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三章:大凶/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平常我们都不信娇儿算命什么的,现在娇儿好不容易听见我主动的问起了她,顿时开心的都不玩耍了,赶紧的向着我跑过来,跟我说:“会啊会啊,小白姐姐你要我帮三哥卜卦吗?”

娇儿不知道柳龙庭去干什么了,还以为我是试探她的功力,相信她,开心的不得了。

不过我确实对娇儿的玄学,算是半信半不信的,不过之前几次,倒是也有让娇儿说过几次的,于是我对娇儿说:“对他,这次你三哥出远门,我想看看他会不会顺利。”

“好,那小白姐姐你等着,我这去给你准备。”

娇儿说着,蹦蹦跳跳的走了,正好这会姑获端着一大碗粥从厨房出来,看见了我,对我说能不能帮下忙,看见我他端着这么大一盆粥也知道干坐着,不怕把他给累死啊。

姑获这鸟样,真是掉了几个脑袋,都没改他这一嘴的臭毛病,于是我极不情愿的起身,向着他手里的粥抱过去,不过在我伸手抱着他手里端着的粥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是关于我心脏的事情,于是我问姑获:“你现在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吗?

姑获听我说这话,以为是我不想帮他的忙,于是白了我一眼,跟我说:“你都没有心,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

“你不要骗我,最近我种觉的有谁在偷窥我心里在想什么,除了你还会是谁?”我开始往姑获身泼脏水,想试试他知不知道我的心藏在哪里,毕竟我和柳龙庭这么亲密的关系,我要是忽然向他问起来我的心在哪里,这肯定会让他觉得我不信任他。

“你被偷窥我怎么知道?再说,算是你的心在你的身体里,我也没办法看出来在想什么,以前我不是说过吗,我看不穿你心里在想什么。”姑获回答我。

“那你知道柳龙庭的心里在想什么吗?”我又问姑获。

不过姑获也不傻,当我问他这问题的时候他似乎猜到了我想问他什么,于是低下头看我,跟我说:“你该不会是想借着我的口,打听柳龙庭吧。”

毕竟现在姑获是柳龙庭的人,我顿时矢口否认,跟他说开什么玩笑?我要是想知道柳龙庭在想什么,直接问他好了,还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的来问他吗?我只是想看看他的实力,现在凤凰去修炼了,我也缺个坐骑,看看他何不合格而已。

当我说到要收姑获当坐骑的话之后,姑获顿时开心了起来,都不要我帮他端着粥了,赶紧的跟我说:“你说的千真万确?”

“废话,我为什么要骗你。”我白了姑获鸟一眼。

见我这么肯定,姑获现在开心的像是个孩子似的,跟我又是赔笑脸又是问我现在身体舒不舒服的,然后再跟我说其实他谁的内心都能看的见,除了我的之外,说着说到了柳龙庭,于是一五一十的跟我说:“其实柳仙他是很爱你的,你别怀疑,不过他有些心思,我也看不见,可能是被他隐藏起来了,他不想让谁看见,不过算是谁,都有一点不想让人知道的秘密,他爱你却是真的,好好跟他过日子不行了,总之前跟着幽君好,再说柳仙虽然现在落魄一点,但是在几千年前,那可是次吒风云的妖皇,统领古万妖神,你也是生的不好,要是几千年前你跟他在一起,多风光,有的你享福了,要是那时候你们有现在好,恐怕,你们两个,也不会有这种下场。”

从前是我和柳龙庭的意见产生了分歧,导致我们后来互相残杀,到如今这幅落魄的样子,不过可能一切也都是命,从前的那些古妖神,到现在根本没有几个还存在,妖怪不能一直都统领着这个世界,时代的变迁,也不是我们一句要是如果有曾经,而能改变。

知道柳龙庭爱我,我也放心了不少,只时又开始好柳龙庭,他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连我也不告诉,连姑获都看不清他的内心在想什么。

“话说曦姐姐,你刚才说的算不算是真的啊,你这要是收了我当坐骑,以后柳仙心里像什么我都告诉你,他要是有出轨的苗头,你是第一个知道,及时把苗头掐死在柳仙行动之前,岂不是爽歪歪,让他心里只有你一个。”

本来我也只是跟姑获探听探听一点事情,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在一下之间说了这么多的好处,于是我眉毛一挑,跟他说:“那行吧,在齐天没回来之前,你勉强的当我的神兽吧。”

毕竟现在我也是三界之王,给姑获鸟从妖兽封为神兽的权利还是有的,并且跟姑获鸟说等我天庭了,给他赐府邸,立仙骨,以后他也是神仙了。

我说的这话,可把姑获鸟给高兴坏了,赶紧的跟我说以后我要是有什么命令,直接吩咐他好了,然后又转身去厨房,说是给我加几个菜,不能这么饿着了他主人。

其实现在这个世道,妖和神,几乎都没有什么区别,也不知道为什么姑获鸟这么期望成为神兽,不过封他为神兽也是动动口的事情,倒是把姑获鸟收服了过来,以后对我帮助也会很大,起码能在别人不经意之间,探知别人的秘密,虽然这很不厚道,但是做起来,确是很爽啊。

在姑获鸟去厨房之后,娇儿这才抱着一个漆黑的竹筒过来,跑到我面前的时候,伸手从这竹筒里拿出三枚铜钱,先在她的手里摇了摇,然后放在我的手里,跟我说:“小白姐姐,你想卜什么卦,在在心里想什么,除了这件事情之外,不能想其他的事情,不然不灵了,要丢六下,我才能好根据你所丢的卦象,帮你推算。”

平时看着娇儿调皮捣蛋的很,没想到当她做起她专业的事情来的时候,倒还真的有点我们人间大师的风范,我看娇儿这一本正经的模样,跟她说:“你这准不准啊?”

娇儿一听我这么问她,顿时扁起嘴来,跟我说:“小白姐姐,你可真坏,你要是不信我又来找我干嘛,害我白高兴。”

见娇儿都嘟着小嘴表示对我的不爽了,我赶紧的跟她说:“好好好,信你信你。”

说着,我心里想着柳龙庭的平安,将我手里三枚铜钱,向着地面丢了下去。

一正两负。

娇儿的眉头皱了一下,叫我继续丢。

于是我又像刚才那样,将这铜钱在我手里摇了好几下,然后往地丢了下去,这下更糟糕,竟然是三负,没一个正面。

这让我心里有点慌,问娇儿说是不是铜钱负面朝是不是不好啊。

娇儿看着这铜钱,像是也有点脸色不好,跟我说不一定,要经过六卦全部投掷的卦数来算,于是叫我继续投。

说实话我心里还是很担心的,看着前两次投掷的次数,娇儿的神色都不怎么好,我接下来投掷的有点紧张了,于是又往地投了几次。

第三次是一正两负,第四次是三负,第五次是三负,第六次,也是三负。

当我越投到最后的时候我心里越慌,不断的问娇儿怎么样,开始娇儿还安慰我,但是在我投掷最后这两次的时候,她不理我了,使劲的掐着她那双已经开始变得细长的手指,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在她最后掐了一下手指之后,慌忙抬起头来看向我,神色不惊恐,连说的话里,都带着颤音:“是大凶!”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