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八章:离奇卦象/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六百九十八章:离卦象

见柳龙庭跟我妥协了,我这才从他的身下来,发现他也有把柄在我手里抓着的时候,忽然间都觉的他从前可爱多了,并且我感觉柳龙庭他是一个弹簧性格,我弱他强,我强他弱下去了。品書網

见我笑的得意,柳龙庭忍不住随手像我伸过手来,在我的脸狠狠的捏了一把,然后再跟我说:“说是说这两个洞是相同的,但是也不完全对,更准确一点,是这两个洞,是通往另外一个地方的,这两个洞说白了像是两条相互交叉的路口汇合在了一起,合并成了一条大路,通向别的地方。”

这简直是难以想象,从东北到昆仑,已经是横跨了整个华夏的最东和最西,而这么大的跨度,竟然只是像是两条小路汇合,通往另外一个地方。

“那这个地方是哪里?”

我问柳龙庭。

柳龙庭在我问这个问题时,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回答我说:“不知道,没进去过。”

见我死皮白脸的在柳龙庭面前献媚这么久,他回答了我一个问题,我顿时有些不甘心,跟柳龙庭说那除了这个他还知道别的什么吗?那天我确实是在地狱入口发现了凤凰的气息,并且凤齐天失踪这么久,我们能找的地方那都找过了,我猜凤齐天和元始天尊,是不是也从地地狱入口,向着这个洞里的那个地方进去了?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因为这个地狱入口在昆仑山下面,这个洞出来了,元始天尊不可能不知道这个洞的存在,既然知道了有个这么大的地洞,他肯定会下去查看,而这查看,一去不复返,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但是如果这个洞里的尽头,连元始天尊进去了,都无法出来,那这个洞……。”

柳龙庭后面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他不说,我也能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在地狱入口出现的时候,地府里的所有亡魂,全都向着地狱入口汹涌过去,那天我和柳龙庭从洞回来的路,也是遇见了无数的亡魂,这些亡魂和这地狱入口又有什么关联?为什么会导致这么多的鬼魅往那边走。

虽然在地府里,我已经布下天兵守住秦广王,守住那些鬼魅,但是这个洞的问题一天不解决,一天是祸害,加秦广王幕后的人还没出来,我们现在根本不能掉以轻心。

算算我囚禁秦广王也有段时间了,我留着他没有杀他,不然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对我怀有感激之情,但是为了这次的事情,我必须要再见他一面。

“我想去地府一趟。”

我跟柳龙庭说。

“那我陪你去吧。”

柳龙庭回答的很自然。

听他回答我这么快,我顿时又向着他的腿坐去,跟他说:“那你不怕会跟我一起死在地府里吗?”

我以为这个时候,柳龙庭会对我说一些煽情的话,只不过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柳龙庭搂着我的腰,看着我的脸,笑着回答我说:“你要是死了,我还怕什么。”

当我听明白柳龙庭他这是再说我死的时候,我扬起手想打他,不过柳龙庭却抓住了我的手,然后将脸靠在了我的肩,问我说:“你累吗?要是累的话,我们放下所有的一切吧,管这个世间怎么样,都与我们毫无关系。”

如果在从前,我倒是愿意答应柳龙庭和我说了这番话。但是现在一切都变了,在我任职这期间,太多人帮助过我,也太多人需要我的保护,我不能让他们失望,我需要柳龙庭。

“不,我已经无法退出来了,即便是我现在退出来,只要到时候发生什么灾难,我还是会忍不住的站出来挡灾,与其到时候我自我贡献去死,还不如现在我把这些事情研究通透,及时的止住灾难,留我这条狗命,才能和你长长久久。”

我说的这话有些风趣,算是说的是很严肃的话,柳龙庭也是被我逗笑了,将我一把紧紧的按在他的怀里,跟我说:“虽然我不想让你冒险,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不管你去哪里做什么事情,我都会陪着你。”

最近柳龙庭说情话的功夫见长,我便问他说最近他怎么这么甜言蜜语,跟吃糖似的,今天怎么不见他这么对我心。

“可能是以前没有发现我这么爱你,现在发现了,忍不住对你好。”

“那你为什么这么爱我。”

柳龙庭听完我说这话,沉默了一下跟我说:“可能是前世姻缘宿命吧。”

我跟柳龙庭前世是普通的下级关系,在我的记忆里,我根本没有和他亲密过一点的印象,这会柳龙庭跟我说是前世姻缘宿命,我还真不会信他的鬼话。

只是说到前世,我心里我在想,前世我在干嘛呢,这么多的日日夜夜,为什么我的记忆主要只有那时候跟着柳龙庭的记忆,除了跟着他的那些记忆呢?别的记忆,或者是更久远的记忆,又哪里去了?

我和柳龙庭决定下地府后,跟虚和姑获鸟他们说了一下,姑获鸟立马跟我说他也要跟着我们一块去,他每天都呆在柳家,实在是没什么好玩的,现在他又没有了读心的本事,都不敢一个人出去浪,现在他跟着我们出去,有安全感。

反正姑获能变大变小,跟着我随便放身或者是让他跟着我们飞也没什么问题,至于虚的话,柳龙庭便安排他在家里照看娇儿和龙腾,毕竟我们这次下去,也要做好问不出什么我们想要的答案的打算,如果问不出的话,我们还要亲自去调查,这一来一回,肯定会费不少的时间。

虚倒是没什么意见,毕竟他对娇儿的情愫,也不是什么师徒关系能解释的了的,他不跟我们去,还能在家陪着娇儿,不过娇儿在听到我说我们这次出门估计要好些天的时候,赶紧的给我们拿出了她的卦,说是为我们占卜一下。

我本想阻止,因为毕竟我每次做出什么巨大的打算,都是抱着最坏的打算去的,我怕我抱着最坏的打算去算了,等娇儿的卦象出来,要是凶卦麻烦了。

不过我拦不住娇儿的热情,娇儿兴冲冲的从她房里拿出一副刚做好的竹简,她让我摇,我不摇,我生怕摇到一个不好的卦,毕竟现在是我和柳龙庭两个人去,如果是我自己一个人的话,我倒是不担心,我担心我会拖累了柳龙庭。

见我不摇,柳龙庭对娇儿这些小玩意儿一点都不信,见娇儿缠着没办法,于是接过娇儿手里的竹筒,随手一摇,只见不管怎么摇,竹简里的竹签都不出来,像是被什么力量锁在了这竹筒里似的。

见到这情况,娇儿顿时从柳龙庭的手里抢过了竹筒,说了一句柳龙庭真笨,连竹筒都不会摇,然后她说她来帮我们摇,这副竹简,可是她费了好些天的时间做的呢!

说着她将她的手,分别在我和柳龙庭的手掌摸了一下,然后开始摇卦。

本来我和柳龙庭是不在意这件事情的,但是在娇儿摇的时候,我和柳龙庭还是忍不住看向娇儿手里的竹筒,只见娇儿嘴里念着咒语,当她把咒语念完想将竹简摇出来的时候,顿时,竹筒里的竹简,哗啦一声,全都一股脑的摔在了地,根根从间折断,根本无法显示卦象!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