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没了安全感/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实话我这会并不想和柳龙庭一起出去,柳烈云是他的姐姐,我同意把柳烈云救回来,柳龙庭想对我说的,无非是想感谢我,想到柳月会被幽君带走,这件事情和柳烈云有脱不了的关系,导致我现在听见或者是看见柳烈云忍不住的心烦意乱,但是柳龙庭又对我开口了,加刚才确实是他及时赶到救了我一命,不然我会冲动的跳进洞里,现在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于是我对柳龙庭点了点头,问他说在棋盘山的那个深洞,究竟是个什么来头?

这世间所有事,都是有源头的,这么一个从来都没有听过并且能吞掉所有一切的大洞出现在棋盘山,这让我不禁有些好。

柳龙庭几次交代我不要靠近这个洞,他应该知道这个洞的一点来头,于是对我说,这个洞,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应该华胥洞,是从前伏羲所修炼的地方,听闻女娲伏羲,最先开始是从一个洞来到人间,后来女娲留在了人间,伏羲在人间终老之后,精魂又回到了这个洞,从此没了下落,这个洞,应该是棋盘山的那个洞,这个洞深不可测,不管是神还是人,被吸进去了会死在里面,幽君从前占据棋盘山,一大部分肯定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并且现在引诱我过去,应该是想借用这个洞的神,杀了我。

柳龙庭这么对我一说,我顿时明了了,幽君法力不够,杀我是不可能的,他现在还没这么大的法力,所以只能靠外力来杀我,而不管这个洞之前是谁的,只要能诱使我跳进去,我永远会死在这个洞。

只是这个世界,再聪明的诡计,也要有强大的法力来支撑,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幽君他现在这么弱,迫不及待的想把我给杀了,我倒是要跟他耗到底,倒是他先杀了我,还是我先杀了他。

“你安排仙家下去,照我意思,二十四小时轮班不停歇的埋伏在华胥洞口,只要是幽君从洞口里面出来了,跟踪他,要不断的回来跟我汇报幽君的情况。”

刚才因为带着柳烈云回来,我的心情一直都被柳烈云而压抑住了,都忘了安排,按照幽君的狡猾和他那如蟑螂一般的生命力,我猜他一定还会从这洞爬出来。

柳龙庭听我对着他安排,一时间也没有回答我好还是不好。我一会没听到柳龙庭回答我的话,于是的转过头,看向柳龙庭,问他说怎么了?要是他不方便的话,我安排我的天兵吧。

说着,我将手指举到唇边,准备念咒。

不过在我张唇的时候,柳龙庭忽然伸手过来,握住了我的手,然后低头便向我唇吻过来,将我刚欲说出口的咒语堵在了喉咙里。

现在还是大白天,并且这山妖邪仙家到处都是,要是总让他们看见我和柳龙庭吃了没事腻腻歪歪,这传出去影响也太不好了,于是我伸手推开柳龙庭,跟他说现在我们是在外面呢,有什么事情回家做不好吗?说着我擦了下我唇被柳龙庭含着时留下的湿痕,然后催促柳龙庭快帮我把这件事情办了,不然等幽君先逃出来了,到时候我们又处于被动状态。

柳龙庭见我催他,这才将山里一些较厉害的仙家唤了出来,将这件事情安排下去。

见要做的都做的差不多了,我心里这才逐渐的稳定下来,心里想着幽君他法力不够,我们一直都盯着他,我看他到底要玩什么把戏。

当我心里想着这些的时候,猛然听见了柳龙庭在喊我,于是我抬起脸离开看他,问了一句柳龙庭他喊我干什么?

“你在想什么呢,我都叫了你几句了。”

“我在想怎么对付幽君。”我回答柳龙庭:“你说他现在是不是还在洞里等着时机逃出来?”

当柳龙庭听我问他这问题的时候,眉头微微一皱,像是意识到了事情的有些严重性,对我说:“对付幽君的事情你交给我好了,看你现在这样子,都为了对付他都快走火入魔了。”

我听着柳龙庭这话里的意思,他是在怪我吗?

“月儿现在在幽君的手,我不急我还能怎么办?要是换做是娇儿被幽君带走了,我想你现在我还急。”

我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说出这种话来了,当我说出这话之后,忽然觉的我说这话有点过分,我不应该把娇儿也扯进来,毕竟我也很爱娇儿,不希望她会成为我和柳龙庭吵架的理由。

“对不起,刚才说错话了,我只是太在乎娇儿,所以……。”我说到后面没有说下去了,毕竟那种从小不在父母身边的那种感觉,我是尝受够了,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像是我当初一样,从小到大,都没见过父母长什么模样,也从没感受到过父母的关心。

“我们回去吧,这天也快晚了。”我不想和柳龙庭继续说下去,感觉再要说下去,我要对他爆发了。

不过我不想说并不代表柳龙庭不想说,在我转身要走的时候,柳龙庭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腕,跟我说:“白静,你这究竟是怎么了?我哪里做的不对吗?让你这么不信任我?”

平时私下的时候,柳龙庭还是一直都叫我白静,现在他拉住了我的手,我一时间也走不脱,不过听到柳龙庭说我不信任他,我顿时向着柳龙庭怼了回去:“我什么时候不信任你了?我要是不信任你,还会跟你在一起吗?”

“那你既然是信任我,把心放下,幽君他不会对月儿怎么样,并且按照他的习性,他现在是利用月儿让我们心乱,好达到他想要的效果,你这么急着想找到月儿,是了他的下怀,这样下去迟早都会幽君的计谋。”

我当然知道幽君这么做,是为了引诱我们,让我们因为着急找到月儿,掉入他给我们布置的陷阱,可是柳龙庭他不是我,我和月儿,他更关心我怎么样,我死了没以后了,但是对我来说,我更关心月儿,月儿死了,我唯一的女儿也没有了。

“你要我怎么做,我怎么做,你没要我怎么做的时候,我按照我自己的方法去做,我会小心的。”

我的脾气,起从前,好了也不是一星半点,能不直接表达我的情绪,不直接表达我的情绪,尽量让柳龙庭觉的我已经成熟了,不再是那个什么都要他去安排去操心并且什么都不会的女人。

柳龙庭见他劝不动我,甚至是他认真的和我说明白一切之后,我还是如此冷静的回答他的问题。

我不知道是我让他有了什么压力,或者是他觉的我变了,他已经无法再完全的掌控我,在他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好一会后,才开口跟我说:“白静,你告诉我实话,你会跟我在一起,是因为爱我,还是因为觉的我适合你,我们两人在一起会得到互利,所以你才会和我继续下去。”

当我听见柳龙庭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顿时无语,这种问题,不应该是女人关心的吗?他一个男人整天怀疑这个那个,他自己不觉的烦吗?

之前我从来没觉的柳龙庭这么婆妈过,他从前根本不在乎我到底喜不喜欢他,什么都是按照他自己的意思来,他想干嘛干嘛,我得配合他,但是现在他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柳龙庭,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吗?你到底怎么了?”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