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章:猥琐的办法/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六百五十章:猥琐的办法

这不是我的第一次失败,所以我此时心里,除了悔恨我自己救不了柳龙庭之外,根本没有其他的什么念想,活着也好死了也罢,如果柳龙庭真的被关进了酆都地狱永世不得超生,那我活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

可是我真的不想让他被关进那种万劫不复的地方啊!

这种不甘心的念头在我的心里不断的盘旋,我向着在我被麒麟的力量顶到最顶层的空之后,我的整个身体开始往下掉,风声在耳边呼呼作响,刚才我被麒麟攻击的时候我叫了一句姑获让他救柳龙庭,如果他在这个时候能把柳龙庭救了出来,我们现在还有逃走的可能,可是我在迅速地往下掉时,转过头看了一眼地面,只见此时姑获鸟还站在神门之,并不为所动,并且它不动也算了,还抬着五个丑陋的脑袋这么直直的看着我从天掉下去,也没有过来接我的意思!

这一瞬间,我气得内心的肝火都要炸裂了开来,它不要让我逮到他,等我的伤好了,若是柳龙庭被关进了地狱,我要将这只死鸟碎尸万段!

不过当我心里想完这些恶毒的话之后,姑获鸟的声音忽然从我的心里传了出来:“等会酆都大帝会接住你,你伸手抱着他,你一抱,你和柳龙庭都有救了。”

我不知道姑获鸟是什么时候学会了在心里传音之术,但是他刚跟我说这些话,我心里一时间有些惊愣,委屈绝望的眼泪还在眼里挂着,我身的华丽衣袍随着我向着地面掉下去的时候顺着风翻腾飞舞,宽大的袖子长长的绸缎丝带,相互交织缠绕,被我带着像是一朵开得正惊艳的盛事牡丹,向着天空之下飞下去……。

果然和姑获鸟说的没错,在我即将快要掉在地面的时候,我还以为我会摔了个狗啃屎,但是我没有想到,当我即将掉在地面时,我身后的腰间忽然

多了一双手,横腰抱住了我,我身的衣服从空落在我的身,再随着这双手抱住了我从我的身滑落至地面之,我眼前出现了一张被黑纱蒙着脸,因为距离的近,此时我倒是有些看清了这个黑纱之下的面庞,脸侧如削,下巴洁白,在模糊之,五官也露出一种精美无双之感。

本来我并没有按照刚才姑获跟我说的这话做的,因为这只傻鸟总在关键的时候不靠谱,但是在这种我还含泪看着酆都大帝的脸的同时,像是有个东西窜进了我的身体里,紧随着,我的手臂像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了起来,原本向垂落在身侧,此时忽然向着我面前抱着我的这个人双肩攀了去,并且我整个人都向着他怀里靠了进去,眼睛盯着我面前黑纱下我看的并不清楚的一双眼睛。

我简直是惊呆了我此时的所作所为,我怎么可能会借这种时候绿茶婊似的勾引酆都大帝,好歹我也是个天神皇。

而酆都大帝可能也只是不忍心看见我一个堂堂三界之主如此狼狈的摔在地,毕竟我跟他是同僚,相互之间照顾一下也是正常的,种不能让三界传出去我被一只神兽给打败的丑闻吧!

此时我想收回我攀在一对陌生肩膀的手,但是我的身体这会像是被控制了一般,在我心里想着我不能做出这么有损我神的威严的事情来,我的这双手,像是不是我自己的似的,反而是向着我面前这男人的颈子里挽了进去,抱着他的脖子,眼神也一直都在看着他,鬼使神差的向着酆都大帝脸前的黑纱凑了过去,伸手撩开了些黑纱,露出那张洁白的下巴,还有两瓣软唇,然后便向着这两片唇瓣侧头贴了去!

我唇的温热触到一片冰凉柔软,如开在冬日里的花瓣。

这他妈!

我的意识知道我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的时候,几乎是快要奔溃,酆都大帝乃是古尊神,又管着地狱,这要是我把他给惹怒了,别说是柳龙庭会被关进地狱,连我自己也会被关进这地狱的!

刚才在我向着这男人凑去的时候,并且大胆的揭开他的半片面纱,酆都大帝根本毫不为所动,像是一个十分冷血的杀手,只要是我做了什么对他不利的事情,他瞬间把我杀了,可我想他也并没有想到,我竟然只是想亲他并且在我亲完他之后,我身体里的那股力量消失了,是剩下我一个人撩着面纱的一脚,惊恐的盯着我面前的这个人!

当我意识回过神来之后,我这才能控制住我的躯体,赶紧的放开了我手里的面纱,差点想对酆都大帝说对不起的时候,酆都大帝瞬间也松开了抱住了我的手,我整个人掉在了地,而他似乎也有些慌乱,背过身去,沉着语气对我怒斥了一句:“真是不止羞耻,你是靠这种伎俩等三界之主的神位吗?”

这语气里已经对我流满了不爽的情绪,连刚才一直都在追着我打的麒麟,现在看见我和酆都大帝这一幕的时候,把它那双原本很巨大的眼睛瞪得更大,站在我们身旁,惊得一时间都忘了动弹。而我想着我刚才身体里忽然钻进来的力量,这股力量不可能是酆都大帝或者是麒麟的,柳龙庭现在被困没有知觉,也不可能是他的,这我们几个当,除了姑获,没谁会趁着我法力消失的时候,控制我的手脚,让我对酆都大帝做出这种不齿的事情来。

当我正想找姑获算账的时候,姑获这会也老实的向着我飞了过来,变成人的模样,噗通一声在我身边向着酆都大帝跪下,跟他认错说:“酆都大帝,求您别生气,我主人也是经不住您的魅力吸引,所以才会情不自禁的对您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还请您看在她已经是天曦皇的份,还要为天下百姓谋福的份,放她一马吧,今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谁也不再干扰谁?”

都没等我说话,姑获将所有的责任全都推到了我的身,要不是我现在趴在地衣裙裹住了我的双脚,我非得一脚踹死这个傻逼。

不过在姑获鸟说完这话之后,酆都大帝似乎像是消了一点气,再转过身来平静的看向我和姑获,缓缓开口道:“算了起来吧,我还不至于为了这点事情计较。”

我听着酆都大帝这话里,似乎情绪缓了很多,忽然感觉这姑获也不是这么没用,虽然招数垃圾猥琐了一些,但是似乎真的像是他所说的那样,极有可能酆都大帝会为了这件事情不传出去毁了他的名声,搞不好会答应我的请求。

“既然大帝不计较这件事情,那还请你放了柳龙庭,他的阳寿未尽,不应该来到这地狱。”

我说完这话之后,酆都大帝的神情似乎又升腾起了一丝不悦,不过似乎也不想在和我纠缠,转头对他身边站着的已经又变回了一个小女孩的麒麟,跟她说了一句:“放。”

“可是……”小女孩很不甘心,不过这是酆都大帝的命令,她也不敢违抗,向着柳龙庭走了过去。

而我此时也从地站了起来,站在了酆都大帝面前,再跟他说:“如今冥界被封,若是还不解封,三界必将又会迎来一场浩劫,这封住冥界的封印,在这三界之间,也只有你能解开,还希望你能帮忙。”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