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四章:下地府/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六百五十四章:下地府

说起姑获鸟,我倒是觉得他看起来并没有表面看的那么傻,虽然有些时候表现得确实像个傻逼,但是等我们去见酆都大帝的那一次后,他的招数虽然并不怎么光明磊落,也不是那么拿得出手,但是在出发前以及我们去找酆都大帝之前他让我做了那些准备,现在这么想起来,其实他的每一条建议,都十分沉稳,未雨绸缪,一点都不像是没有脑子的妖怪所想出来的事情。

现在姑获鸟说到地府阎王会出什么幺蛾子的时候,我问他:“是不是你以前路过地府之时,又打探到地府阎罗王们心里所想的事情?”

姑获一边跟着我柳龙庭的神辇里,一边跟我说:“那倒没有,我哪里什么都知道,这次古以来是边疆出乱党,我猜的而已。”

我还以为蛊惑他是有什么察觉呢,真是白瞎我还费心的问他,不过她想跟着跟着,多一个人也没什么坏处,况且他昨天已经吃了一颗金丹,也能随时跟在我和柳龙庭进入地府。

因为有了酆都大帝所给的金丹,所以我们这次算是不找地府的入口,也能直接穿过地表进入地府,在我们乘坐的神辇向着长白山之下的土里飞冲进去的时候,柳龙庭伸手下将我一把向着他的怀里揽了进去,我的脸埋在柳龙庭胸口,只感觉整个神辇震动了几下,当我再将脸抬起来的时候,只见我们的神辇已经进入了一片昏暗之地,这昏暗里面,柳龙庭生的白皙,我还是能看见他,但是姑获长得较黑,身又是穿着深颜色的衣服,在神辇里我一时间竟然没有看见他在哪里,于是问了一句柳龙庭他看见姑获了吗?是不是被震出去了?

柳龙庭低头看了我一眼,笑了一下,这会我们已经进入幽冥之界了,他也没放开我,不过也没回答我的问题,而在我旁边不远的地方,响起了姑获说话的声音:“女曦,好歹我现在也是你的坐骑了,你不能关心一点我吗?”

我向着这声音传来的的地方看过去,在混黑里确实看见了一团黑影子在动,这好久有点尴尬了,于是我叫姑获变成鸟,飞进我袖子里来吧。

这姑获不是夜行鸟,视力在黑暗里弱的很,我看见他了他都没看见我,还是顺着我的声音过来,摸到了我的手臂,这才变成了一只麻雀般大的小鸟,向着我的袖子里钻了进去。

而我们的神辇依旧在冥界飞行,这冥界其实也和地面差不多,有房屋,有闹市,不过唯一和人间不一样的是阳光穿不透冥界天的这片厚实的土地,整个冥界若是有鬼魅居住的地方,都晾着红色灯笼,如果我们途径大一点的市区,我们车辇下一片红灯闪烁,十分艳丽壮观,而没有鬼祟居住的地方,黑漆漆一片,什么都没有。

地府有十大阎王管理阴间投胎转生之事,十殿阎王又以秦广王为首,从我任三界之主之后,我也只是在登基那天瞥了一眼站在台下的十个阎王,只记得他们的长相都较凶神恶煞,穿着黑袍,其他的也没什么印象。

这次我来朝着他们借招魂幡,正好也好和他们联络一下感情,毕竟我这次撤掉这个结界,凡人和阴间才会有所流通,恢复以往秩序。

当我们面前出现一片更为亮眼的地府城市区域的时候,闻着前面那闹市传过来的气息,我转头跟柳龙庭说了一声前面是秦广王的阎罗殿了,等会我们直接在阎罗殿前下轿辇吧,并且我在跟着柳龙庭说这话时,心里已经在念了咒语,将我们要来阎罗殿消息先传达给秦广王。

柳龙庭可能也是顾忌到了我的感受,所以他这次来,也是保护下我的安全,也不多管我什么,当我们在阎罗殿的门口停下轿撵时,我们身边顿时有一个个的鬼魅向着的们凑了来,可能是很久或者是从来没有看过人间的生人下地府,所以都好的盯着我们看。

这些鬼魅里有的是古代人,也有是现代的人,在他们被安排投胎转世轮回之前,都暂时在地府里安了家,在地府生活。现在我们也到了阎罗殿门前,阎罗殿门口挂着两排又大又圆的红灯笼,一看是鬼域,门口守着十几个拿着金叉的小鬼看见我和柳龙庭正往阎罗殿里走,顿时向着我们围了过来,其一个像是头头,向着我面前站了过来,问我说:“你们是谁,不知道这里是阎罗殿吗?还不快滚走!”

这小鬼的语气,跟酆都大帝手下的童女的语气是一模一样,也不知道他们是小鬼见识短,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种语气,质问的让我心里顿时有点语塞。

不过柳龙庭这会脾气倒是很好,没有跟这几个小鬼计较,而是跟着几个小鬼说:“来者是天庭曦皇,还不快去禀告你们阎王,迎曦皇进殿?”

“曦皇?曦皇又是谁?我们只认识天天帝,不认识什么曦皇!”

几个小鬼的语气很冲,在他们说完之后,躲在我袖子里姑获向着我衣服里爬了来,躲在我的衣领口这边,小声跟我说:“我说吧,这地府肯定是想捣鬼,昨天我们见的酆都大帝身边带着的那只四不像不认你算了,这地府阎罗殿面前的小兵也不认识你,这说明这阎王小儿,根本没有把你登基继位的事情通知下去。”

也不管这时候是不是姑获鸟在扇阴风点鬼火,按照新帝登基律法,各个领域的神主都要将新帝登基的的消息号召下去,但是我现在都登基这么久了,这冥界却还是没什么动静,这让我有点可疑了。

我看向柳龙庭,现在能进入地府的,只有我们三个人,柳龙庭见我望向他,于是对我勾起嘴角笑了一下,问我说:“怎么,昨天你还不叫我过来,现在有问题想问我了?!”

这他不是跟我来了嘛,要是他没跟我来,我也不会问他啊。

而柳龙庭见我既然已经开了口,不再逗我玩了,他直接转眼看向正难为我们的几个小鬼,神色丝毫不变,一道白色的光芒直接从他的指尖向着那些守门的小鬼瞬间划了过去,那些粘到白光的小鬼,发出一阵惨叫,还没等声音全都喊出来,便化成了黑雾,消失不见了。

柳龙庭这么轻而易举的把他们给杀了,只留了最后一个吓得连手里的钢叉都掉了的小鬼,在我们面前瑟瑟发抖。

“去,禀告阎王,说曦皇光临你们这阎罗王殿,速速出来迎接。”

柳龙庭冷着声音对着这小鬼说这些话,那张洁白的精致脸蛋摆满了不屑与傲娇,我看着柳龙庭这模样,忽然觉的是时候我要怂恿柳龙庭当我的小弟了,他总姑获好,姑获全都是危险给我,他躲在一旁看热闹。

小鬼被柳龙庭这么一冷喝,赶紧的往阎王殿里滚,大声的喊着阎王,而我们身后原本在游荡的鬼魅,在看见我们杀了阎王殿面前的小鬼的时候,不但没有吓跑,反而全都围了来,像是看新鲜似的。

在小鬼向着阎王殿里跑进去不久后,一个穿着的黑衣,衣绣着金龙并且头戴着着九旒帝王冕的年男人,赶紧的从阎罗殿里跑了出来,身后跟着一大群小鬼,直接在我面前跪下,跟我说:“曦皇大驾,有失远迎,臣该死,臣该死!”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