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二章:不同德性/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六百四十二章:不同德性

“你说什么?!”

我一时间惊讶的有点不敢相信,这怎么可能?冥界像是天界和人间一样,是一个巨大的空间存在着,盘古开天辟地,开出天地,间是人间,而这地是冥界,冥界十八层,浩大无,怎么可能会被封印?

这件事情,换做是任何一个人,都不敢相信,三界已经成为了固定的定律,当初盘古开天,也还是在天地之间混沌不稳定时所开,如今一切都稳定下来,这三界如同一颗已经从一颗小种子逐渐长成的一颗大树,已经不是神,或者是人的力量能改变,封印整个地府,我根本无法想象,这到底是哪路神明妖邪,会有这么大的威力!

见我睁大了眼睛,洛神也知道我不相信,于是继续跟我解释说:“这件事情,我知道曦皇不信,起初我也不信,按照您交给我的任务,前往幽冥去找秦广王,但是我找遍了所有能进地府的入口,但那些入口,全都被同一种结界封印,并且这结界法力巨大,我想强行突破,也没有成功,并且这几天凡间死去的人,已经没有阴差来牵引他们的魂魄进入地府,那些亡魂,全都在地面飘荡,无所归依,也根本不能投胎转世。 ”

人间和冥界,一阴一阳,好白天和夜晚,不能缺失了任何一方,如果冥界被封印了,人间死去的人无法投胎,没有投胎不会有新生的婴儿出生,等现在活着的人都老死完了,这个人间,会变成人间鬼界,有违三界常理。

“那你有没有传唤秦广王,或者是其他阎王?”我问洛神。

洛神点了点头:“传唤了,可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那这么说的话,这个结界,不仅阻止了地面的人下去,也阻止了冥界里的鬼神出来,可是前几天神荼还来找过我,她是怎么出来的?

当然,我一直都不是太相信神荼,但是如果说地府这么大的结界,是她布置出来的,这根本是不可能,虽然她算是冥界五方鬼帝之首,掌管鬼门关,算是冥界数一数二的鬼神,但是这她要是有这么大的法力,也不可能牺牲了八百年的修为给我做礼物是一件厚礼,并且她也是女娲造的第一批人类变成神,神格也还没有这么强大,要是她一个这么大的统治者都不能布置出这么强大的结界,那还会有谁?

其实除了神荼之外,我都还怀疑一个人,是幽君。

但是幽君法力耗尽,又连损伤了三条性命,他现在逃命都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还会有这么大的法力?算是他手下的后土皇,也没有任何可能,因为这能封闭住整个冥界的结界,大的根本难以想象。

我一时间也思索不出什么来,也不管这么多了,直接穿好衣服,跟洛神说:“你再随我去一躺东海。”

“去东海干什么?”

洛神一边问我,一边跟着我往外走。

“去找神荼。”

神荼是东方冥王,住在海之东,东海再过去,也是她的住所。

在我带着洛神出去的时候,柳龙庭和姑获鸟他们正在大堂,姑获鸟看见我衣冠还不整齐的带着洛神从屋里出来,而洛神此时又是一副男儿身的模样,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和洛神,又看向柳龙庭,他看向柳龙庭的眼神,仿佛已经给柳龙庭戴了无数层绿帽。

我刚和柳龙庭好,可是这么一好,我却遇到了事情,我看见柳龙庭的时候,心里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要不要将这件事情告诉他,如果我告诉了他的话,他要和我一起奔波,他原本可以平静的生活,会被打扰。

想了想,这件事情还没调查清楚之前,我还是不打算和柳龙庭说,于是趁着这会大家都在,我跟他们说我有事情要先和洛神出去一趟。

说着正往外走。

“站住。”柳龙庭叫住了我:“衣服都没穿好饭还没吃,去哪里?”

当柳龙庭这么问我的时候,我一时间又不好跟他解释,毕竟这件事情我也是好一会才能接受,更不要说柳龙庭,这会我点后悔这么快和他和好如初,现在这件事情本来挺急的,世界每一分钟每一秒都在死人,如果不尽快的查清楚这件事情,那些魂魄游荡在世界,如果数量越来越多,阴阳会失衡,活着的人会生病,感染阴气逐渐消耗性命。

“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我回来再告诉你。”

我头都不回的对柳龙庭说,继续向着门外走,不过在到门口的时候,我的手腕瞬间被我伸后的一双大手给握住了,一阵十分不悦的语气向我传了过来,跟我说:“你现在身体还没完全恢复,我跟你一起去。”

柳龙庭说把,直接唤来了他的神辇,一边拉好我的衣服,一边扶着我去,问我去哪里。

估计是看见柳龙庭对我黑着一张脸,洛神怕柳龙庭责怪我,于是替我回答柳龙庭,说是去东海之东。

“那不是神荼的府邸所在的地方吗?”柳龙庭问了一句:“你们找她干什么?”

洛神再一次将冥界被封印的事情跟着柳龙庭讲了一遍,并且说在冥界被封之后,神荼来找过我,所以我们想先找她了解情况,不过柳龙庭听见这件事情的时候,并没有我来的这么惊讶,看着他脸的表情,像是有了些什么猜疑,于是很平静的对着洛神嗯了一声,然后转头看向我,神色特别严肃,跟我说:“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把我当鸭子吗?想我的时候假惺惺的对我好,完了什么都没我事情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和我说,你到底把我当什么?”

我特么!

我什么时候把柳龙庭当过鸭子,虽然我心里却是想要他,但是他也不至于说的这么难听吧!而且洛神还在我们身边,他竟然跟我说这种事情,再说我不想告诉的他也是不想他操劳,加这也是我是分内的事情,一直叫他帮我也不好,他这好,为他着想反倒怪我把他当鸭。

“你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这么想过你!”我一时间有点生气,柳龙庭他怎么这么不知好歹,要是换做别人,我巴不得拉着跟我一起去我还能少吃点苦。

眼见着我们都快吵起来了,洛神坐在一旁,赶紧的跟着柳龙庭解释,说我没这个意思,我是不想柳龙庭麻烦,而且这件事情我们自己也能处理好,等我们有了结果,再和他说也不迟。

果然洛神之前受过柳龙庭的帮忙,连跟柳龙庭说话的语气,都软了下去,这会明明是柳龙庭在没事找事的怪我,他这人,在一起之前和在一起之后,完全不是两个人,要是换做我现在没答应他的的话,他现在哪里敢这种语气跟我说话,算是我不告诉他,他自己也贴着过来,跟我说一些温柔的好话,果然这男人是这样,能吊着尽量吊着,让得到手了,是另外一幅德性。

我现在也懒得跟柳龙庭争了,争来争去也没什么意思,他说什么都是对的,以后什么又苦又累的事情,我全都叫他去好了,这样的话,他没意见了。

不过我心里正气恼的时候,又细细的琢磨了刚才柳龙庭和我说的话,我昨天明明表现出的是一副不是很想要他的样子,他是怎么知道我想要他的,并且他和我和好,简直像是了解了我的心思之后,给我下了一盘大棋,难不成是姑获鸟告诉他我心里在想什么?或者是因为我的心在他这里,他知道我的想法?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