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杀他先杀我/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我看见这白影的时候,心里一紧,柳龙庭的名字,顿时浮我的心头,但是这种时候,他是来找我的吗?

我的话还没想完,只见那个白影已经飞至我的身旁,我往水里掉的动作停住了,腰被一双结实的手臂抱住,当我转头看向抱住我的这个人的时候,一张白皙的脸,出现在了我眼里,天的大风吹过来,吹起这个人的白衣长发,显得清丽绝尘,惊艳非凡。

这个人,是柳龙庭,我不知道柳龙庭为什么会在这种危及的关头赶过来了,要是他再晚几秒,恐怕我已经葬生湖底,而柳龙庭在接住了我之后,低头看了我好一会,他此时看着我的眼睛里,仿佛带着天的日月星辰,绚烂又给我瞬间带来了希望,让我瞬间热泪盈眶。

柳龙庭在确定我暂时还能撑过去的时候,便转头向着还在天的幽君看过去,此时的幽君,已经被我拖得精疲力尽,在将我打下水之后,他我好不到哪里去,刚才我已经没有了能力再杀他,但是现在柳龙庭来了,我鼓起我最大的力气,向着柳龙庭虚弱的喊了一句:“帮我杀了他!”

而柳龙庭自然是不等我对他说出口,他的下半身,瞬间幻成巨大的蛇尾,整条蛇尾像是长鞭似的,向着幽君扭曲的伸展而去。

幽君已经知道他体内的法力,刚才在天已经被我和众神损耗的差不多,现在如果他再跟柳龙庭相斗的话,幽君根本没有赢的可能,于是幽君此时也不恋战,整个身体瞬间化成一道黑气,想要逃走!

但是这会,在幽君想要逃走的天空之,忽然出现了另外一张我熟悉的脸,是虚。

虚手里拿着一面光洁的铜镜,向着幽君要走的方向一照,化成黑气的幽君,顿时在半空之,被这面铜镜照出了现形,并且在这现行照出来的时候,幽君的半边手臂,已经恢复的他的妖形,乌黑的触角,如软泥似的从他的身垂下来,粘液也不断的从他那一半妖形的触须滴滴掉落下人间,他的这妖形的形态,让我瞬间想起在天牢门口,他为了满足他的欲念,狂妄的用妖形欺辱我时候的场景,此时抱着我的又是柳龙庭,在这一瞬间,我顿时有些崩溃,看着幽君又想往另外一个方向跑出去,我看着他的眼神都像是要喷火了,紧紧的握着拳头,恨不得立即让幽君死无葬身之地!

柳龙庭看着幽君想逃跑,也没有很急的去追他,可能也是把我抱在了他的怀里,行动也不方便,但是在幽君向着另外一个方向逃跑的时候,一只扭着好几个头的大鸟,又忽然间的出现在了幽君想逃走的方向,根本不等幽君反应过来,一团烈火,立马从这大鸟的几个头里,向着幽君喷了过去,而趁着这个时候,我看见柳龙庭脸刚刚微微蹙起来的长眉,在这时候这才放平静了下去,将我紧抱在他的怀里,向着幽君飞了过去,并且在向着幽君飞过去时,两瓣如樱瓣般柔嫩的唇瓣,低声的念动了几句咒语,筑起一道结界,向着幽君丢了过去,这个结界,一下将幽君给全部笼罩了进去。

柳龙庭、虚,还有姑获,各持一方,不断的向着结界里传传输法力,将幽君身的的法力,一道道的抽离出来。

而幽君此时算是他再怎么想从结界里逃出来,但是他这会的法力有限,根本再也斗不过柳龙庭为首的三人阵法,只能不断的在柳龙庭给他布置的结界里咆哮,眼睁睁的看着他的法力,一道道的被抽离出去,申请绝望,并且随着他的法力越来越浅,浅的让他根本没办法再维持人形,一个浑身漆黑,长着蜘蛛身体,又长满了一背触须的大怪物,瞬间在结界里显露出了他的全部原身。

想到这么久的一段时间,我被一只这么肮脏丑陋的怪物给监禁,我的心里异常不舒服,总觉的我的身体已经脏脏不堪,在幽君全部显露出他的真身之后,在离我们不远处姑获鸟,向着柳龙庭喊了一声:“这妖怪有六条命,需要杀六次,要不交给我来办吧,之前这鬼东西,没少害我。”

柳龙庭只是看了姑获鸟一眼,姑获鸟便心领会神,其的一个鸟头立马扬了起来,从这鸟头里,突出一把利剑,向着结界里的那只已经变成了妖怪的幽君身体里刺了进去!

一阵哀嚎,瞬间从这怪物的嘴里嘶吼出来,而姑获鸟趁着这怪物嘶吼的时候,又吐出一把长剑,继续向着这怪物的身体里刺进去!

又是一阵悲鸣!

当我看向结界里的这只怪物的时候,看抓他的两条命,已经被姑获鸟刺杀,只要姑获鸟再杀他四次,他死了,永远也不会活在这个世界,我彻底摆脱他了!

只是此时,那只怪物似乎也已经料到了他的宿命,放弃了挣扎,而是将头转向我,那双猩红的眼睛此时盯着我看,口发出的悲鸣,一阵接着一阵。

这种声音传进我的耳朵里,我听了十分奔溃,听的我眼泪瞬间掉了下来,我不想听见这个声音,也不想再多见这个怪物一眼,于是将脸转了过去,不再看他,而柳龙庭感觉到我的异常,也只料定幽君现在已经走不了了,于是收回了他的法力,腾出一只手来,捂住了我的眼睛,对虚和姑获说,叫他们赶紧处理他。

又是一阵惊天的悲号传进了我的耳朵里,幽君的第三条命,也被刺杀了,而我等待着他后三条命也被杀了时,一阵女人的声音,从天向着我们传了下来:“三弟,刀下留人。”

这声音是柳烈云的!

当我听见柳烈云的声音的时候,心里一紧,她怎么来了!

在柳烈云的声音传下来之后,我赶紧的拿开了柳龙庭捂在了我脸的手,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只见柳烈云此时正用她的身体,一圈圈的将我们困住幽君的结界,给围了起来,不再让我们结束幽君的性命,并且转过头来,向着柳龙庭说:“三弟,二姐求你看在我的份,看见二姐肚子里孩子的份,求你放过幽君,以后要是你要二姐为你当牛做马,二姐也愿意!”

柳烈云一出现,我心里闪过一丝不详的念头,这次幽君,恐怕我们杀不了了。

我心里无的气恼,只恨之前我为什么没有杀了柳烈云,她现在肯定会仗着和柳龙庭的关系,让柳龙庭放了幽君。

柳龙庭看见柳烈云从天下来了之后,刚才那平缓了的眉头,现在又皱了起来,低头看了我一眼,眼里有丝对我的愧疚,不过在他抬起头来的时候,对柳烈云也没有露出半点感情,跟柳烈云说:“若是你真的把我当成你的弟弟,那事情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你也不会求我放过幽君。”

这种时候,柳烈云也不争辩,是紧紧的护住困着幽君的结界,跟柳龙庭哭的是满眼鼻涕眼泪,一个劲的认错:“是姐姐错了,姐姐也知道错了,可是我们在一起快一千年,姐姐看着你长大的,难道我们之间的感情,不你想帮白静报仇的心吗?三弟,姐姐是做了很多对不起你和白静的事情,但是姐姐也没办法,你要是真的想杀幽君,那连姐姐也杀了吧!”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