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九章:孩子失踪/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什么小姑姑?”娇儿一时间没有明白我话里的意思。

我知道这会议时间也跟着解释不清楚,于是跟她说,等回来了我再告诉她。然后跟着柳龙庭出门。

不过在我出门的时候,这样忽然向我跑了过来跟我说:“小白姐姐,你今天最好是不要出门?”

“不要出门?”我疑惑的问了一句:“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感觉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娇儿修炼的是玄学,修炼玄学的,第六感都较强,因为之前叫我每次跟我算的,大部分都准确,现在娇儿却跟我说会发生不好的事情,我心里一时间有点慌张,问娇儿说:“那能化解吗?”

娇儿皱着眉头,歪着脑袋,对我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这不是我算的,是有一种感觉,可能也不准,要是很重要的事情的话,小白姐姐你和我三哥还是去吧,不能因为我的第六感,坏了你们什么事情。”

我转头看了一眼柳龙庭,他在听了娇儿的话之后,神色也有些不好,眉头微微的蹙着,安慰我说没事的,玉虚宫乃是元始天尊的地盘,这个世界,还没有谁敢大胆的去招惹元始天尊。

柳龙庭怎么一说,我也把心稍微的放下了一些,心想在这个三界里,算是我看见了他,也要礼让七分,更不要说其他人,他的地位要丰都大帝还要高,是鸿钧老祖的徒儿,我想算是再胆大的人也不敢在他的玉虚宫造次,况且凤齐天还在玉虚宫,若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凤齐天一定会向我禀告的。

这次我跟柳龙庭一起去的玉虚宫,没有了次那般难过绝望的心情,果然人是会随着时间改变。不管是谁?没有永远的仇恨,有时间将你仇恨消磨,给你安排各种情感。

一路我靠在柳龙庭的肩,虽然心里想着可能不会有什么事情,也不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是我感觉我的心是悬着的,一下不见到我的孩子,我没有完全的将心放下去。

现在柳龙庭的法力变强,我们去昆仑山也要不了多久,玉虚宫还是如从前一般威严庄重的屹立在昆仑山之巅,为了表示对元始天尊的尊敬,我们在昆仑山脚下便停了轿辇,从昆仑山下走去。

这一路我的心情是激动又担心的,当我和柳龙庭好不容易的爬到玉虚宫山顶的门前时,玉虚宫门口一片安静,连一个守门的童子都没有。

这倒是没有让我感到怪,因为次我和凤齐天来的时候,玉虚宫也是这般清冷的模样,只是现在凤齐天也在玉虚宫,按照凤齐天的性格,我还在山下的时候,他应该闻见了我的气息,一定会赶着下山来接我的,但是这会,一点动静都没有。

现在玉虚宫宫门紧紧的关着,我和柳龙庭站在玉虚宫的门口,我很尊敬的向着玉虚宫的大门行了个礼,尊喊了一声元始天尊的名号,但是玉虚宫里并没有传出来任何的回应。

我转头看了眼柳龙庭,然后又喊了一句凤齐天,整个玉虚宫空空荡荡的,没有一点的回音。

“玉虚宫里没人。”柳龙庭对我说了一句。

这要是元始天尊和凤齐天都不在宫里,那我是不是要在宫外等着他们回来?毕竟这么大闯宫阙,不不敬的做法。

眼见着我的孩子离我一扇门的距离,我却不能进去,不过柳龙庭在看着玉虚宫门的时候,皱了下两到漂亮的眉,向着玉虚宫门口走过去。

“龙庭。”我喊了一句柳龙庭,提示他我们这们闯进玉虚宫不好,但是我自己在柳龙庭向着玉虚宫走过去的时候,我自己也忍不住的跟着柳龙庭,和他一起进玉虚宫。

当我和柳龙庭一起推开了玉虚宫紧关着的大门后,一道强大的阵法气息,顿时向着我和柳龙庭扑面而来,我们往玉虚宫里一看,只见眼前的场景,顿时把我给吓呆了!

此时玉虚宫内,地横七八竖的躺着将近有百个童男童女,从地童男童女他们身的衣服来看,应该是玉虚宫的弟子,我和柳龙庭赶紧的向着这些童男童女跑过去,将他们的手捡起来,放在手里把脉并且试他们的呼吸,他们全都死了,并且体内的精气被吸食的一干二净!

我这一瞬间,几乎都快要蒙了,都不知道我在想什么,等我反应过来了,赶紧的转身向着玉虚宫里放着的那个大莲花缸看过去!

只见此时,原本开着莲花的水缸已经破碎的洒在地,缸内的莲花,全都枯死发黑了。

我的孩子,养在这莲花缸内的莲花里啊!

我慌忙的向着这已经破碎了的缸跑过去,我认得那朵装着我宝贝的莲花,因为是那朵莲花开的最大,但是此时当我从地捡起那朵已经枯萎发黑的莲花之后,我心里顿时犹如刀扎一般,因为这朵莲花像是被强行扯断了一般,已经根茎断开,花瓣残缺不堪,而莲花间的花芯,已经全部腐烂了。

我一时间都有些不敢相信我自己的眼睛,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哪里去了?

眼泪瞬间从我的眼里汹涌的掉落下来,我的脑子里浮现一件事情,我的孩子哪里去了?并且我像是精神错乱了似的,开始在地已经死了的这些童男童女身边找,看看能不能找到我的孩子,他是出身了,还是被谁给带走了,或者是被谁给杀了!

柳龙庭看见这破碎的莲缸,又看见我像是得了失心疯一般,瞬间也明白了过来什么事情,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但是他毕竟是个男人,遇到了这种事情,并不会像是我一样悲痛欲绝的难以自拔,他抱着我一边安慰我说没事,一边跟我一起寻找,可是看着眼下这场景,在玉虚宫里大肆屠杀童男童女,目的是我的孩子,他存活下来的几率,十分渺小。

从前因为对生活的绝望,我对我的孩子并没有有多心,可是现在一切都稳定了下来,我和柳龙庭又在了一起,这个孩子是我们的希望,我们的后代,是我怀胎生下来的,我已经失去了一个怀孕的机会,而这次要是我的孩子再出什么事情,我真的是不会再原谅我自己!

柳龙庭很快放弃了在玉虚宫寻找我们的孩子的念头,直接在一个尚还有些元灵的童女身,注入了大量的精气,勉强的将这童女暂时的活了过来,问这童女莲缸里的孩子哪里去了?

那童女尽管柳龙庭已经费了很大的精气,但是也没完全的将这童女的精神支起来,那童女在柳龙庭怀里躺着的时候,虚弱的看了柳龙庭一眼,她不认识柳龙庭,但是她向着我看过来的时候,像是有些激动,挣扎着流着眼泪跟我说:“曦、曦皇,孩子,孩子被幽带走了。”

幽?!

当我此时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差点崩溃,又是他,早知道我该让柳龙庭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当柳龙庭听到童女口说出幽君的名字的时候,他抱着童女的手,都紧紧的握了起来,发出一阵骨头相碰的仇恨声响,但尽管很是愤怒和背,柳龙庭还是忍住了他强烈的情绪,又问了一句童女:“那他们去哪里了?”

童女转头看向柳龙庭,像是已经用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虚弱的摇了摇头之后,死去了。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