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一章:荼毒/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龙庭这会有话想对我说,想对我解释从前的一切吗?跟我解释他是怎么对我忽冷忽热吗?

如果一切都能通过解释来化解,那我之前所有经历的一切,是不是也能够重来?

虽然我心里还是想听柳龙庭是怎么解释,但是周围这么多人在,让我觉的如果我这么轻易的答应了的话,是不是显得我很掉价?

于是我冷了神色,抬眼看向柳龙庭,跟他说:“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

说着这话的时候,柳龙庭微微松开了些我的手,我伸手将龙腾抱下来,而龙腾见我这会抱他了,顿时喜笑颜开的对我张着嘴笑,十分开心的伸手向我抱过来,又傻乎乎的跟我说了一句:“我要跟小白姐姐回家。”

龙腾这一句话,顿时把娇儿气的头都快要冒青烟了,直接从虚的身跳下来,使劲的将龙腾从我的身扯下来,叫龙腾别闹,快跟姑获鸟回家去,他要是再不听话,以后别想和她玩了。“

龙腾性子孤僻,又不爱和别人玩耍,跟他玩的只有娇儿一个人,娇儿一对龙腾说这话,龙腾顿时有些委屈,转头看着我,硬生生的被娇儿从我身扯下去了。

“那小白姐姐你要早点回来。”龙腾向着娇儿妥协,可怜巴巴的看着我,我看着他这幅可怜兮兮的样子,加娇儿又使劲的把他扯到姑获鸟身边去,叫姑获鸟赶紧的带着龙腾回去,别在这给我们添乱了。

娇儿这么一搀和,让我跟着姑获鸟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如今我和柳龙庭之间已经到了这种田地,我不可能还能放下过去和他在一起,哪怕,算是在一起了又能怎么样?只不过是一种可笑令人唾弃的爱情。

不过在龙腾走了之后,我也没在跟柳龙庭闹什么别扭,娇儿见她把龙腾给成功的支开了,这才又站在虚的身边,牵着虚的手,跟我们打招呼说她和她师父要去以前他们练功的地方了,晚回去会有点晚,叫我们要是先回去的话,别等她们了。

虽然虚是娇儿的师父,算是娇儿现在已经快七十岁了,但是看着她这幅小女孩的模样,和虚这么一个看起来都有三十的男人在一起,这总让我有点不放心,叮嘱娇儿说叫她小心一点。

而娇儿此时才不管我说什么,她此时看着虚那双发着绿光的眼神,我都怀疑我要叮嘱的是虚,而不是娇儿。

柳龙庭见我一副对着娇儿和龙腾一副很心的样子,于是在娇儿和我们告别之后,微微侧头问了我一句说:“看来你这三界之主,是很喜欢娇儿和龙腾啊!”

这说着的话里,还有点感叹的意思。

我听着柳龙庭这语气,心里顿时有些不开心,是不是我喜欢龙腾娇儿,他以为我对他还很在乎?

虽然我自己这么回想起来我现在和柳龙庭之间的关系,我对他弟弟妹妹这么好,确实也有点别扭,于是我也不想和柳龙庭再废话下去,转了话题,跟他说:“既然你有话想对我说,我也有话想对你说,你是怎么知道我要和幽君下来人间,并且给我准备年祭的。”

之前,我和幽君来人界,这件事情,除了我们两人知道外,已经没有第三个人知道,算是柳龙庭有姑获鸟,姑获鸟也是要在面对人的时候,才能探测到人心,加幽君当时法力这么大,怎么可能会让姑获鸟获取到他的内心在想什么?

柳龙庭在我问他这话之后,也不急着回答,而是转头向着我们回家方向慢慢走回去,而我见他走了,这回去也只有这一条路,我也只好跟他。

“因为你的心在我这里,所以我当然知道你时时刻刻心里在想着些什么。”柳龙庭说完,转过头来看向我。

柳龙庭他能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

当我听到柳龙庭说这话的时候,心里顿时一惊,生怕我此时心里的想法会被他偷窥,如果他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而我又这么别别扭扭的跟他在说话,这看起来,简直是太傻了!

“你,你这话说的不是真的吧。”我一时间跟柳龙庭说话的语气都有些结巴了起来,他拿了我的心脏之后,从来都没有还给我,而之前我又在急着对付幽君,根本没有想到我的心脏,会成为柳龙庭的把柄。

当柳龙庭看着我这脸色都有点被他吓白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又回答我说:“若是我真的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我现在怎么会不知道该怎么讨好你。”

一会儿说知道,一会儿又说不知道,现在让我根本无法判断柳龙庭他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眼下我也懒得再猜忌,于是干脆和他将话挑明:“之前我找你的时候你又不理我,后来我落难的时候,你又来帮我,现在又跟我说一些没有必要的甜言蜜语,是觉得我好玩吗?还是觉得我身为你的前女友,觉得可怜我?”

我这话的语气是已经十分不爽,说完这话之后,也不跟着柳龙庭在向前走,而是停下来看着他,我和他之前的事情,最好是现在当着面说清楚,免得今后不明不白,徒生感伤。

“我当然不是可怜你。”柳龙庭在我说完这话之后转过身,迅速抱住我的双肩,跟我说:“我是心疼你,之前你为了救我而嫁给幽君,这件事情一直在我心里,到现在都难以忘却,可是我当时……。”

当柳龙庭说到这里的时候,后面的话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是将脸埋在了我的肩膀,低着头,似乎不知道要怎么和我说,过了好久才对我说:“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

现在这种时候说对不起,还有什么用?我这头看着柳龙庭埋在我肩膀的脸,这回想当时的情景,我想可能算是他想救我,也无能为力,他打不过幽君,如果拼着性命来救我的话,恐怕到时候他和我是两败俱伤。

现在幽君败了,从前都过去了,算过去了,最后是我们自己的生活,所以看着柳龙庭此时这么难过,想到这些天我还要住在他家里,于是正想安慰柳龙庭,不过还没有等我的话说出口,柳龙庭便向我转过头来,看着我。

他这么忽然盯着我看,并且他的脸离我的脸离得那么近,让我感觉有些别扭,我想推开他,但是这时,柳龙庭的手忽然向着我的脸端了过来,两片微凉的唇,瞬间向着我的唇瓣贴了过来!

唇瞬间一片湿软,属于柳龙庭的气息,铺天盖地的向着我的口汹涌进来,我没有想到柳龙庭竟然会在这个时候亲我,于是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在柳龙庭的唇瓣贴在我唇的时候,他的眼睛也注视着我,四目相接,像是有无数的话都隐藏在了眼神里。

在某个瞬间,我想我肯定是开心的,世界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是跟自己最爱的人在一起,接受他的吻,接受他的一切,可是我只是看着柳龙庭的脸,脑子里顿时浮现出之前我跟幽君一起做些糜烂又恶心的事情时的场景,顿时觉得我不配再拥有什么可贵爱情,我想我现在可能是人们嘴里最常说的破鞋,既然是破鞋,不想再穿在柳龙庭的脚,加我实在是忘不了从前和幽君所做过的那所有的肮脏事情,每一次和幽君亲吻,他每一次像是饥饿的野兽般的进入我身体,疯狂的索求发泄,我受了幽君太多荼毒,让我无恶心我自己。

于是我立马伸手使劲的推开柳龙庭的脸,但是柳龙庭的力气极大,我怎么推都推不开,于是狠狠的在他脸打了一巴掌,对他怒吼:“别这样,我们之间什么也不是了!”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