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三章:幺蛾子/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六百五十三章:幺蛾子

我知道,我要是对刘龙庭说出这种话,柳龙庭会像是次一样,会闹别扭,但是今时不同往日,我们肩所扛责任大了,即使是再相爱,我们也需要有各自需要做的事情和生活。 ( . . )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但我对柳龙庭说完这话之后,柳龙庭看着我的神色微微一变,然后问我说:“为什么你宁愿和姑获去也不愿意跟我去?”

我没想到柳龙庭的问题问的这么犀利,一时间竟然怕他多想,于是跟他说:“我这不是担心你嘛,这种小事情我自己一个人去行了,总不能什么事情都让你陪着我吧。”

“可我愿意陪着你,你想去哪我都想陪着你。”

当柳龙庭对我说出这话之后,我想不到还有什么理由能驳回他,于是只能跟他坦白:“你若是陪着我的话,我便什么都依赖你。我想自己做我自己的事情,若是你什么都插手,会让我觉得我自己一无是处。”

也不知道是我说的过于难听,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听完我说的话,柳龙庭抬起眼睛看了我一会,次有些质疑的问我:“你是觉得我管多了你的事情?”

“也不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后面的话也没等我说出口,柳龙庭也不收拾桌的药碗点心,直接出门了。

我想他应该是生气了,一定会生气,他陪着我去也是担心我的安全,但是我却想的是不需要他,他妨碍了我,这好从前高时候经常听到了一句话,我把我的真心给你,你却嫌他太多血。

柳龙庭现在生气了我也很烦,我以为我们经历了这么多,不太像从前一样吵吵闹闹,起码会珍惜体谅对方,可是现在这种珍惜是不是太过分,所以又导致了我们之间的矛盾?

我躺在床想了很久,想我要不要去跟柳龙庭道歉,毕竟这件事情怎么看都是我的错,柳龙庭他也是一片好心,而我却把他的好心当成驴肝肺。

我是十分不乐意去道歉,因为若是道歉的话,我刚才对柳龙庭说的那番话,又会变成了废话……

但我还是去了,之前向来不和,都是柳龙庭先来找我,这句话我先找他吧。

我去柳龙庭屋里,没有找到柳龙庭,我回大厅的时候看到了娇儿从外面玩了向着屋里跑了进来,于是问周豪说他山哥哪里去了?

“小白姐姐你找我三哥干嘛?我刚才看着他往北边山崖那边去了。”

娇儿说完这话,我跟娇儿交代了一句别整天老是想着玩,有时间去练练琴,修炼法力,不然以后要是长大了,又不能修炼成仙,什么都不会,看谁会娶她。

娇儿顿时对我哼了一句:“我才不担心,小白姐姐是三界之主,想让我当神仙,是动动嘴皮子的事情,再说要是我嫁不出去的话,我嫁给我师父。”

我刚想对着娇儿说我才不帮她,但是话还没对我说出口,娇儿顿时转身将我往外推:“小白姐姐,你赶紧去找我三哥吧!啰里啰嗦的,小小年纪跟老奶奶似的,刚才我看见我三哥好像心情不好,你快去安慰我三哥。”

在推着我出门之后,娇儿又在我身后嘀嘀咕咕都说现在我这么婆婆妈妈,要是以后当妈妈了,那我孩子可会被我吵死了。

看着娇儿嫌弃我的样子,又想到她说我以后当妈妈了,我想起我的孩子还在昆仑山,算算时间,她应该快出生了,正好等我们处理完地府封印的事情,我应该去接他了。

想到孩子,我心情才好了一些,毕竟也是我孕育出来的骨肉。于是我加快了脚步向着山崖边走过去找柳龙庭,我们之间哪有什么事情是解决不了的?分分合合现在又在了一起,可能是我们相处的方法不对,所以才导致了矛盾。

在我走到山崖边时,看见柳龙庭他一个人站在崖边之,他一袭白衣,与周围的融雪交合在一起,让我看起来想起从前第一次看见他的场景,一样的白衣,一样的情姿丽影,而崖下的远方,长白山的雪正在融化,一片雪白之间露出一些山体的褐色,显得苍茫又严寒,特别是有大风不断的向着崖顶吹过来的时候,吹动柳龙庭身的衣袍,让我总担心他冷不冷?

于是我也没叫住他,而是直接向着柳龙庭跑了过去,从他身后抱住了他,脸贴在背早被风吹的有些冰凉缎衣。

柳龙庭也猜到了是我在他的身后,当我的手向着他的身前环抱过去的时候,他便将手贴在了我的手背,紧紧的握着我的手,也没转过身爱我,而是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像是做了很大决定似的,问我说:“白静,你还爱我吗?”

这种时候柳龙庭问我这种问题,让我都在怀疑他到底想了些什么,总不至于我不要他和我一起去趟地府,他想这想那的以为我不爱他了?还是柳龙庭想对我说别的什么话?

“你怎么这会问我这个问题?”我问柳龙庭。

而在我问完柳龙庭这话后,柳龙庭将我抱在他腰的手拿开了,向着我转过了身来,他高大的身躯站在了我的面前,将那些不断刮在我身是风挡去了大半,跟我说:“我们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我知道你我都会有所改变,可是这些改变,我都不担忧,但是我们现在在一起后,我感觉你的心已经不是完全属于我了,你心里是不是还有别人,或者是你对我的感情淡了,不再信任我,所以不想再这么一直依赖我。”

柳龙庭低头跟我说着这些话的时候,眼睛里像是混进了一把刚融化的雪水,微红又泛着水光,原本我打算来这里找他,是想安慰他和他讲清楚我现在需要什么他需要什么,但是现在我抬头看着柳龙庭这悲伤的眼神的时候,心里瞬间像是扎针了一般疼,一路考虑过的什么话也全都说不出口了,害怕伤了他,再让他这么难过,我想我真的是爱他爱的快要疯了。

我一脸扎进柳龙庭怀里,什么也都不想再计较,只想紧紧的抱住他,跟他说:“怎么会,我爱你,从来没少过一丝一点,你一直都在我心里,我心里,除了你连我自己都没有,你是我的心,你说我怎么会舍得不爱你。”

恐怕这是我认识柳龙庭这么久以来,对他第一次说的这么动心表白的情话,并且我在我自己说着这话的时候,都有些觉得不可思议,我嘴里怎么会说出这种肉麻的话来。

在我说完后,我只觉得我的腰间一紧,柳龙庭向着我的腰紧紧的抱过来,并且在我的脸埋进他怀里的时候,他抬起一只手向着我的下巴端了来,唇被两瓣冰凉覆盖,暂停一会,像是迅速燎原的大火,然后便狂热的拥吻了起来。

结局和我所想的一样,柳龙庭还是陪我去地府,尽管我认为我去地府,并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但是柳龙庭还是要陪着我去。

第二天早我们出发的时候,姑获为了尽到他这个坐骑的职务,跟我说他也要和我们一起去,说不定还能帮我查觉出哪些人对我忠心耿耿,哪些人对我有二心,这地府和天庭,一个天一个地,天高皇帝远,谁也管不着,指不定这土里面,这十大阎王,出了什么幺蛾子。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