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章:幽君的消息/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看着已经死了童女,好一会都缓不过神来,也不想缓过神来,我人生当做过最错的一件事情,是在几千年前,放了幽君一条生路,而柳龙庭做过最错的一件事情,是他看在他姐姐的情分,又放走了幽君。

为什么要放了他?他做了这么多坏事,把我害的这么惨,为什么要放过他?

这一瞬间,我心里瞬间被所有的愤怒充填的装不下任何的东西,柳龙庭见我又是哭又是笑,便安慰我说我们的孩子一定会没事的,叫我不要担心,但是我此时哪有心思听着他说的这些话,想起我费尽了所有的法力,将幽君逼到奄奄一息的时候,是柳龙庭听了柳烈云的话,才把幽君给放了,那种场景一直都在我的脑海浮现,让我难以抹去,让我将所有对幽君的憎恨与怒火,全都向着柳龙庭的身的转了过去,在他伸手抱向我的时候,我一把推开了他,质问他说那天他为什么要听柳烈云的话,放过幽君!

只要幽君还活着,他是个祸害,他不祸害到我死,他不会善罢甘休的!

柳龙庭见我此时在气头,也知道这件事情,与他脱不了关系,如果那天他一鼓作气的把幽君杀了,我们现在,我们的孩子,也不会失踪!

“都是我的错,我一定会把我们的孩子找回来,你别伤心,我们一定能找回来的。”

柳龙庭说着这话的时候,又伸手将我往着他的怀里揽,也不管我怎么再在他怀里挣扎拼命的咬他,他也是不放手,将脸贴在我的头发,跟我说:“你不要难过了,你一难过,我看着你更加痛苦自责,我们会把孩子找回来的,她一定不会有事情的。”

我现在想发泄,我要去找到幽君,我要亲手杀了他,可是柳龙庭此时紧紧禁锢了我,让我没办法动弹,于是对着他一阵拳打脚踢怒骂之后,终于用完了我自己的力气,瘫倒在了柳龙庭怀里,要不是被他抱着,我整个人要掉到地去了。

但是在我发泄完了这些情绪之后,也知道算是我又哭又闹,我也找不到我的孩子,柳烈云是柳龙庭的姐姐,柳龙庭不可能当着柳烈云的面,亲手杀了他的姐夫。

现在一切都想清楚了,我心里一时间难过的不行,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掉,抬起头看着柳龙庭,跟他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这么骂了他,对不起我连我自己的孩子都没办法保护。

而柳龙庭听我说到这个的时候,也是眼眶发红,扶着我坐在地,紧紧的将我搂着,一句话都没说,只是仰头看着天空,想吼,可是吼不出,这整个玉虚宫,都没有幽君的一点气息,并且凤齐天和元始天尊,也没有了踪影,他们两人去哪里了?也是被幽君抓走了吗,还是有别的事情出去了,还没有回来?

一切像是个迷一般,到底是谁给了幽这么大的胆子,连在玉虚宫,他也敢大开杀戒,他的法力已经全都被我消耗尽了,按照道理来说他绝对不会恢复的这么快,并且能连杀百位童子童女,并且将他们用阵法全都封锁在玉虚宫里,不让外人发现。这布置阵法,需要很大的法力,幽君他是怎么做到的。

等我的心情好了一些以后,我和柳龙庭,将玉虚宫里所有童男童女的尸体全都摆放在一起,用法力点火,将她们全都烧了,看着我面前的一堆熊熊大火,尽管这火是消耗柳龙庭的法力点燃起来的,可是在这冰冷昆仑,我还是冷的连骨头都变成了寒冰。

我靠在柳龙庭的怀里,和他一起站在这大火面前,尽管我们是两个人,可在这茫茫雪山,孤单又渺小。

在我们回了长白山之后,柳龙庭再次动用了长白山乃至全国各地的仙家,再次搜寻幽君,而我也调动了天庭几百千万天兵,下凡下冥界,开始地毯式的搜查幽君,我不相信,我们动用了这么大的势力,还不能把幽君找出来!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一月一月的过去,甚至是一年一年。

两年的时间眨眼过去,我从来没有觉的时间如此的漫长过,也从没有觉的时间过的如此迅速,这两年的时间里,天地下,天兵和各路仙家,将三界翻了个的底朝天,也没有找到幽君的踪影。

这么一个大活人,还带着柳烈云,他是怎么消失在这个世界的,没有一丝踪迹,无影无踪。

这两年的时间里,我有时候回天庭,有些时候住在长白山,并且随着这两年的时间过去,因为我一度都沉浸在悲伤当,原本不是很好的身体,好虽然是已经好了,但还是有些弱不禁风,两年时间,我感觉我像是换了个人似的,除了有我孩子的消息,已经没有任何事情能引起我开心。

有些东西,当他存在的时候,你习惯了他,并不知道他的重要性,但是一旦失去了,那种心痛到无力呼吸的感觉,根本是没有任何语言来形容的。

这些天因为地面的仙家说已经在南海那一代发现了幽君的气息,现在柳龙庭便调集了众多仙家都往南海赶过去,而我也吩咐泷儿让他们的南海水军替我寻找幽君的身影。

此时我从天庭下界找柳龙庭的时候,距我次看见他,已经差不多都快有一年了,因为孩子越是找不到,我心里一直都对柳龙庭对幽君刀下留人耿耿于怀,我知道错不在柳龙庭,但是我是没办法和他再一起住在长白山,因为长白山的柳家从前住着柳烈云,柳烈云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若不是他,我现在也不会这大费兵力,布下天罗地,在三界整整搜寻两年,要不是她,我也不会因为她而对柳龙庭有所芥蒂。

不过我们在地面搜寻了这么久,这次幽君出现在南海的消息较靠谱了,因为不仅是地面的仙家在南海那一带发现了幽君的气息,连我的天兵天将也回来向我禀告,有天兵在南海那一带看见幽君和一个女人在一起。

这个女人毫无疑问,是柳烈云,但是当我问起天兵有没有看见一个约为两岁的孩子的时候,天兵们却说没看见,只看见幽君和一个女人。

当我听到这话,心里顿时一沉,不过还是约好了和柳龙庭在南海见面,我们一去去找幽君。

当我再看见柳龙庭的时候,他和并没有我好多少,只是因为我们法力都已经能掌控好我们的外貌,虽然我们看着和从前没什么两样,但是我看着柳龙庭眼里弥漫出一种疲惫与沧桑的时候,我心里也很心疼,但是心疼归心疼,要是我的孩子一日没找到,我没办法解开我心里对柳龙庭的芥蒂。

“有了孩子的消息吗?”

这是我问柳龙庭的第一句话,没有拥抱,也没有各种问候语,平淡的像是已经过了百年的老夫老妻。

柳龙庭也没在意,点了下头:“前两天海边有几个渔夫在海边看见幽君在捕杀牲畜,正想抓他,被他逃了。”

幽君能逃得过平常百姓,那总不能逃过我和柳龙庭,我跟着柳龙庭在海边搜寻了幽君好几天,他一定还在这里,只是当我一心都扑在找幽君身的时候,洛从天庭下来,跟我禀告说地府秦广王请我去地府一叙,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谈。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