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二章:他的苦衷/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扶阳问这话,让我一时间有点尴尬,毕竟他现在是在帮姑获鸟治伤,我不会回答也不好,于是嗯了一句,不过又马解释道:“也不是吵架,是闹了点别扭,过两天好了。品書網 ”

这会仙凌将药丸拿了过来,扶阳将仙凌拿过来的药丸捏碎,捏开蛊惑的嘴,将药丸洒进姑获鸟的嘴里,在姑获鸟吃了这药时候,他的整个身体都在泛出一道淡色的金光,扶阳在姑获鸟的身体浮出金光的时候,伸手盖在了姑获鸟的断翅,将一道道的白气推进姑获鸟的身体里。

我以为扶阳在刚才问完我这个问题之后,不会再说什么,但他在为姑获鸟治伤,稳定的在给姑获鸟输入精气之后,然后再和我说:“你们相爱,有什么问题不能好好解决呢?为什么会有别扭?”

“也没什么,是一点普通的小事。”我含糊不清的跟扶阳说。

我从来都没和别人说过我和柳龙庭的感情问题,有时候出了什么问题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处理,每次我们一有问题,都是通过吵架方式来解决。

“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说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指不定我能好好地解开你们的结。”

“这……。”我有点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

看着我纠结的样子,扶阳便又对我笑了一下,说没关系,如果我把他当朋友的话,说说,要是不愿意的话,也没关系。

他这话说出来,显得我不说倒是不把他当朋友了,加这件事情我确实是需要找个人述说,不然我会憋疯的。

“我感觉柳龙庭他什么事情都瞒着我,可却偏偏要求我什么都要跟他说,并且不仅如此,我还怀疑他不爱我,我跟他在一起这么久,他都从未说过要娶我,并且在刚才我们去找秦广王,秦广王说柳龙庭知道的事情远他知道的要多,但是这些事情,柳龙庭从未跟我说过,次你说我的心不见了,其实是被柳龙庭拿走了,我刚才问他,他不仅不还给我,还把我骂了一顿,所以,我们会有别扭了。”

话说到最后,我自己都觉得矫情,说完了我又感觉我是在给扶阳添麻烦,这么大点的鸡毛蒜皮的小事,跟一个大男人说,扶阳肯定会觉得我麻烦。

“那你有想过他不和你说的理由吗?”扶阳问我。

柳龙庭做每件事情的理由,都有千千万万,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他想什么?

于是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可能是时间久了没有感情了,所以他有什么事情也不愿意和我说。

“那你有没有想过他是因为害怕你伤心,或者是不想失去你,才不跟你说这些话的呢?”

“他要是怕我伤心的话,应该什么都告诉我了。”

我回了扶阳一句,毕竟不是谁都愿意忍受这种被欺瞒不知道真相的感觉。

“那只是普通人的感情。”扶阳微微对我笑了笑,将他的手从姑获鸟身拿开,刚才姑获鸟断开的翅膀,现在已经完全接了去,完好如初,只是因为受了巨大的灵气攻击,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匍匐在桌昏睡。

翅膀已经好了,扶阳便从凳子站起来,双手背在他身后,向着我的面前走了几步,背向我说:“爱有很多种方式,有的是心甘情愿的付出,有的是自私的索取囚禁,也有的是欺瞒,也有的是祝福,但是不管这其的哪一种,都是爱,爱你才会对你好,柳龙庭我看他很在乎你,愿意为你去死,愿意死一次,可能是计谋,但是每次都愿意为你不惜性命,这是爱。一个男人愿意为你去死,又愿意和你在一起心甘情愿地帮你做任何事情,除了爱,还是爱。所以,你不要怀疑柳龙庭他不爱你,并且相反,可能是因为太在乎你,所以才会对你隐瞒。”

扶阳说着这些话的时候,转过头来对我说:“不知道你在人间的时候,有没有见过那种患了绝症,而家人不告诉病患的例子,是因为害怕患者知道了会伤心难过,他的家人并不想让他伤心,所以选择了欺瞒,柳龙庭他爱你,之所以会欺瞒你,可能也是为了你好,希望你开心。”

让我听完扶阳跟我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确实也按照他对我说的反过来想了一遍,可是要是按照扶阳的说法的话,那柳龙庭隐瞒我,是不是因为这些事情都关于我,或者是说我以后并不会有好的结局,所以他不想告诉我。

“那按照大帝说的,那我是你口所说的那个绝症患者吗?所以柳龙庭才会隐瞒我?”

扶阳转过身来,看向我,对我笑了一下:“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柳龙庭前世是起这世间妖皇,统领数万妖神,秦广王说的没错,这个世界很少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但是前世终归是前世,这个世界已经发生了沧海桑田的巨变,人为尊,妖为卑贱,柳龙庭已经投胎转世,不再是那个高贵的东皇神,他隐瞒你,可能是因为无奈,或者是不能给予你期许的答案。不过除了这个原因之外,可能也有其他的原因,但是你们已经在一起那么久,感情这么深,他跟你在一起那么久都没有杀你,说明他并不想从你身得到什么,你若是难过,想想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一瞬间我有点沉默,难道是我真的误会柳龙庭了?可是若是这件事情正是关于我的话,那我以后是不是凶多吉少?

我抬头看向扶阳,问他说:“虽然我也是古妖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记忆缺失了很多,大帝从古一直活到现在,我相信你也和柳龙庭一样,知道很多事情,那我想问问大帝,大帝知道刘龙庭在瞒着我什么吗?或者是说,我有什么不好的结局吗?”

本来我不心慌,但是经过扶阳这么说的时候,我心里慌的厉害,是我自己以后的命不好吗?才会让柳龙庭这么费心的骗我,可是如今我已经做了很多善事,为了这天下苍生,我什么都愿意付出,我今后的命,怎么还会不好?

扶阳盯着我的眼睛看了一会,似乎再考虑要不要将实情告诉我,我也看着他那双冰蓝色的眼眸,他的眼眸在此时,显得无的唯美和幽邃。

所以连进入你酆都地狱的资格都没有了吗?”我喃喃的问了一句扶阳。

扶阳看着我,眼神也温和很多:“这是件好事,若是真的进了我的酆都地狱,那将是生不如死,永世折磨,可能也是因为你只有一次活着的机会了,所以柳龙庭才会什么都隐瞒你,你只要一死,会消失在这个世界,恐怕柳龙庭他不能接受这件事情,所以把你拽得很紧,当然除了他不能接受之外,还有人也和他一样,不能接受你的消失。”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