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性情大变/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鞋子,是我女儿的鞋子吗?我伸手不断的在这双鞋子上摸来摸去,心里一遍遍的猜想,穿这个鞋的女孩人在哪里?是不是我的心肝宝贝?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她,根本就不知道他长什么样。

“那你们有谁见过她吗?”我问向众人。

没一个人回答我,我转头看向洛神,洛神没有话,我又看向柳龙庭,柳龙庭看我哭得眼泪婆裟,伸手笑我揽了过来,有些愧疚的跟我:“我们只找到了这双鞋子,其他的都没看见。”

当柳龙庭和我这话的时候我再次泪奔,但这里毕竟是冥界,我现在的身份也是曦皇,我这样子也实在是大损形象,于是强忍住眼泪,再问洛神他这次带来多少兵。

“这是凡间召集的三十万,柳哥急着赶过来救你,所以我们也没有时间多准备。”

“那好吧,把这三十万兵留在地府,看管秦广王,我们回去。”

洛神对我的安排一时间有些疑惑,不过他向来是听从我的命令,于是下令,号召这30万兵全都留在地府,看管秦广王。

看到这30万兵,浩浩荡荡的将阎王殿围了起来,想着这地府暗潮汹涌,我心里也不免有些担心,他们已经两次出动了,有了这两次,接下来便有无数次,原本以为幽君是我们最大的障碍,但是没有想到更大的障碍,现在还没有浮出水面。

我这么安排这件事情,秦广王他不是不知道其中的道理,在我走的时候对我了声谢谢,但是不管怎么样,如果我这么做,只是为了让他招供幕后之人,劝我还是少了这份心,他是不会招供的。

听着秦广王这句话,我有些想笑,连身都不转对他:“我想对你怎么罚你我的自由,至于招不招供,一切都随你自己。”

完我便转头看了一眼姑获,姑获这会也会意,自从酆都大帝和他了那番话之后,他可是开心的很,对,我也没有之前那么逼逼叨叨了,直接由一只麻雀变成一只五头大鸟,载着我向着冥界之外冲上去,洛神和柳龙庭,也随我一起离开了冥界。

再回到人间的时候,看着人间这片苍茫的土地,我念动咒语,开始向世界各地的兵发起撤回令,让他们在三日之内全部赶回庭。

姑获鸟在回到人间之后,又变成了一只雀的模样,站在我的肩上,听着我在念动撤兵的咒语,有些好奇,毕竟我之前都有了那么大的兵力,连庭都不顾,就为了找女儿,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点消息却撤了,就跟我:“你在忽然撤兵,就不找你的女儿了吗?”

柳龙庭听见了姑获问我的话,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我看了一眼柳龙庭的眼神,然后再跟洛神:“洛神你这次带兵回去,严密监控冥界动向,有什么事情及时向我禀报。”

“那你呢?”洛神问了我一句。

“我留在人间,继续寻找幽君,找我的孩子。”

虽然我知道我对洛神这话,很是不负责任,我庭之主是我,但很多事情确实洛神在做,我完这话之后,转身看向洛神,然后问他:“我把这么多的事情都给你做,你累吗?要是累的话,我安排其他神臣去做。”

洛神顿时就对我一笑,回答我:“为你做任何事情都不累,加上其他神臣,也没我了解你。”

确实啊,这么久了,从最落魄到现在,只有洛神在我身边,对我没有过一句怨言,尽心尽力的辅助我。

于是我就对着洛神笑了一下。

洛神接过我的目光,相视而笑,然后跟我了一句:“那我回去了。”

这种关心的话,就像是关心好的朋友或者是亲人,所以我一时间也没有在意柳龙庭是什么感受,现在回到了地面,我就问柳龙庭孩子的鞋子是在哪里捡到的,能不能带我去看看?

柳龙庭对我点了点头,然后带往海边走。

南边的海,不同北方,现在的南方已经是初夏,海上一片同色的淡蓝,湿咸的海风朝我吹过来,按远处的几声海鸥鸣叫,这种闲适又安生的美景,可是我却不能享受,而当柳龙庭带着我去了一处海边的山崖边时,跟我:“我们就是在这里杀死幽君的,鞋子就从他的分身上掉了?下来。”

我看着我眼前的这一片山崖,心里想着我的女儿是不是也在不久之前路过这里?她现在过得好不好?

幽君我没有对她怎么样?她知不知道她的妈妈一直都在找她?

只要我一想到这些,我的眼泪就忍不住的汹涌,不过在我想着我的女儿的时候,心里也揣测幽君的分身身上,为什么要带着我女儿的鞋子,我们追了他两年,两年前没有任何的音讯,为什么忽然在这时就有了他的消息?并且也是到这个时候,秦广王邀我去地府,如果不是酆都大帝出手相救,那早已经是魂飞魄散,这让我有些不得不怀疑幽君是不是也与秦广王之间有什么联系?

不过排除一种可能,就是幽君不可能是听从秦广王的号令,因为对幽君来讲,尽管往他本身就是一个棋子,他根本就不会把时间浪费在一个棋子身上,而他极有可能,是和秦广王有着同一个主人。

当我想到这里的时候,感觉到一些可怕,连幽君都心甘情愿臣服,并且愿意献上自己分身的性命去帮助的人,这幕后的人到底是有多厉害?!

看来是时候要挑个时间去见见冥界的地藏,试试他是不是主谋?毕竟佛家与上神明不一样,我们两家一家是道一家是佛,河井不相犯,如果没有明确的证据,还是不能乱来的。

我在这山崖上呆了很久,都要黑了,蛊惑跟我赶紧的回家吧,再不回去,他都要饿死了。

这回家自然是回长白山,除了长白山,在人间我。现在也没有地方可以去,这一年多都没有见柳龙庭,我也不想我的情绪太过影响他,于是就跟他今晚上我回去给他做饭吧。

我可是鲜少做饭,本来以为柳龙庭应该会开心,但是没想到我尽管装出一副很开心的模样我想跟他这话,柳龙庭听后,也是跟我一样,勉强的对我笑了,笑好。

我心想该不会是这一年将我和柳龙庭的感情给冲淡了吧?!虽然我一直都在沉迷柳月的事情上,但我对柳龙庭的爱也没有减轻丝毫,可能是我的情绪影响到了他,于是在这回长白山和到了柳家,我尽量的让我看起来没有因为柳月的事情而悲伤。

娇儿和龙腾还是之前的模样,只是在见到我的时候,不断的问我他们的侄子找到了没?虽然你问这话便触及到了我的痛处,但我还是很不想让龙腾和娇儿伤心,正想好好的跟他们已经有消息了,不过还没等我的话出口,柳龙庭便训斥他们回去练功,语气很生气。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柳龙庭对娇儿和龙腾发这么大的火,并且这一年没见,龙腾在柳龙庭吼完了之后,立马就乖乖听话,转身就回房练功,就连以前喜欢多嘴的娇儿,这会也不敢怼柳龙庭了,扁着嘴不满的看了一眼柳龙庭,然后偷偷跟我:“白姐姐我告诉你,你最好是少和我三哥话,你不在的这一年,他的脾气越来越差,动不动就生气,他要是对你生气的话,你就别管他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