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大帝美炸天/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双眼眸实在是太美,美到让我一时间都有些没想到他是谁,像由两两颗冰蓝色的极品宝石镶嵌在了他的眼眶里,仅是一双眼睛,惊艳了所有人的目光,因为我不仅是我,连我身下那些小鬼阴兵,还有秦广王甚至是仙凌,看见这个人到来的时候,像是时间都静止了一般,只等着这个人从天而降,如稀世珍宝,落入凡尘。

“拜见主人。”仙凌在这个男人脚的银靴着地后,转过身,向着这个男人面前跪下去,而当我们听见仙凌喊这一声主人的时候,我们在场所有人,都面面相觑,我们都知道仙凌是酆都大帝手下的圣兽,那仙凌喊这男人喊主人,那是不是这个男人是酆都大帝?

可是酆都大帝不是脸一直都蒙着一片黑纱的吗?想起从前酆都大帝给我的那种在画看过的似曾相识的感觉,哪怕是在画里,酆都大帝给我的感觉也是脸蒙着层黑纱,如果他是酆都大帝的话,为什么要把脸的纱忽然给摘了。

算是仙凌叫了这男人主人,可我一时间还是有些不敢确定,秦广王见又忽然有一个人下来多管闲事,那脸都气的扭曲了,但是这时他对我们眼前这个男人的好大于他的生气,来的此人身气场强大,于是看了一眼刚从地起来的仙凌,然后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您是酆都大帝?!”

“你猜?”

这男人说着这话的时候,转头看了我一眼,我看着他的那双冰蓝色的眼睛,这双眼睛配着他的一张雪白精致的面孔,看起来十分妖冶不同众生,却又众生都美,并且因为他站的提拔,神情傲然沉稳,这让我忽然觉得,这才是神该有的模样。不过当我细看到这男人的唇和那张精巧的下巴,这下巴和两年前我看见酆都大帝的下巴和嘴唇是一样的,我顿时惊讶了起来,他真不会是酆都大帝吧!

姑获鸟站在我的肩,看见我和酆都大帝四目相对,赶紧的将他那鸟脸凑到我的面前来,跟我说:“多看一会,多看一会,让我看看酆都大帝这家伙心里说是不是喜欢你?”

本来这一切都挺正常的,我只是很好来的这人是不是酆都大帝,所以才多看了两眼,但是现在被姑获鸟这么一说,我顿时觉的尴尬,转过头骂了一句姑获,跟他说在想些什么呢?要是被我再听到他说这种话,我真生气了。

我这一转头看向姑获后,只见酆都大帝直接做法将我身绳索都解开,并且几乎在一个瞬间解开了困在我身的禁锢,将我从炼妖台放了下来。

我伸了下双手,现在和我正常的时候是一模一样了,之前我没想到姑获鸟会把酆都大帝给请过来,其实我也应该在下地府前的时候该想到,如果我这次去请酆都大帝帮忙的话,他一定也会帮我,因为有些人,他心甘情愿的帮你一次,也会帮你第二次,只是我从前一直都没有把酆都大帝放进眼里,并且请他帮忙我也没有什么好回报他,所以便忽略了他的存在。

不过姑获鸟简直是我的幸运福鸟,他把酆都大帝请了过来,以酆都大帝的法力,秦广王根本不敢对我怎么样,并且酆都大帝也是这冥界最大的冥司,如果他插手,算是秦广王想向着地面发阴兵,那也要先过酆都大帝这一关。

我没想到我这么担心的事情,竟然只是因为酆都大帝露了个面,全都解决了,现在我已经确定酆都大帝这次是来帮我的,于是我也向着酆都大帝的身旁走过去,站在他身边,看向我面前的秦广王,看着他一直都是一副不可思议盯着酆都大帝的模样,我替他回答酆都大帝问他的话:“若不是酆都大帝,你觉的还会是谁?”

“真是酆都大帝?”

秦广王嘴里呆呆的念着这句话,双眼一直都盯着酆都大帝浑身下打量个不停:“可是……。”

此时酆都大帝来的时候,已经是穿了一身战甲,一般只有准备打架打仗,才会穿戎装,他对秦广王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若是反抗的话,那刀枪相见吧。

“你这小官,还犹豫什么,见我主人还不行礼!”仙凌又厉声训斥了秦广王一句。

可能是此时酆都大帝的到来,直接定了这件事情的结局,秦广王谋逆叛乱的下场,注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于是他算是知道了他面前站的是酆都大帝,但也还是没有屈服,索性撕了脸皮,对酆都大帝说:“你也是阴司,几千年前地狱的那场浩劫,你忘了吗?你一直以来都守护这片阴司大地,难道你不想报仇吗?”

秦广王说的这场浩劫,应该是他这么想杀我的理由,并且和柳龙庭也还有关系,只是这么重要的事情,我脑海里,确是一点的印象都没有。

“这时间万物,各有各的定数,发生过的事情,过去了,是一个轮回,这是是世间万物的规律。”

酆都大帝这话说的超凡脱俗,仿佛这个世间的规律是他,而他是这个世界的规律。

可是这话对秦广王显然是不受用,他听了酆都大帝说这句话之后,更加的生气,看了我一眼,又看向酆都大帝:“次招魂幡的事情,也是你插手,这次我好不容易完成任务,你又来插手,你到底是想怎么样?!这个女曦,她是你什么人?你为什么要帮她?!”

当秦广王问道这种问题的时候,我顿时有点觉得尴尬,姑获鸟希望秦广王问这问题,好朝秦广王炫耀,站在我肩蹦哒,朝着秦广王喊道:“我主人和酆都大帝是什么关系你看不出来吗?不然你以为这酆都大帝数万年都不关心你们闹出来的这点屁事,现在为了我主人两次出手相救,羡慕去吧,下辈子投胎,投胎成个女儿身,指不定也有这种待遇。”

“……。”

当我听着姑获鸟又在这里瞎的时候,我心里对他真的是又恨又气,低声骂了他一句赶紧滚,别来搅和,他这性格,真是做了好事也夸不得。

姑获听我骂他,抬起它那傻逼鸟脑袋,用一双水汪汪黑不溜秋的眼睛呆萌的看着我,问我说:“曦皇我说错话了吗?”

“你赶紧走开,我看见你烦。”我低声对着姑获凶了一句,这种时候,也真不能打死他,毕竟他才救我一命。

“那我要看酆都大帝杀了这孙子再走,他杀你的任务是有人布置给他的,要是任务没完成,他得死,与其被他们那边的人杀,还不如我们杀他来的爽快。”

秦广王也听到了姑获鸟说这话,酆都大帝在这里,他也自知道他已经逃不过,于是狠狠的对我咬牙说了一句:“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但是算是我死了,变成鬼变成灰,我也要杀你女曦!”

这仇恨到底是有多强,才让秦广王这么恨我,不过这秦广王也是执掌阎罗殿几千年,如果忽然杀了他,先不说地府没人接替他的位置,况且从他之前对我的话里,也都不是真坏的这么没良知,于是我抬脸看了一眼我身边酆都大帝:“我能处置他吗?”

酆都大帝听我跟他说话,低下头来看我,那双眼眸天下无双。

“他是你的神臣,当然可以。”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