君也不是第一天接触,在我咬着他耳朵细腻的肌肤的时候,我都能微微的感觉到他的身体轻微一颤,然后忽然猛的起身,将我往他的肩一抗,然后跟我说:“你想让我怎么证明都行。”

说着带着我往寝宫里走了进去了。

有时候我发现我很贱,一边恨自己不能保护自己被幽君随意糟蹋,一边却又为了自己的目的,将自己奉献给幽君,我不是什么贞洁烈女,也不是什么淫娃荡妇,我早已经没资格去爱别人谈什么爱情,也不想别人再爱我,我现在想做的,只是想让幽君早点去死,还我自由,还整个天庭一片安宁。

所有的事情,我都已经安排洛神和泷儿去做了,只要在蟠桃晏开始之前,幽君不从作梗,我们的计划能顺利的进行。

从我回来见幽君开始,我开始缠住他,除了做两性之间的事情,是他去哪我也粘着他,不让他见任何人,也时时刻刻的注意着他身体里的分身,现在我的法力并不浅,感应到幽君身体里的几个亡魂全都飘在了他的身体里,与其说是飘,不如说是被幽君束缚在了他体内,因为他兄弟的亡魂,能直接提升他万年的修为。

在蟠桃晏开始之前,我对幽君也是能有多好的话说多好的话,能有多甜言蜜语多甜言蜜语,而幽君整个期间对我对他的纠缠,算是他感受到了不对劲,但在我的纠缠下也顺着我的意思没过多的问,并且他自己也爱沉迷肉欲,在这些天的时间里,只要我不拒绝,他把那些之前那些舞女给他准备的那方面的丹药全吃了,每次都等他自己精疲力尽才罢休。

这种堕落,对我来说,让我感到厌恶并且让我我对幽君的憎意一层层加深,特别是看见他迷醉的样子,我更加盼望蟠桃宴那天赶紧来,不过这也并不是一件坏事,这样幽君除了我的身体之外,他也没机会再管别的事情。

有了期盼,时间一天天飞快的过去,终于等到宴会开始那天,原本有些清冷的天庭热闹了起来,天天下,各路央仙官全都天庭赴宴,这热闹的场面,仿若我在人间过年似的。

前几天我在和幽君纠缠的时候,跟他说过我已经吩咐下去让王母的蟠桃晏升往天庭来准备,幽君想都没想也答应了,今日一早,有宫女进寝宫来通报,说是王母从一重天的瑶池来,想面见我和幽君。

幽君从我身下来,见我想起床梳洗打扮,便从我身后伸手向我腰间伸手环抱了过来,跟我说:“先别走,让我再抱一会你吧。”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