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六章:化干戈为玉帛/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能是我问的这话,让柳龙庭也觉的他自己有点不对劲,于是松了握住我的手,跟我说没什么,然后抬眼看了我一下,跟我说:“可能是你已经成熟了,已经越来越不需要我,让我一时间没了安全感,开始怀疑这个怀疑那个,生怕你到以后会因为别的需求,而离开我,没想到这些,然后我控制不住情绪了。 ”

柳龙庭这话说的,让我觉的又好气又好笑,回答他说:“我成熟了,不是更加能帮助你吗?为什么会没有安全感?总起你以前,什么都要你照顾,来的轻松多了啊!”

从前我的模样,连我自己都嫌弃,更不要说是柳龙庭,不过在我说这话之后,柳龙庭倒是也没跟我多说什么,跟我说是他想多了,要是我好,我想怎么样他都可以,只是希望今后别把他忘了行了。

柳龙庭这话让我听的有点心酸,他这样子,仿若像是从前我这么卑微的爱他的时候是一模一样的,只要他好我便什么都好,不顾一切的为他付出所有,想他的时候,哪怕是再远也要回去见他,只是我长大了,柳龙庭却像是个孩子。

“傻瓜,我们以后都会在一起,我怎么可能会把你给忘了,我什么时候都不敢把你忘了。”

毕竟从前柳龙庭跟我说过不少的甜言蜜语来哄我,所以我现在哄起柳龙庭起来,也完全是一套一套的,柳龙庭听着我哄着他的那些话是跟他学的,一时间想笑,但又有些笑不出来,只是伸手在我的头轻轻打了一下:“你别跟我说这些好听的,这些都是哄人的,要是你没有忘过我,我怎么会这么担心。”

我忘过柳龙庭?

我顿时对柳龙庭说他可拉倒吧,我一直都记得我从几万年前开始在他的手下为他办事,后来又开始追杀他,怎么可能会忘了他,要是能把他给忘了,指不定对他来说还是见好事,他还能当他的至高神,哪里还轮到现在找个女儿对付个妖怪都要费心思了。

见我语气好了,柳龙庭的心情也好了不少,我在他前面走着,他从我伸手一把揽住我的腰,直接扛在了他的肩,一巴掌拍在我穿着群子的屁股,跟我说:“那我现在变成了一个身份卑贱的妖怪,连个仙家都不算,你跟我在一起,是不是感到委屈了?”

“当然委屈了,不过你要是求我的话,指不定我还能给你在天封点小官让你当当,让你配的我一点。”

我大言不惭得对着柳龙庭说这话,毕竟要是没有柳龙庭的话,靠我自己,根本坐不稳我现在的这个位置,并且如果柳龙庭要是真的想当这个三界之主,只要他想,根本还轮不到我坐这个位置。

“那好吧,别的职位我也不想要,你封我当你的暖床奴隶,每天需要做的事情是陪你睡觉,给你排解寂寞,我倒是对这个感兴趣。”

我还真没想到柳龙庭还真是够不要脸的,前一秒还悲伤的很,现在这么无赖了,我现在正弯腰被柳龙庭扛在肩,也不好当着他的面打他,于是在他打我屁股的时候,我也伸手打他相同的地方,他打我打他。

不仅是我,算是柳龙庭,他自己都觉的自己特别羞耻,想想他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被一个小女人这么玩弄,顿时跟我说别闹了,周围有仙家呢,看见了以后是要说笑话的。

“那你放我下来,我不闹。”

“我不。”柳龙庭拒绝我拒绝的爽快,然后还继续打我。

可能是因为我听见我们路边草丛里都传来仙家偷笑的声音,让我每次打柳龙庭的时候,脸都要红了,毕竟这种猥琐的姿势,和我和柳龙庭的人设一点都不吻合,而柳龙庭他自己却不肯先停手,我打他的时候,他跟我说我现在每打他一下,他今晚在床都要补回来。

“补回来补回来,我才不怕你。”

到家门口的时候,在玩真的丢脸丢大发了,我在柳龙庭放我下来的时候,又多占了他几下便宜,这才回屋。

我们进屋时,医仙这也给柳烈云看好了伤,正在大厅里交代姑获和虚,要怎么照料柳烈云。

可能是因为刚才和柳龙庭调完情,因为柳龙庭的原因,我对柳烈云的排斥感,也没有刚才这么深,叫姑获和虚都好好记着。

姑获还以为我不喜欢柳龙庭呢,见我这会忽然主动说要好好照顾柳烈云,转过头来看我,问我说是不是吃错药了?

但是一转头看向我和柳龙庭的时候,神色顿时贱了起来,阴笑着跟我们说我们是不是刚办完好事,看把柳龙庭给脸红的,看来我费了不少力气啊!

“……。”

我沉默瞬间之后,立即往姑获鸟身踢了一脚,柳龙庭见我这样子,帮我说话,跟姑获说:“你以为曦皇是泰迪精转世吗,你是她的神兽,怎么能对她有这种歧义的想法,怪不得被挨打。”

柳龙庭这话说的让我更无语,要不是还有外人在,我得骂柳龙庭他才是泰迪精,他全家都是泰迪精。

见我生气了,姑获怕我又打他,赶紧的说好好好,他不说了。

不过既然这会医仙已经为柳烈云疗好了伤,我问姑获说现在柳烈云醒了吗?能说话吗?

“刚醒,现在娇儿和龙腾在陪着她。”虚回答我。

自从柳烈云回来之后,娇儿和龙腾,哭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泪,之前我们只是告诉娇儿和龙腾柳烈云跟着他们的姐夫走了,但是柳烈云这一身伤回来,把他们两个小孩子,哭的昏天黑地,从柳烈云回来,一直都哭到现在。

我跟柳龙庭示意了一眼,告诉他我先去看看柳烈云。

柳龙庭对我点了点头,然后他再问医仙的具体情况。在我去柳烈云房间的路,我一直都在想,要是柳烈云真的是精神错乱,永远也恢复不过来了,这可能对我们大家来说,都是一件好事,但是当我推开柳烈云房门的时候,正巧看见了柳烈云现在正躺在床,抱着娇儿和龙腾,两眼泪汪汪,三个人哭的一塌糊涂。

当柳烈云听见门响声,见我进来了,她抱着龙腾和娇儿的手,松了松,缩回了被窝里去,一时间不知道该用什么眼神看我,然后又慢慢的躺回了被子里去。

娇儿和龙腾看见我回进来了,赶紧的从床边向我跑过来,牵住我的手,把我向着柳烈云的床边拉过去,并且跟柳烈云说:“二姐,我听我师父和姑获说,是小白姐姐把你救回来的,你不在的时候,小白姐姐对我和龙腾都好,等你回来了,我们让小白姐姐和三哥在一起吧,做我们的家人,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柳烈云听了娇儿说这话,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有愧疚,又有不堪,在看了我一眼之后,叫娇儿和龙腾先出去,她有话想单独对我说。

娇儿和龙腾很听话,点了点头后出去了。

我这会单独的见柳烈云,也不知道我们两人以后会化干戈为玉帛,还是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你女儿被幽君照顾的很好,逃亡的两年时间里,他把你女儿当成是自己亲生的,条件再怎么艰苦,也没委屈过你女儿。”

柳烈云主动和我说话。

“那你知道我女儿现在在哪里吗?”我再问柳烈云。

“知道。”柳烈云很快的回答了我,但是,在她说完之后,眼神忽然又无的坚定下来:“你要是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带你去找她。”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