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七章:封印解除!/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六百五十七章:封印解除!

这个小女孩还和前几天我们看到的一样,长得十分丑陋,大眼睛瞪的如同牛眼,扎着两个朝天辫,身穿着一身红衣服,个鬼孩子似的。这酆都大帝隔着层纱看起来虽然白的吓人,但是那天我掀开他半张面纱的时候,但他的下巴轮廓精巧,唇部线条分明,如两瓣桃花幻化在他脸当作唇一般,如果不是半部脸,有什么残缺,冲他这半边下巴,也是天姿绝色。

这么一个好看的主人,怎么可能会有那么丑的跟随灵兽。

虽然吐槽别人长得不好看不道德,是我看的那个小女孩死死的对着我们瞪着眼走过来的时候,原本那双铜铃大眼,这会显得更大,那我忍不住对柳龙庭小声吐槽:“这麒麟小女孩怎么长得那么丑?他们妖怪不是会变化的嘛?”

柳龙庭听我说这小女孩丑,转头看了一眼站在我肩的姑获鸟,跟我说:“要是任何妖怪都有审美意识,你怎么不问问姑获鸟?为什么他不把自己变得好看一点?”

柳龙庭说着,把问题扯到姑获鸟身了,姑获鸟兴致冲冲的看着那个小女孩出来,听见柳龙庭在嘲讽他,当时拍着翅膀不满的说了一句:“好看有什么用?能打架吗?曦皇长得好看,还不是被那麒麟打得落花流水?”

“……。”

我顿时无语,这姑获鸟到底是来坑我的,还是来抱我大腿的,柳龙庭说他他说我,真是讨厌的很。

不过还没有等我开口骂姑获鸟,姑获鸟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跟我说:“这只出来了那只死不像啊,酆都大帝没有出来。”

没有出来?酆都大帝不是答应了我不要把招魂幡拿过来,他把我撤了结界吗?他现在不出来,是不是出尔反尔了?

我抬头看向这小女孩,这小女孩都走到我们跟前了,她的身后确实没有酆都大帝的影子,他真的没出来!

我顿时有另一种被骗的感觉,当时还以为酆都大帝是说真的,答应了我会说到做到,没想到他算是古大帝,也是个丝毫不讲诚信的骗子。

柳龙庭倒是没有先急着下定论,而是对着这小女孩喊了一句:“我请的是酆都大帝,他怎么没有出来?”

虽然在辈子柳龙庭的地位要酆都大帝要高,但是现在毕竟风水轮流转,沦落成跟我一样,是普通的神仙妖怪,加我们现在又是求酆都大帝帮我们办事,所以柳龙庭说起酆都大帝的时候,也是说了个请字。

想起柳龙庭,之前也是统治万妖神的东皇,酆都大帝的职位高了很多,这会却向着酆都大帝说出这种尊敬的话,他又是个男人,我站在他身边本来想着朝着嘲笑柳龙庭柳龙庭两句,问他丢不丢脸,越活越不如从前,顺便骂骂酆都大帝不要脸。可是我转头向着柳龙庭看过去时,他虽然话里说的客气的,恭恭敬敬,可他的脸哪怕是一点卑微或者是不满的神色都没有,像是在说一件极为普通的事情一般,用淡定无所谓的神色都让我没好意思将话问出口。

“是啊,酆都大帝怎么没出来?!”

姑获显得我还要急,毕竟他跟着我们费了大老远,是为了过来听酆都大帝内心对我什么想法,现在累了这么久,却没见到酆都大帝的影子,它这急的连说话的声音都有点变音。

“哼,你们这几个小妖小神,还轮不到我主人亲自来见,把招魂幡给我,我帮你们解开结界。”

小女孩说着,直接伸手向着我们伸手,要我们的招魂幡,招魂幡是招魂亡灵之魂用的,与解开这个结界有什么关联?

