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二章:感情问题/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想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法力不够,如果我法力足够强大的话,不会发生像是今天这种事情,可是我到底要怎么才能提升我的力量,为这天下苍生吗?还有造物鼎,我辛辛苦苦的从幽君的手里得到了这个造物鼎,但是到了我的手之后,从从前一个能制造出天地,到现在变成了几乎是一个毫无作用的东西,现在想起来,我心里十分的不甘心。

这造物鼎,是古十大神器之一,法力无边,在混沌的时候已经出现了,我想它一定是有什么原因,才使得其的巨大法力没有了,不可能不会因为用它倒退了人间三年,它耗光了所有法力。

想着这几个问题时,我再次将造物鼎从我的身体里逼了出来,此时的造物鼎,跟平时一样,淡淡的泛着一点绿光,没有实体,只是一个虚幻的影子,想到在从前太古的时候,竟然也能有这种没有实体的东西并且还有这么巨大的能力,也实在是太过于神,现在我盯着这造物鼎看了很久,也没参透它为什么法力失效的原因,一定是有原因的,只要我找到了这个原因,我能重新启动这个造物鼎,恢复她的神力。

可能是柳龙庭在醒来了之后,听到姑获说我的事情,在我进屋里休息了一会后,听见了外面敲门的声音,是柳龙庭在外面。

我知道这件事情,不怪柳龙庭,也不怪谁,要怪怪我自己太没用,所以才会白担心了一场柳龙庭,只是我一时间控制不好我自己的脾气,所以对柳龙庭有了不爽的想法。

现在我尽量的把我的思想端正,然后叫柳龙庭进来吧。

门被推开了,柳龙庭进来的时候,手里端着些汤药,还有一些点心,看见我一个人坐在椅子,向着我走过来,跟我说:“不开心了是不是?”

“没有,我哪里有不开心。”我回答柳龙庭的话,看着柳龙庭放在桌的药,我一时间真是恨透了我的身体,好不容易好起来一点,现在又做了一件根本无所谓的事情,把我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法力全都散完了。

也没有等柳龙庭跟我说让我喝药,我自己先端起这药碗,一口气将这些药全都喝下,然后将碗放在了盘子里,这药太苦,我顺手又拿了个甜的点心往我嘴里塞进去,嚼了两口,眼泪瞬间不有自主的掉了下来。

柳龙庭看我好好的,忽然哭了,于是赶紧从他手里拿出手帕问我说怎么好端端的又哭了?看着柳龙庭关切我的样子,我又不想让我这么矫情的一面被他看见,于是赶紧的擦了眼泪笑着跟他说没什么,是这药太苦了,把我眼泪也苦出来了。

听我说这话,柳龙庭也知道我不是在说实话,于是向着我的身前站过来,将我的头向着他的怀里按进去,跟我说:“别难过了,要不是你去酆都幻境救我的话,恐怕我的计划也不会成功,我是抱着会死的心才会去见酆都大帝的,所以要不是你,可能我到现在,已经在酆都大帝的地狱里了。”

不管柳龙庭现在说这话是安慰我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现在我已经不想再因为这件事情而烦恼,我去见酆都大帝的时候,酆都大帝说柳龙庭欠他的魂魄,柳龙庭在前世的时候,从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并且开辟归墟和天庭,才有了现在完整的央神明系统,让那些被驱逐的妖怪们有了家。他是今生干的坏事较多了,运用造物鼎的力量想把人间变成归墟,那短时间人间生灵涂炭,但是后来他又牺牲了自己祭献了女娲,复活了那些死去人的性命,将这祸端平了下去,那不存在罪大恶极,并且值得一提的是,酆都大帝叫柳龙庭的时候,是叫柳龙庭东皇,那这么说的话,这个罪大恶极的错,是柳龙庭前世犯的?

“龙庭,你前世是不是犯了什么什么大错啊。”我转移了话题,问柳龙庭这个问题。

柳龙庭听我忽然问他这话,有点好,不过也很快的跟我笑了一下:“你怎么忽然问起这个?”

“酆都大帝说你欠他的魂,你死了要把你关进他的酆都地狱,永世受尽折磨。”

我以为柳龙庭听到我这话的时候,起码会震惊或者是害怕一下,但是我在柳龙庭的脸没有看到任何害怕或者是震惊的表情,并且他回答我也回答的十分轻松,跟我说:“离我死还好几千万年呢,到那时候死了再说吧。”

柳龙庭这么一说,倒是让我对他的前世好了起来,问他说:“那你从前是犯了什么错啊?死后魂魄要进酆都大帝的地狱?”

柳龙庭见我问他,似乎并不想跟我说,只是伸手摸着我的头发,含糊不清的回答我说:“这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过去了让他过去吧。”

从前的记忆我没有很多,柳龙庭不想告诉我,我现在的心情,也不想多问,其实我还很想问问柳龙庭,他的法力是怎么恢复的?如果现在不是在酆都的话,按照柳龙庭现在的实力,若是幽君还没有被打败,他们两人现在要是打斗起来,胜负不一定分的出来。只是在两个月前我跟幽君斗的时候,柳龙庭都还没有这么大的法力,不然他怎么可能还会绕这么一大圈子给我办年祭来增强我的信仰。

只不过现在我的身体一直都不是很好,并且一直都是柳龙庭在照顾我,如果我在这个时候问他的法力是怎么这么快速的恢复,为什么我不能,我怕他觉得我以为他没照顾好我,毕竟柳龙庭愿意这么天天给我煮药,我也应该心满意足了。

“酆都大帝答应了我们帮我们解除冥界的结界,不过他说这是我们的开始,他的意思是不是我们今后,还会面对更多棘手的事情?”

虽然我知道酆都大帝是这个意思,但是我还是跟柳龙庭说了这件事情。不过算是我不说,柳龙庭他自己似乎也猜到了一些,我说完这话之后,他长长的舒了口气,然后低头跟我说:“算是刚开始又怎么样,不是还有我吗?你怕什么?”

可是我不能总靠着柳龙庭,我有我自己的使命和任务,现在天界在交给洛神替我暂时管理,但是我现在已经走到了这个位置,不能再继续像是从前一样,觉的反正都有柳龙庭在,我的事情他操心可以了。

“那你能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情吗?”不管是前世今生,柳龙庭一直都处于我强的状态,我不懂的,想问他,起码了解了大局,我才知道该怎么做。

但是当我问柳龙庭这事情的时候,也不知道柳龙庭是不是故意不想回答我,或者是觉的我有什么问题,抬起我的脸问我说:“你今天是怎么了?在酆都的事情,你不要往心里去,其实你已经做的很厉害了,若不是你,我现在肯定不能这么快的出现在你身边。”

我看了柳龙庭一眼,没有继续问他这个问题,而是跟他说:“明天我需要去地府找十殿阎王拿招魂幡。”

“你身体还没好,我陪你一块去。”

虽然柳龙庭陪我一起去起码我安全一点,但是我不想再倚靠在他的声明下去做我自己所有该做的事情,于是我对着柳龙庭笑了一下,摸了摸他那双白皙的手,跟他说:“不用了,明天我和姑获一起去,你在家里好好陪着娇儿她们玩吧。”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