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我醒了/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柳烈芸说出这样的话来的时候,不仅是我,连虚和姑获鸟,都有些为难的向着柳龙庭转过头,一时间也只等待柳龙庭的号令。

我知道,再怎么说,柳烈芸也是柳龙庭的姐姐,柳龙庭是不可能会为了我而再亲手杀了他的姐姐的,从前有他哥哥的前车之鉴,他根本不会再对柳烈芸动手。

我心里好不甘心,看着柳烈芸的眼睛都充满了仇恨,这个该死的女人,她不知道幽君根本不喜欢她吗,为什么到了这种时候,还要拿她的性命来威胁她最亲的人!

“你是我的姐姐,你知道我不会杀你,但是你让我不杀幽君,我也有一个条件,如果你愿意和我断绝姐弟关系,我答应你,但是及今后我们再见面,不再姐弟。”

当柳龙庭说出这话来的时候,我有点惊讶,我原本以为他会顾忌他和柳烈芸的情感,会沉默着把幽君给放了,但是这会柳烈芸拿性命逼着柳龙庭,柳龙庭用他和柳烈芸的姐弟关系,来劝阻柳烈芸。

而当柳烈芸听见柳龙庭说出了放走幽君的条件,顿时一愣,恐怕是她也没想到,柳龙庭会拿这个条件来威胁他,但是犹豫了几秒之后,点了点头,跟柳龙庭说:“这辈子,我们姐弟经历了太多风雨,竟然做不成姐弟了,那等下辈子,希望下辈子我别遇见像是幽君这样的人,你也别遇见白静,这样我们能做一辈子的姐弟了。”

柳烈芸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她答应了柳龙庭的条件,断绝了和柳龙庭的亲人关系,为了挽救幽君的命。

我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不是真的蠢得无可救药了,她我还疯狂,疯狂的让人害怕,觉的爱情,也是一件如她跟幽君一样恶心的东西。

“你这老妖婆,要是放走了幽君,今后他要是恢复了法力,一定会找我们报仇,到时候死的不是他,是我们和你弟弟了,你救这个坏东西的时候,有没有为你的弟弟想过?还说做什么好姐弟,放你的狗屁!”

这话是姑获说,姑获一说出对柳烈芸不利的话,柳烈云赶紧的又转头看向他,跟姑获解释说不会的,只要我们答应了放走幽君,她一定带幽君去一个我们任何人都找不到的地方,以后在那个地方生活,再也不出来打扰我们了,还请我们发发善心,放了幽君,他也是无辜的,只是我们谁都不了解他,他这样做,完全是被人逼出来的。

当柳烈芸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她说幽君这样,是被人逼出来的,那她的意思,是被我逼出来的吗?她当初为了接近幽君求我的时候,她当初私自怀了幽君的孩子故意不告诉我的时候,她为了柳龙庭而来找我的时候,她那些一次次的求我导致事情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的时候,她有没有想过,我们今天会这样,也是她一手促成的?

我忍着巨大的怒火没有发作出来,柳龙庭此时已然对柳烈芸感到失望,沉默了一会,对她说:“既然你已经做出了选择,那我也只能放了幽君,不过幽君生性残暴,放了他可以,但是我还是要取走他的两条命,阻断他的修行,不然他今后为了修炼,会害更多的人。”

这个条件已经不算是过分了,留下幽君一条贱命,已经是看在柳烈芸和柳龙庭断绝关系的份,才留下来的,只不过柳烈芸听见柳龙庭跟她说这话的时候,脸露出了一些不太满意的表情,但是当她转头看了看了眼还被困在结界当的幽君的时候,含泪点了下头,答应了柳龙庭,叫虚和姑获鸟先松了结界,她自己也在慢慢松了缠住结界的尾巴,逐渐的变回人形。

现在我们双方的意见已经达成,幽君的法力已经全部被我们给驱散完了,这会也没必要还在他身浪费法力,于是虚和姑获鸟,先撤了困住幽君的法力,而柳龙庭,也有些不太甘心的收回了他的结界,握在我肩头的手掌,也用了一些力气,似乎是觉的对不起我。

不过在姑获鸟准备再次吐出长剑,按照我们所达成的协议那般,正想取了幽君剩下的两条命的时候,柳烈云的脸色一变,忽然幻出一把长剑,向着正在吐剑的姑获鸟的头猛地刺了过去,一把将姑获鸟的头给砍了下来!

这一举动,是我们在场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柳烈芸前一秒还可怜兮兮求我们,而下一秒,对姑获鸟痛下杀手!

当姑获鸟的头一掉,疼痛瞬间迫使它疯狂的煽动了翅膀,一阵阵飓风,在他煽动翅膀的时候瞬间向着我和柳龙庭刮了过来!

我这身体,早已经空了,再也经不起任何一点风吹,姑获鸟这翅膀一扇,巨大的风瞬间向着我横腰而过,将我整个身体吹的像是个人形气球般,不断的往后仰!我感觉我的的腰都马要被这强烈的风吹的快折断了!

喉咙里控制不住的发出一句痛苦的尖叫,这时,也传来虚对柳龙庭的喊声:“东皇,柳烈芸带着幽君逃跑了,我们要不要去追!”

现在我被姑获鸟带出来的强风一吹,将我原本快不行的身体,吹的几乎要丧命,柳龙庭此时看着我这痛苦的模样,根本已经来不及再管幽君的事情,一边为我挡住这强风,一边将源源不断的灵气注入我的体内,增强我的精气,保住我的性命,然后再转头随口跟虚说了句算了,幽君现在没了法力,三年五载内,也不会有什么大作为,现在我和姑获鸟都受伤了,先保住我们的命要紧。

说完,然后他直接抱起我,向着长白山的地方飞了过去,在回去的途,我的气越来越弱,后来实在是支撑不住了,直接在回去的半途昏睡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一阵兰花的幽香窜入我的鼻尖,我闻着这股味道洗睁开眼睛,映入我面前的,是一张古典又精致的大床,床纱幔垂顺,木雕精致,床沿边吊坠着一排不知名的玉石珠宝做成的短流苏,十分精美好看。

我往床外看过去,只见整个屋子里,空无一人,我伸手按了按我的腹部,腹部内脏已经完好无损,但是这么按下去的时候,还是微微有些隐隐作痛,要不是这疼痛提醒我现在还活着,这一个瞬间,我都以为我是不是在做梦。

当我正想从床起来的时候,门外响起一阵熟悉的脚步声,这脚步声是柳龙庭的。

虽然是柳龙庭帮了我,我才得以逃脱幽君,为这天庭,这天下,除去一个祸端,并且现在,柳龙庭还救了我,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让我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柳龙庭,于是我这会下床也不是,装作没睡醒也不是,在床僵持了好一会,在柳龙庭抬脚跨进屋里的时候,我赶紧的躺在床,想装作还没醒。

不过可能是柳龙庭进屋的时候,听见了床的动静,在他还没向着床边走过来的时候,问了我一句:“醒了吗?你都躺了十几天了。”

他这么平淡又很随和的问了我一句,让我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的话,于是睁开了眼睛,看见柳龙庭端了些汤药,此时正背着我,几根白皙纤长的手指端着碗,拿着勺子,一勺勺的细心帮我舀好汤水。

“嗯,我醒了。”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