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二章:镇守幽冥/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一愣,等反应过来,已经看见鲜红的血已经顺着幽君的头皮,从剑身溢了出来,逐渐的向着他满头花白的头发扩散开去,一片殷红在他的头顶之间,十分刺眼。

这把剑刺在幽君头颅的时候,趁着幽君这会失神,我赶紧的伸手将幽君从我身推开,柳烈云看见幽君受伤了,慌忙的向着幽君跑过来,一边扶住幽君,一边紧张的问他现在怎么样了?然后不断的往幽君头的伤口处渡精气。

几个人影。瞬间从我身后闯了进来,我转头一看,是柳龙庭。

现在柳龙庭忽然出现,对我来说像是神如天降,赶紧的转头叫柳龙庭救我,把我从这玄冰解下来,这种被束缚的痛苦,让我恨不得我现在立马得到自由之身。

不过柳龙庭现在根本没有听我的话,而是直接伸手向着幽君脑袋的剑伸手过去,用法将他的那把剑从幽君的头顶拔了下来,顿时血流如注,柳龙庭则冷静的看着幽君跟他说:“月儿呢?”

说到月儿,幽君顿时冷笑了起来,鲜血从他的头顶流满了他的半边脸,阴森森的抬起一双嘲弄的看着我们的眼睛,冷笑了一声:“你觉得我会这么轻松的把你女儿交给你吗?”

“既然不愿意,那看剑说话了。”

柳龙庭说完直接用剑,向着幽君挥过去,柳烈云站在幽君的身旁,见剑马要再次刺进幽君等身体里的时候,慌忙带着幽君往地一躲,大声的喊了一句:“念儿,快出来带我和幽君走!”

话一完,一阵巨大的风从我身后的洞口飘了进来,根本还没有等我们看清来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只见这道风一刮,原本在我们面前的幽君和柳烈云,忽然在一瞬间没了踪影,甚至是一点气息都闻不到。

在柳龙庭进来的还有姑获鸟和虚,当姑获鸟看见两个大活人这么平白无故的失踪在了我们面前,顿时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向着刚才幽君和柳烈云所站着的位置站过去,转了几圈,回过头来跟我们讲:“幽君呢?你二姐她们哪里去了?刚刚还在这里呢,怎么说不见不见了?连一点气息都没有剩下,这真是……。”

柳烈云和我说过,月儿现在很厉害,并且有一项最强大的本事,是能隐藏她身边所有人的气息,原本我还不相信,但是在刚刚那道大风刮进洞的时候,我心里忽然撩过一股无熟悉的感觉,虽然我没有看到月儿,可是总感觉让我心里无悸动,像是一阵暖风吹过我,让我一时间感觉很是安逸。

“他们被月儿带走了。”

柳龙庭平淡的说了一句,然后转过头来看向我,这么看着我,也不动手救我。

“月儿?!那是你女儿啊!这么强大的法力,你女儿混的不错呀,也真不愧是曦皇和东皇神的种,基因好都不用修炼,能这么厉害。”

姑获鸟的语气里,没有一点担心月儿的意思,并且还各种乱拍马屁,各种羡慕月儿。

我这次来是为了带女儿回家,但是柳烈云叫住了月儿,并且利用月儿的法力将他们全部带走。这让我十分生气,但也无可奈何,看着站在我旁边的柳龙庭,问他说为什么还不救我,是看我失败了嫌弃我了吗?

说真的,如果这次不是柳龙庭赶过来,恐怕我现在早已经成了幽君的口下之餐。柳龙庭看见我躺在玄冰不断的向着他求救的样子,于是问我说:“下次你还敢这么不欠考虑的勇往无前的冲过来和幽君斗吗?”

我知道这次没赢是我不好,没有说话权利,但是这会姑获鸟和虚还在身边呢,我算是认错,也要避着外人吧,于是我没有回答柳龙庭的话,跟他说只是我现在失败了,并不代表我没考虑,我只是太担心月儿和相信他二姐了。

“那你下次再敢相信我二姐吗?”

柳龙庭又问我。

这说的是什么话,是她的姐姐不是我的姐姐,本来我还想跟柳龙庭说几句好话这件事情这么过去了,但是他现在对我不依不饶,满脸一副,只要我不认错他便不我下来的模样。

“好了,我错了,下次多加考虑,可以了吧,你放我下来。”

我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有些生气了,但是柳龙庭现在才不管我生不生气。我给他认错了,他便开始给我做法,用法力融化我背的玄冰。

估计是怕我不开心,在柳龙庭给我做法的时候,虚过来跟我解释说其实柳龙庭虽然说不和我来,但是我们出发之后,他一直跟在我们后面,以免我们发生意外,这次若不是柳龙庭下来,估计现在我都发生意外了。现在柳龙庭只是希望我下次注意一点,他也是为我好。

说什么为我好,现在虚说了这些话,完全是为了柳龙庭说的,柳龙庭有虚,我理亏说不过,于是看了一眼姑获,姑获鸟顿时领会了我的心意,站在我旁边跟虚吵了起来,我也是为了自己的女儿,算是犯了什么错,都不值得责怪,反而是柳龙庭一点都不近人情,明明知道这次是柳烈云和幽君相互串通好的,却还不制止我。

真不愧是我的坐骑,一下跟虚吵了起来,柳龙庭这会给我运用法力,听着姑获鸟和虚的话,觉得有点吵,叫他们出去。

当整个洞里安静下来后,柳龙庭这才对我说:“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以后不能感情用事,你是个女人,你不住自己的感情,情有可原,所以以后你可以听我的,我会安排好一切,现在幽君虽然说没有法力,但是他诡计多端并且熟悉这世界所有山脉地形和各种我们所不知道的东西,并且他会用这些自然的力量对付我们,所以如果不是十分有把握,我们不要轻易冒险,况且现在幽君也只是一个诱饵,你要对付的东西,在幽君身后。”

在幽君身后?

我一时间有些理不清头绪,于是问柳龙庭:“你是说幽君他身后有更强大的东西?”

我想应该是的,如果没有的话,幽君根本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在他没有任何法力下来对付我,并且我感觉他的出现和秦广王想要对付我那一次,简直是惊人的吻合。

“你有没有怀疑过,我们一直追幽君的这两年,其实已经落入了其他人的圈套,幽君和柳烈云他们的法力并不强,他们是怎么躲开我们整整两年的时间,并且在刚才,月儿出来的时候,如果我猜的没错,月儿应该是有一种能隐去身边人气息的法力,可尽管是这样,他们两年的时间里,不可能时时刻刻都黏在一起,我怀疑一定是有东西在暗帮助他们,包括这次,将你引来这昆仑山下的地狱之门,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

柳龙庭说完这话之后,眉宇微微的皱了起来,帮我融化了我身后困住我的玄冰。

看来并不是我一个人在怀疑幽君身后是不是有更强大的力量。

现在我解困了,于是从冰床爬了起来,坐在柳龙庭面前,问他说:“这地狱之门是原先从来都没有的,并且这个地狱入口其他的入口都要大很多,如果不及时堵住或者是派神明把守镇压的话,如果有谁借这个地狱入口闹事,一定发生很严重的后果,可是能镇守幽冥之地的,一定要有远古之神才能镇压,这普天之下,很多古神已经全都在几千年前的大战丧生,剩下的也已经不过问三界之事,我们该找谁?根本没有合适的新人人选。”

“没有新人,那用旧人,可以去找酆都大帝。”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