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章:探听失效/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你呢?”我问柳龙庭,其实我也挺担心柳龙庭还是会像是之前冥界被封那样,一句招呼都不打,一个人去找了酆都大帝。我不知道他之前到底是犯了什么罪才要被酆都大帝带回酆都地狱,柳龙庭也没跟我说过,但是不管之前怎么样,我现在还是希望柳龙庭能好好的,和我一起活着。

“幽君把你约去棋盘山,意图很明显,他生性狡猾,我们一起去的话。难免会全部套,你们先行动,拖住幽君,我去准备些东西,随后来。”

我对柳龙庭自然是不怀疑,他说完这话之后,我对他点了下头,叫他小心一点。然后我便和姑获还有虚,一起向着棋盘山赶过去。

说起来我去棋盘山也不止一次,棋盘山是幽君之前的老窝,按道理讲,山神一般会选择名川或者是仙山作为居所,况且幽君还是掌管天下山林的神,算是他当初想离我近一点,那也不应该选择棋盘山这个小地方,我家是周围有座小有名气的山,不管是从地理范围还是灵气来讲,都棋盘山要来的强很多。

那为什么幽君会放弃那么多的好地方,窝在棋盘山,难道这棋盘山有什么玄机吗?

我一时间不是很懂于是问姑获鸟棋盘山从前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姑获鸟虚修炼的时间还要长,可我问他这话的时候,他却连忙摇着五个脑袋,说不知道,说棋盘山这种小地方听都没听说过,不过要是按照地理来讲,棋盘山的位置,在很早的时候,是属于北荒之境,妖魔众多,全都是一些大妖怪,不过后来人神和妖神大战,这些妖怪也死得差不多了。

这种屁话说的跟没说似的,从前我也知道我们东北这一带属于北荒一带,并且还有很多妖怪都是我亲手杀的。只是现在回想起从前,仿若像是做过的一场梦,我至今都不清楚,当时我的心里是怎么想的,我自己身为妖神,为什么会想着背叛柳龙庭?帮助人神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可是如果要是当初我没有背叛柳龙庭与人神一起对抗妖神的话,那么现在这个世界还以妖当道,人只不过像是牲畜一样的活着,生命随时都能拿来祭神,毕竟在远古,人的名字又称为两脚羊,跟羊一样归为畜类,没有我的背叛,也没有现在的盛世。

在姑获背着我和虚到了棋盘山境内的时候,我们一开始还在愁这么大的棋盘山,我们找幽君都要找好一会时间,这个没想到在,我们打算在山一片空地降落准备联系幽君时,却不想在我们刚降落的地方,我在我们周围的一棵大树下看见一个黑乎乎的人影,这个人穿着一身破烂的黑衣,头还戴着一个漆黑的帽子,这帽子很大,把他的脸遮住了大半,可我还是透过这帽子下露出来了一张下巴,立马认出来了这是幽君!

再次见到友军,我心里是十分崩溃,他像是我的一个噩梦,在我脑海里,每晚都挥之不去。不过现在找他来,我可不是来找他报仇的,相起我跟他的恩怨,会更在乎我的女儿现在怎么样。

“我的女儿在哪里?你把我的柳月怎么了?”

想起幽君给我那信封鲜红的血,我都在想那血肯定是我女儿的,想到她小小年纪要受这种折磨,我心里难过的跟刀割一样。

当幽君听见我跟他说这话的时候,倒是有点意外,抬起脸,他那鲜红的跟喝过血一样的嘴角抿起来,山的大风一吹,将他头的帽子吹掉,一头白发顺着他乌黑的帽子掉落下来时溢出来,全都披散在了他的肩。

虽然我痛恨幽君,但是看见他从前一头乌亮的青丝全都变白了之后,我心里一时间还有些惊讶,好在他也只是头发全白,脸还是从前的那张脸,那张教我恶心的脸。

见我认出他来了,幽君冲我微微一笑,跟我说:“没想到你这么快把我认出来了,柳龙庭呢?他怎么没有跟你一起来?”

现在幽君身,已经毫无之前的半点气息,并且算是我不跟他交手,我也能感觉到他身的法力已经很弱的可怜,怪不得连自己的形态都没办法保持,难想象他那么弱的法力是怎么拖着柳烈云又带着柳月,躲了我们两年多。

蛊惑和虚听见了幽君说话的声音,赶紧的转头向我们看过来,当姑获看见幽君此时这般落魄的模样,眼神跟我一样惊讶,蛊惑随口问了一句幽君:“你这丑八怪,是怎么知道我们会在这里降落的?”

当幽君听见姑获鸟骂他丑八怪的时候,发白的眉毛微微一皱,但是也没跟不过要多技计较,而是向着我们走过来,跟我们说:“别忘了,我从前可是山神,掌管天下山川,你们进入我的地界,哪怕是变成一只苍蝇,我都能随时跟踪你们。”

“哟哟哟,看把你给能耐的,你这跟人间大街捡垃圾的流浪汉似的模样,你还真是看的起你自己,还山川之神呢,亏你说的出口。”

看着幽君浑身这么破烂的模样,我现在根本不想听他和姑获斗嘴,于是又向着他走过去了一部,问他说:“柳月呢?你把我女儿藏在了哪里?”

见我这么着急,幽君凡事不慌不忙,笑着问了我一句:“柳月?是你给你女儿取的名字吗?”

“不用你管,把柳月还给我!”我现在听见幽君说的每一句话,都恨不得杀了他,特别是看到他这幅破烂又得意的模样,我简直不敢想象这两年来,柳月跟着他是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见我一句话都不想跟他多说,幽君也不再跟我闲聊,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身边的姑获还有虚一眼,这才跟我说:“相见你女儿可以,但是他们两人不能跟着,我单独的带你去见,你女儿可是想你想的很,天天跟我说要妈妈,那小可怜的模样,谁看了都心疼。”

幽君现在抓住了我特别想见我女儿的心理,诱惑我跟他去见我女儿,我明明知道这是个坑,坑里有诈,但是我女儿在这坑里,哪怕是有诈,我也要跳下去。

在幽君提出这个要求后,我转头看了一眼姑获鸟还有虚,跟他们说让他们在这里等我,我随后回来。

虚自然是不放心我,但是此时也没什么办法,他明白我的心意,也不好强求,而蛊惑听我说这话之后,骂了一句我是不是傻啊,他这是摆明了让我去送死,我自己还往死里去跳。

姑获虽然骂着我,但是在他骂我时,眼睛一直都盯着幽君看,像是想猜透幽君的内心,但是此时幽君毫无畏惧的迎接姑获鸟的目光,唇角弯起,一点都不介意姑获鸟探听他的内心。

我看着幽君这自信的样子,已经猜到可能姑获鸟已经不能看处幽君的内心在想什么,在布置什么计划,不然的话,幽君不可能这么无所畏惧。

在姑获鸟试探了幽君很久之后,最后果然沉不住气了,转过头对我说幽君那家伙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躲过了他的探听,现在他完全不知道幽君心里在想什么。

幽君果然都是不打没有准备的仗,看来他都已经准备好了,现在我来也来了,不可能连我女儿的消息都不知道一丝一毫又这么回去了,于是我对幽君说:“我跟你走,带我去见月儿。”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