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女孩子的鞋/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六百六十五章:女孩子的鞋

酆都大帝和我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十分温和,并且眼睛肆无忌惮的一直都盯着我的眼睛看,他的眼神仿佛都要把我的思维给穿透了。

本来我只是觉得酆都大帝这双眼睛很美艳特别,但是他这么看着我,反而让我有些不自在,毕竟除了柳龙庭之外,我很少与别人的眼神没事对接很久,加姑获一直都在炒我和酆都的关系,为了避嫌,我便在酆都大帝跟我说完这话之后,再将头转了过去,再看向秦广王,跟他说:“念你几千年来一直都兢兢业业的做好你阎王的分内事情,并且天下百姓也需要你的份,我对你不再多追究,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会将你囚禁在这阎罗殿,三十万天兵看管,将你幽禁到你醒悟为止,在幽禁期间你还是秦广王,需要处理人间来往地府的亡魂,做好你的本职工作,为百姓谋福。”

这个处分,对秦广王想弑杀我来说,已经是很轻的处分了,秦广王一定觉的我会杀他,但是当我对他说完惩罚之后,秦广王很是惊讶的看着我,一时间都没有缓过神来。

而当姑获听见我对秦广王下了这惩罚之后,顿时很不满的用它的翅膀来扇我的肩膀,跟我说:“曦皇你是不是傻了?判这处分,你这修为,以后谁都敢杀你了,而且你囚禁他算了,还派这么多天兵守着这糟老头,你是不是嫌天没饭养那些兵了所以发配到地府来啊!”

我看着姑获的脸顿时一黑,不过我也并不是真的傻了,因为秦广王是受人指使做这件事情,既然我要留他一条命,如果我这么放任他不管,那么算是我不杀他,他的任务失败了,那些指使他杀我的这些人也不会放过他,这十万天兵派下地府,其实是有三个意思,第一层意思是来监禁秦广王不再与他幕后人合作,这第二层意思,是保护他不被杀,而这第三层意思,是我要挖出秦广王幕后的人到底是谁?是不是地藏?

毕竟我还是不太相信,地藏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当然,我也可以直接问酆都大帝,但是我还是如果是我自己能做到的事情,我还是不想欠他人情,毕竟对方来头不小,酆都大帝肯定知道,若是因为我问酆都大帝而给他带来什么麻烦或者是伤害,那我现在是在恩将仇报。

只不过现在我手还没有一兵一卒,我跟酆都大帝说能不能等我的天兵下来,他再走?

酆都大帝背过手,对我点了下头,说:“当然可以,不过柳龙庭和洛神正带着天兵,已经在往来地府的路了,应该很快到。”

这我刚来地府还没多久的时间呢,他们怎么这么快到了?这召集天的天兵下来,也不会这么快啊,而且我还叫柳龙庭去追幽君。

正当我疑惑的时候,我已经听到了铁蹄战马向着我们跑过来的声音,一条巨大白蛇,从远方飞快的蜿蜒过来,白蛇身后,则是千军万马!

当我看到柳龙庭的时候,尽管我此时已经脱离了危险,但是在看见他时,我还是忍不住的向着他跑了几步过去,很想告诉他我刚才都差点要死了!

而这大白蛇在快要靠近我的时候,迅速的化为人身,一把在我的面前站过来,伸过手端着我的脸,打量我全身,问我说有没有哪里受伤了?

看着柳龙庭担心我的模样,我跟他摇头,然后再看向酆都大帝,对柳龙庭说:“刚才是酆都大帝救了我。”

当柳龙庭抬眼看见酆都大帝之后,神色微微有些一变,而站在我肩的姑获,看见柳龙庭来了,摇了摇头,说:“哎,错过了一段良缘。”

我立马在姑获头拍了一下,让他别说话,而柳龙庭虽然看着酆都大帝的神色不是很爽,但毕竟酆都大帝毕竟救了我,于是他便向着酆都大帝微微欠了个身:“谢大帝及时救了曦皇。”

“只是举手之劳,不必客气,既然你来了,那我也放心了。”酆都大帝说着这话,低头看了一眼站在离他不远处的仙凌,喊了她一句:“我们回去了。”

说着转身便欲走,但是姑获在酆都大帝走的时候,估计是还没探听到酆都大帝对我什么意思,不停的在我肩膀走来走去,跟我说是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也不知道珍惜,以后再次见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现在我见到柳龙庭之后,心思一直都在想问柳龙庭幽君到底有什么样的消息了,不过酆都在走的时候,似乎听到了姑获在怪我的话,忽然停住了脚步,转眼看过我肩站着的姑获鸟,他那双眼睛,真是流光溢彩。

其实很怪,这古神明,都生活在华夏大陆,按道理说酆都大帝也是古妖神,但是既然是修炼成了人的模样,那为什么眼睛又是蓝色的,又不是欧洲人的那种蓝,这也算是很怪异了,毕竟从前看习惯了都是黑发黑眼睛的神仙,他忽然和我们不一样,让我一时间对他无好。

“过来。”酆都大帝对着姑获说了一句。

因为酆都大帝一直都没理会过姑获鸟,所以这次叫姑获鸟过去的时候,姑获鸟有些不相信,看了我一眼,但还是想着酆都大帝飞了过去。

而酆都大帝伸出几根纤纤玉指,将姑获鸟托在让他的手心里,他的眼睛看着姑获鸟,唇角微微的笑着,像是在给姑获传达什么。

姑获开始有些惊讶的,但是在酆都大帝对着他笑的时候,他顿时安静了下来。

估计是有四五秒的时间过去之后,酆都大帝对着姑获开口,跟他说:“这件事情,可不能告诉别人。”

刚才还各种怨我的姑获鸟,跟酆都大帝有了这种沟通之后,顿时连连答应说绝对不告诉,开心的很,从酆都大帝的手掌心里向着我飞了过来,嘴里还唱着不知道是哪个朝代的歌,神情模样开心的很,而酆都大帝在跟姑获鸟说完这句话之后,转过脸来,看了我一眼,然后便走了,

“酆都大帝和你说什么了?”我好的问了姑获鸟一句。

“我才不告诉你。”姑获鸟顿时跟我哼了一句,神情傲娇的很,而这个时候洛神带着天兵也向着我走了过来,一看见我,也是着急的很,问我说:“曦皇您没事吧!”

我动了动双手,对洛神说没事,然后再看向柳龙庭,虽然我知道他这么快赶来地府,一定是放弃了追幽君,但是我还是忍不住的问了他一句:“幽君呢,还有他的消息没?”

在我问道这个事情的时候,柳龙庭有些沉默,跟我说了一句:“那是他的分身,已经死了。”

“分身?”我们找了这么久,只找到了一个分身?

我心里顿时有些生气,这分身可以天地的乱跑,我们找了两年,脸本体在哪里都不知道!

“那孩子呢,有没有孩子的消息?”我赶紧问柳龙庭

可能是洛神看见了我快要变了的神色,洛神赶紧的从他的怀里给我拿出来了一个精巧的小鞋子,跟我说:“这是我们刚才在杀死幽君分身的时候,是从他的身掉下来的。”

我看了眼这鞋子,将这小鞋子从洛神手里拿过来,是一双很小,估计是有两岁大的孩子穿的鞋子,从颜色和款式来看,还是双小女孩的鞋子。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