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谁敢!/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广王的目的,是为了让我灰飞烟灭。

他没有告诉我他为什么想这么杀我的目的,可是我现在倒是十分想知道指使他这么干的到底是谁?按照秦广王的身份,他如果后面没人为他撑腰的话,他一定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公然连命都不顾都想杀了我。

炼鬼台离秦广王的阎王殿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在我被运往炼鬼台的路的过程时,路我连一个鬼魅都没看见,之前来地府的时候,接鬼影森森,和人间闹市的大街没什么两样,可现在,整个地府清清冷冷,让人都怀疑这里还是不是地府。

我不知道一会了炼鬼台,是不是是我生命终结的时候,我的灵魂早和我的肉身融合在一起,我的肉身没了灵魂也没了,加这炼鬼台本身的作用是让我的魂魄消亡,我的魂魄消亡后,我会在哪里,柳龙庭以后会过的怎么样?这三界又会怎么样?还会凤齐天,他到底去了哪里,这两年我一直在找幽君的时候也在找他,可是我们现在都有了幽君的消息,可凤齐天和元始天尊,都没有半点音讯。

当我们到炼鬼台前时,几个地府的阴差听从了秦广王的号令,将我向着炼鬼台用铁链锁起来,而这炼鬼台,其实是有点像是耶稣的十字架,青铜制做的十字架台,我的双手被这架台撑开捆住,双脚也全都用铁链捆在了一起,而我的身身下,翻滚着像是岩浆似的热流,只要秦广王一声令下,我会随着捆住我的铜锁,向着我身下岩浆里丢下去。

“这妖妇,身为一介帝皇,却与人间妖怪私通,为了一己私欲,报复前任幽帝,不惜费尽几千万天兵之力,只为她开心,而不顾三界和天下百姓,这种妖妇,得而诛之,今日我秦广王,替天行道,杀了这妖妇!”

最恶的人,在杀人的时候,都要用自己一套为自己开脱的借口,哪怕是周围没人听,他也要说给自己听,当秦广王说完这些话之后,抬起眼睛看向我,满眼都是冷笑,扬起手,正欲放下来命令阴差执行他的命令。

我看着他扬起来的手,在这一瞬间心里有了些害怕,生怕我真的掉进这巨大的火坑,死在了这阴暗的地府里。

可是如果我现在真的是为了保护人间不再有人会平白无故的死去,即使是我真的现在在死了,那我也算是值了。

而秦广王看着我露出来的一些害怕的模样,那张被我泼的毒药泼毁容一下子还没恢复过来的脸,表情得意又狰狞,跟我说:“妖妇,你也知道要怕了吧,从前我也像是你这样怕过。”

当秦广王说完这话后,表情一狠,将手一放:“行刑!”

我闭了眼睛,等待死亡降临,我无法逃脱,算是我解开了我身的禁锢,我也不能只为了我自己活命,而弃天下苍生不顾。

但是,当还没等为我行刑的阴差动手,忽然一阵女孩子尖细刺耳的声音向着我们这传了过来。

“住手!”

当这阵声音传过来之后,我肩顿时飞来一个东西,紧随着是姑获的话传到了我的耳朵里:“曦皇,我给你搬救兵来了。”

我睁开眼睛一看,只见是炼鬼台前面不远的地方,一只巨大的猛兽,向着我的炼鬼台奔跑过来,并且在它奔跑着的时候,瞬间化身成为了一个大眼小女孩,这个小女孩,是一直都跟着酆都大帝的麒麟。

这时隔两年不见,这小女孩还是和我两年前所见时是一模一样,一双大眼睛闪闪发亮,不过唯一不一样的是这两年的时间过去,她的头长出了两个小小的麒麟角,看起来虽然还是很丑,但是却丑的有点萌了。

我没想到,姑获竟然跟我下来地府,是为了去找酆都大帝帮忙,如果现在不是我看见这让人见一眼印象深刻的小姑娘,我几乎都快要忘了我还认识个什么酆都大帝!

而站在我肩的姑获见我眼睛盯着这个小女孩之后,语气里顿时有些不爽,跟我说:“本来我是打算去请酆都大帝的,心想你们两人都两年没见了,他肯定会想你,听到你有危险了,肯定会迫不及待的来救你,没想到我求他的时候,他见都不见我,还是这只四不像有点良心,听说你出事二话不说跟我来找你,看来真是我算错了,我还以为让你占点酆都大帝的便宜,勾引勾引他,他对你动心了,真是个老古董,怪不得没一个朋友。”

这本来是姑获一直跟我说酆都大帝一定会对我有意思,并且对他自己的猜测深信不疑,这个世界,哪有这么多的一见钟情,况且万一算是酆都大帝对我有那么一丝好感,肯定也会了解我,了解我肯定会了解我这么混乱的感情关系,还会对我有好感还真是瞎了眼,猪油蒙了心了。

我跟姑获说了一句叫它死心吧,别老想着这件事情,然后一直都盯着小姑娘看,她的到来倒是让我感到十分的意外,之前她不喜欢我,巴不得叫我别去打扰酆都大帝,但是这次是怎么了?竟然酆都大帝都不来,她竟然会主动来救我。

当秦广王看见这小姑娘的时候,那张烂脸有些惊讶,但是毕竟这麒麟从古以来,一直都是圣兽,加小姑娘的主人也是酆都大帝,算是不看僧面看佛面,秦广王握着手,对着这小姑娘鞠了个躬,跟这小姑娘说:“仙凌妹妹怎么来了?酆都大帝最近还过的好吗?”

冥界虽然被分配区域阎王和五方鬼帝还有酆都大帝所管的区域不同,但酆都大帝的法力和修为,算是十方阎王都加起来,都没有他这么神的修为与道行,所以虽然同是冥界的阴司,但是他们对酆都大帝这古神,也要尊重和礼让。

“我主人不劳你这小官操心。这次我来,是叫你放了曦皇,曦皇是三界之主,要是你把她给杀了,这三界又要乱了。”

我听秦广王喊这小姑娘喊仙凌,莫非这小姑娘叫仙凌?名字倒是很好听,并且因为现在仙凌替我说话,并且大老远跑来救我,让我心里一时间感动不已。

“但是这妖妇不顾黎明百姓,作恶多端,我杀了她是为天下苍生造福,她不能留!”

因为仙凌的身份,这老阎王对仙凌还算是客气,回答的也是恭恭敬敬,而仙凌这会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然后对着秦广王冷冷一哼:“女曦在任期间虽然没什么大功德,但是起码也让这天下安居乐业,各路神仙都有信奉,算是她犯了错该死,也轮不到你这小官来杀!”

姑获站在我的肩膀,听见仙凌在维护我,它也赶紧的跟着仙凌的话对秦广王说:“对啊,是是曦皇犯了错,也轮不到你这小孙子来杀,快放了曦皇!”

现在出现了两个反对杀我的声音,原本秦广王还看仙凌是酆都大帝坐骑的面子,说了几句好话,但是看见仙凌这会却是不依不饶,直接恢复了他刚才那嘲讽我的神色,问仙凌说:“是酆都大帝派你来的吗?你也只不过是一只小小的畜生,酆都大帝不在,有什么资格命令我,我现在偏要杀了女曦!”

说着朝着我身边的阴差大声喊了一句:“还愣着干嘛,快行刑!”

话音刚落,可没想到,一阵庄严威厉的声音从我们空传了下来,立马把秦广王说的这话音给全部盖了下去。

“谁敢!”

一阵羽衣从我眼前飘落而下,暗香流转,身着淡色锦服,戎装战甲,一双冰蓝幽明的眼睛,摄人心魄。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