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九章:女儿的消息/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毕竟龙腾还小,这种事情要是被他看见,那真的是太尴尬了,以后还是要一起生活的啊!

眼看着现在算是我再怎么手脚快,龙腾在我们面前了,我干脆心里一横,反正我身也还穿着亵衣,什么也看不见,于是装出一副在坐仰卧起坐的模样,叫柳龙庭去压住我的腿。

柳龙庭看着我忽然变了的脸色,还以为我是怎么了,当他从地起来看见龙腾来了的时候,眉色也是一紧,他是龙腾的亲三哥,以后我要是在柳家觉的太丢脸还可以去天庭,柳龙庭他这样,再丢脸也要呆在柳家照顾龙腾和娇儿,于是他这会立马会了我的意,伸手按压住我的腿,然后我喊口号。

我们这怪异的姿势,让龙腾顿时傻了眼,呆呆的站在我和柳龙庭的后边,看着我和柳龙庭,问我们说:“三哥小白姐姐,你你们在干什么?

我干笑着转过头看着龙腾,跟他说在做运动啊,他的小白姐姐在减肥呢,说着我问龙腾过来找我们是什么事情?

“是虚大哥早在家门口捡到了一封信,是给你的,你和我三哥昨晚没回来,虚大哥要我来找你们。”

这虚也真是的,大早的,加现在世道也还不是很太平,怎么能让龙腾一个人出来找我们。

不过会有谁会写信给我,并且这方式也太古老了点,要是找我的话,既然都知道我在长白山,直接来找我不行了。

“这信有说是谁写给我的吗?”我问龙腾。

“没写,虚大哥说等你回去看。”

……。

我心里顿时无语,不是一封信吗?我们都是一起的了,有什么看好了,不过现在龙腾都过来了,我也赶紧的装作一副已经运动好了的模样,叫柳龙庭松开我的腿,然后我从地站起来,和柳龙庭一起,跟着龙腾回去。

在回去的路,柳龙庭一直都在嘲笑我刚才这慌张的模样,说我竟然还知道怕,他昨晚以为我真是天不怕地不怕了,这长白山里全都是仙家,那么多双眼睛都看着我,我竟然一点都不介意。

当柳龙庭和我说这话的时候,我他妈我的心瞬间像是被一万只草泥马踩过,立马骂了柳龙庭一句为什么他不告诉我!

“又不是没这么做过,我以为你知道。”柳龙庭很无辜的说了一句。

看着柳龙庭这人畜无害的样子,我顿时在他的腿用力的踢了一脚,说我再也不想和他说话了,这之前都是他主动啊,并且算是被看见也可以说是我是被迫的,但是现在我堂堂三界之主,对柳龙庭这缠那缠,要是被看见了,那真的是太丢脸了。

本来我以为这已经是最惨的事情了,但是没想到我们几个人回去的时候,姑获站在门口,见龙腾和我们回来了,顺口问了一句我们昨晚到哪里,怎么一个晚都没回来?

本来我想说我们去哪里姑获他也管不着啊,但我还没开口,龙腾一副傻里傻气的样子,屋里虚也在,说:“小白姐姐和三哥在前面树林里,早我去的时候,他们还在做运动呢。”

当龙腾将这话说出这话的时候,我们这一屋子的人都惊讶了,姑获看着龙腾,然后又看了一眼我和柳龙庭,说我们要注意一点啊,龙腾还小。

虚也是看着我和柳龙庭,提醒我们说下次注意一点吧。

我这会也是瞪的龙腾快要把眼珠子都瞪下来了,轻轻打了龙腾一下,跟他说他在瞎说什么呢!

“我没有瞎说啊,是小白姐姐你说的啊……。”

算了算了,我感觉我的脸都要被丢尽了,我这会简直是一句解释的话都说不出口了,尴尬的很,但是柳龙庭刚才看见龙腾的时候,还有些怕影响龙腾,现在见龙腾并不明白,于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侧脸对着姑获和虚说,若是他们觉得寂寞的话,这长白山里也有很多漂亮的女仙家,他可以介绍给他们。

柳龙庭一说这话,我几乎都能想到他们这些老爷们平常是在聊着些什么了,于是打断了他们的话,问虚说那封信呢?龙腾跟我说是有封信给我的。

我问了虚这话之后,虚从他的怀里的衣襟里拿出一个黄色的老式信封,这个信封什么都没有,写了我名字两个字,信封口折叠着,里面装了些东西。

“刚才出门的时候捡的,我见是写了你的名字,应该是找你的。”

虚在跟我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柳龙庭将信封从他的手接过来,打开折叠的部分,从里面抽出一张叠着的纸来。

我从柳龙庭手里拿过信封,方便柳龙庭将纸打开,当柳龙庭把这纸打开的时候,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只见这张大纸,用鲜血写着几个已经干了的血字:“棋盘山。”

这棋盘山,不是之前幽君的老窝吗?!

当我看见这血字的时候,立马联想到了月儿,心想这幽君,该不会是用月儿的血写的吧!

只是现在这血早已经干涸,已经嗅不到气息,而见我这担心的模样,姑获已经猜到了我心里在想什么,于是跟我说:“曦皇你别多想,这指不定我们捡的那只鞋不是你女儿的,你你女儿可能已经死了呢,我们看见的小孩,也指不定是柳烈云的孩子啊,之前柳烈云也怀孕了,这时间算下来,跟你孩子也差不了几个月啊。”

虽然姑获说的话可真难听,但是我这会也没功夫跟他计较这些,跟他解释说月儿一定还没死,当我看见那个鞋的时候,我心里涌出一种莫名的亲切感,我一直都相信这个世界有血缘关系的人都会相互感应,那一定是我孩子的。

“这信封里还有东西。”虚提醒了我一下。

柳龙庭将信封从我的手拿过去,将这信封一打开,从里面拿出一缕细幼柔软的头发,柳龙庭看了这头发一眼,拿到鼻尖轻轻嗅了嗅,神色微微一软,然后转头跟我说:“这是月儿的头发。”

血迹干枯不可闻气息,但是头发不管放多少年,都还有原主的气息,当柳龙庭说这头发是月儿的时候,我心跳都迅速加快了,赶紧从柳龙庭的手里拿过这缕头发,轻轻一嗅,虽然是个陌生的气息,但是这气息跟我和柳龙庭身的气息十分的相似,强烈的直觉告诉我,这是月儿的头发。

果然和我猜的一样,月儿还没死,她真的还没死。

现在有了月儿准确的消息,我我激动的都快忘记了思考,叫了姑获鸟,要他和我一起去棋盘山。

不过在我转身正要出去的时候,柳龙庭拉住了我的手,跟我说:“等一下,这是个陷阱。”

我转头看向柳龙庭,他这话倒是提醒了我,幽君这么久都不出现,现在一出来,给我们奉献了一个分身,现在他又把他的具体位置给了我们,除了这是个陷阱之外,根本没有了其他的可能。

我只擅长处理一些如何收拢人心还有怎么管理好我手下神臣的事情,如秦广王这种事情,我能分分钟解决,但是这种阴谋诡计,我实在是不擅长。

虽然我知道这其有诈,但是我还是要去,于是问柳龙庭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柳龙庭看了虚和姑获一眼,对着他两说:“你们陪着曦皇先去吧。”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