因为这个结界我解不开,所以自然也无法理解其的奥妙,柳龙庭看了小姑娘一眼,随手将他手里装着招魂幡的锦盒向着小姑娘丢了过去。

锦盒在向着小姑娘飞过去的时候,招魂幡从锦盒里掉了出来,小姑娘眼疾手快,跳起来直接抓住了招魂幡,并且在她腾空而起的时候,瞬间变成了一只巨大的麒麟,这招魂幡被她叼在了嘴里,待她落到地面之后,那张巨大的嘴里,便开始念咒。

这整个冥界的的封印,看起来是冥界之人所造,加秦广王的异常,让我有点担心,冥界是不是真的要引发动乱?因为放眼整个三界,冥界被封,对谁都没有什么好处,之前柳龙庭跟我提到了地藏,说这封印可能与地藏有关,但是地藏他是深入地府普度罪恶的佛陀,虽然我对地藏不是很了解,但是在以前学的时候,还是听过几句关于他的传闻,什么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地狱不空我不成佛,地狱是永远也空不了的,他不成佛,在我们心里他到已经是佛了,难不成他还有什么别的原因想才起了这个念头?

柳龙庭没我想的多,他现在暂时只关心这冥界封印能不能解开,一直都看着这麒麟在念的什么咒。

随着这只麒麟嘴里传出一阵阵我们听不懂的咒语,这些咒语里传出来一阵隐隐约约并且不影响我们人与神的巨大力量,以麒麟为心,向着我们周边飞速的扩散开去。

我脚下的土地蒙着的一层黑雾逐渐的退去,并且不不仅是我的脚下,我都感觉到这整片封住冥界的结界,正在慢慢的消散。在过了五六分钟后,麒麟停下了嘴,然后再将嘴里的招魂幡向着高空抛了去,这招魂幡从一面小旗子,在被抛空时,立马变成了一把金光闪闪的巨大令旗,这令旗被酆都幻境里的大风吹的刺啦啦作响,而麒麟在这旗下,绕着这旗帜一圈圈的奔跑,将它自身的力量向着这旗帜传去,而这旗帜有了力量的供给,金色光芒万丈,像是一块巨大的磁铁石似的,一道道人间的黑影,四面八方的不断的向着这旗帜里汹涌进去。

“四不像他这是用这招魂幡召唤这世间死去的亡灵啊!”姑获鸟看着的我们空被亡灵压得黑压压的天空,跟我和柳龙庭说了一句。

柳龙庭也仰着头看着我们方的天空,没接姑获鸟的话,而我对姑获鸟说:“这些都是这半个月以来人间死后不能进入地府的亡魂,酆都大帝想要我们拿来招魂幡,其实是为了吸这些亡魂,不知道他要这些亡魂干什么?”

说到这个,姑获有些来气:“酆都大帝只派了那只四不像来,我感觉不到他,怎么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真是白来一趟了,原本以为我能抓住他什么把柄,真是气死我了,不过我还是坚持我的想法,曦皇要不我们来打个赌,这次他不来见你,下次你要是有什么的苦难,他一定会来帮你。”

柳龙庭现在站在我的旁边呢,听见姑获鸟跟我一直都逼逼叨叨个不停,于是低下头来,问我说酆都大帝对我怎么了?

“没什么,是这死鸟以为酆都大帝帮了我们一次,以后还会在帮我们。”我含糊的跟柳龙庭解释,顺便又瞪了一眼姑获,暗示他要是他再说我绑了它的嘴。

不过我这么一说,柳龙庭眉头倒也是皱了起来,跟我说:“虽然酆都大帝帮我们解了结界,但是让我感到怪的是,他向来对三界之事淡漠了很,哪怕是从前妖神与人神大战,人间死伤无数,冥界冤魂哀鸿遍野,他也没有现身插手过,这次只是冥界被封,我的肉身来求他的时候根本不屑一顾,他是怎么忽然愿意帮忙了?”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