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我还有个孩子/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六百五十五章:我还有个孩子

我早在还没到阎王殿的时候,已经传向着秦广王传达了我要来的消息,没想到秦广王还拖了这么久才出来迎接,若不是我现在是来向着他借招魂幡的,我定得不是这么好说话。

“起来吧,若是下次再敢这么对朕不敬,你这阎罗殿之主的位置,是时候换人了。”

我怒目训斥秦广王,这种事情如果是在第一次他对我这么不尊敬我没有警告,一定还有第二次。

秦广王在起身的时候,又向着我赔了好几声罪,说下次再也不敢了,然后这才拍着袖子起来,弯腰迎接我进阎王殿,并且到了殿里之后,秦广王请我坐,他站在台下问我:“不知曦皇这次忽然光临寒府,可是有什么吩咐?”

这冥界都封了,秦广王竟然问我这次来阎王殿是有什么吩咐?

我一时间心里气的不行,看了眼柳龙庭,然后直接将我身边小鬼递给我的茶水的杯子用力的往秦广王面前一摔,怒斥他说:“冥界已经被封了数日,你不知道吗?”

“冥界被封?”秦广王重复了一句我的话,似乎并不知道这件事情,于是叫了他身边的一个小鬼,叫他去调查一下。

柳龙庭站在秦广王的身边,看着秦广王这幅不知情的模样,眼神垂了下去,然后抬眼看向我,眼神里的意思复杂。

现在我和柳龙庭的关系也还没有公之于众,在外人面前也不能这么暧昧,我看着柳龙庭向着我看过来的眼神,心里怀疑这秦广王是不是已经对我起了二心?

“刚才我在外面的时候,你的小鬼还试图想打伤我,秦广王,你是不是没把朕登基成为新皇的事情,通报下去。”

我问的严厉,如果他没通报下去,那有二心的意图已经很显而易见了,他是十殿阎王之首,若是他没通报下去,其他阎王自然是不敢与他对抗。

“臣该死!”秦广王在我问完让他这话之后,立马又跪在了地,一脸横肉但却很认真的向着我磕头:“自从曦皇您登基后,我们十殿阎王一直都想重新整理生死簿,想传给曦皇您过目,这一忙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还请曦皇赎罪!”

这秦广王都做到这份了,还有什么罪好恕?不过他手下人办事效率也是十分的快,在秦广王认错的那时候,刚才出去的那个小鬼,现在立马又回来了,禀告秦广王:“禀告阎王,冥界确实被封锁了半月之久,地面的亡魂,全都下不来了,我们也出不去。”

当秦广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愣了了一下,像是他自己也不敢相信的这是真的,喃喃的自言自语了几句说这怎么可能呢?这怎么可能呢?

“好了你别担心了,这次我下来找你,是来向你借招魂幡,将招魂幡借与我,我便能帮你除去这结界。”

我直接对秦广王说明我来此的要求,若是他对我不忠,想必这结界是怎么出来的,他肯定知道,所以趁着他现在还稍微对我有点尊敬,我要赶紧把招魂幡拿到手,不然等他心一横,我什么都拿不到了。

“曦皇您那要招魂幡做什么?那可是我阎王殿的镇殿之宝啊!”

“那你是不情愿了?”我反问了一句秦广王。

现在我没什么法力,秦广王修炼这么久,不是看不出来,这会我注意他的眼神一直都在撇着他身边的柳龙庭,我想他现在这么怕我,应该是我带着柳龙庭下来了,他是在忌惮柳龙庭,柳龙庭的法力我是知道的,哪怕现在秦广王想发动整个幽冥鬼物对付我们,指不定也不能将我们杀死,但是如果让我逃脱,死的是他,所以他现在还不敢轻举妄动。

“愿意愿意。”秦广王赶紧答应我,打算去将招魂幡给我拿过来,不过在他转身出门的时候,藏在我衣服里的姑获这会跳到我的肩膀,忽然对着秦广王大喊了一句:“老痞头,要把真的拿过来,假的糊弄不了我们。”

姑获一说这话,秦广王全身一震,转过头来看向我肩站着的小鸟,问了一句:“这是姑获鸟?”

“是你爷爷我。”姑获鸟仗着有我,拍着翅膀尖声尖气的向着秦广王喊了一句。

而秦广王在听到姑获鸟说这话的时候,我注意到他看向姑获鸟的眼睛里忽然流露出了一丝阴狠,不过又赶紧对着姑获鸟说这招魂幡只有一把,他怎么会拿假的呢?于是也不亲自去拿了,叫手下的鬼魅去拿过来。

姑获鸟忽然这么一喊秦广王,肯定是他已经猜到了秦广王心里想的是什么,这老阎王,果然是想搞事情。

在小鬼端着一个锦盒向着秦广王走过去的时候,秦广王叫这小鬼直接端给我,而在小鬼向我走过来的时候,柳龙庭伸手拦住了这小鬼,随手打开了这锦盒,只见锦盒里装着的确实是一面姜黄色的旗幡,等柳龙庭确定好了之后,他便直接将这小鬼手里的锦盒接了过去,对秦广王说:“交给我行了。”

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了秦广王一眼。

秦广王本来想对柳龙庭说什么,但是一看柳龙庭这眼神,顿时有些不甘心的蔫了下去,然后转过头来,问我说:“是谁告诉曦皇您,这招魂幡能解开这结界?”

我想了想,没说出酆都大帝的名字,也没搭理秦广王,见柳龙庭已经拿到了招魂幡,便从王座走了下来,走到秦广王身边,平视着秦广王说:“今日之事,我不计较了,不过阎王爷您的心思,可真是深啊。”

说完,我对着柳龙庭说了一句:“我们回去。”

柳龙庭最后看了一眼秦广王,这才跟我走了出去,而姑获鸟刚才占了秦广王一句口头的便宜,可把他美的,在我们出去的时候,他使劲的在我肩蹦哒,说他这辈子活的太值当了,连阎王爷都喊了他爷爷。

我看着姑获鸟这开心的模样,直接在他的脑袋扇了一巴掌,叫他要是不想死的话,赶紧住嘴,刚才秦广王看着姑获鸟的神色已经变了,恐怕刚才姑获鸟说出他心思的那一句,秦广王注定和姑获鸟结仇了。

见我这么小心翼翼,姑获鸟才不怕,跟我说:“以前我不敢说,跟着你我还有什么不敢说的,那些知道别人秘密却不能说出口的感觉,太痛苦了,要是你能让我多说这么几天,我死了都值。”

我想这个世界还真是公平的,给了姑获鸟一种能探测到别人内心的本领,却又给了他一张喜欢八卦的嘴,给了我一身珍宝似的血液,却不能让我自身提高功力。

现在我们拿到了招魂幡,出了冥界之后,我心里原本阴郁的心情顿时减轻了一大半,伸手将招魂幡从柳龙庭的手拿出来,看着这幡,幡画有众鬼,朝幡的图案,虽然我不知道酆都大帝要这招魂幡干什么,但是只要将这招魂幡给了酆都大帝,这地府的结界能解开。

只要这冥界的封印解开,我心里也轻松了很多,想到这次下地府,若是柳龙庭真的按照我的意思没有跟着我的话,恐怕我现在被秦广王扣留了也说不定,这次柳龙庭功不可没,想到我昨天都还让他生气了,于是顿时对着他不好意思,起来,想对他说点开心的事情,于是对柳龙庭说:“龙庭,其实我一直都没告诉你,我还有个孩子。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