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四章:龙庭求见/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零四章:龙庭求见

“你是说洛神还有泷儿凤齐天龙腾娇儿他们吗?”我问扶阳,毕竟如果我真的要死了,我说的这几个人,他们也一定都会伤心。!

扶阳见我说这些话,顿时便故作生气的转过脸来看了我一眼:“你把你身边的人都说完了,怎么不把我加进去?!”

扶阳这么一说,顿时让我有点尴尬了起来,好在这会放在桌绸锻的姑获鸟,微微的动了动翅膀,分散了我和扶阳的注意力,我赶紧的将姑获鸟拿到我的手来拖着,在感受到我手心里的温度之后,姑获鸟睁开了眼睛,看了我一眼,又赶紧的扑打着它的翅膀,立马从我的手心里跳了起来:“我的翅膀是不是断了?!”

看着姑获鸟这幅慌张的样子,我便没好气的对它说了一句:“还没断呢,幽冥大帝帮你接好了。”

毕竟它的翅膀会断,也是因为乱说话惹怒了柳龙庭,不然柳龙庭才懒得跟他这么一个小妖怪动手。

当姑获鸟歪着头听完我说这话之后,又试着拍了拍它的翅膀,这才确定它的翅膀确实是没有断,于是又蹦到我的手心里来,屁股对着我,转头看向扶阳,对着扶阳不断的点头哈腰的说:“多谢大帝,让我以后还能做只鸟,大帝真是好人,要不是我主子脑子一根筋,在一棵树吊死,我早劝我主人和您在一起了!”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姑获还真是一点记性都不长,还敢说出这种话来!

在姑获说完之后,我顿时将姑获往桌一放,跟他说他这张臭嘴喜欢乱说,害我和柳龙庭又闹别扭了。

姑获鸟脸一脸蒙蔽,看着我,对我说:“你们本来是在吵架了,怎么还把这罪怪在我的头了,我哪里知道我说了什么话,惹怒柳龙庭了。”

看着姑获鸟这幅我犯错我还有理的样子,我真的想一巴掌抽死它,不过当扶阳听到姑获鸟说他是因为不知道柳龙庭的心里在想什么,所以导致挨打的时候,于是便向着姑获鸟身边的椅子坐下来,侧过头,垂着眼睛看向在桌站着的姑获鸟,薄薄的眼皮盖住半边冰蓝的眸子,那张柔润的唇角微微扬起,对姑获鸟说:“你的法力在我这里,你要拿回去吗?”

之前扶阳说过,如果将这法力拿回去,姑获鸟会因为这法力而殒命,现在我好不容易找扶阳将它的翅膀医好,要是他到时候真的是死了,那我现在医好他干什么?

“你别给它。”我赶紧的对着扶阳说了一句,这在我们华夏,毕竟有句话说的是好死不如赖活着,活着种死了好。

不过在我说着这话的时候,姑获赶紧的从桌跳到扶阳的身,跟扶阳说:“你别听我主人瞎说,她又是想拿我当柳龙庭的出气筒呢,大帝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不过我还是求你把我的法力还给我,不然我算是不被我的法力拖累而死,也会被柳龙庭打死,还希望大帝成全。”

扶阳见我不同意,但是又见姑获鸟求着他,顿时笑了起来,看了我一眼,伸手在姑获鸟的小嘴巴轻轻的点了一下,然后跟我说:“我到底是要听小鸟儿的,还是要听曦皇的呢?”

这力量也不是我的,我也没有多大的权利阻止姑获鸟要回它的力量,于是对着姑获鸟说:“我随便你吧,你要是因为你的力量死了,可别怪我。”

见我松了口,姑获鸟这才喜滋滋的对着扶阳说:“大帝,你看我的主人已经允许我做决定了,你把我的力量给我吧。”

扶阳看着我,又看了一眼姑获,这才淡笑着跟我的说:“还请曦皇放心吧,这时间万物,都有自己的宿命,有些事情也强求不得,既然小鸟儿想要回它的法力,我便给他吧。”

扶阳都已经说出了这话,我一时间也不好拒绝,只要由着姑获鸟。而在扶阳将这话说完之后,低头将手伸了出来,叫姑获鸟站在他的手。

姑获鸟这会无的兴奋,一边拍着扶阳的马屁,一边向着扶阳的手掌跳去,我看着姑获鸟这副不听话的模样,嫌弃的很,顽皮的跟个孩子似的。

不过扶阳将法力传给姑获鸟的时候,我想问问扶阳关于华胥洞的事情。

“扶阳,你对华胥洞了解吗?”

我问到扶阳华胥洞的时候,扶阳眉色丝毫不动,回答我说:“之前派人去调查了一下,不过调查到的都是凤毛麟角,也不是很了解。”

“我刚从秦广王这里回来,秦广王说凤凰从地狱之门,向着华胥洞里面进去了,并且也没有再出来过,他是我的坐骑,也是我的下属,我想去找他,但怕有凶险,想你也一直都生活在地府,想来问问你需要注意什么。”

“那你找到了凤齐天,你是不是想把我甩了?”姑获鸟在扶阳手,转头问我。

我叫姑获鸟被打岔,我想听听大帝的建议。

“此洞不仅凶险,它还和昆仑山下的地狱入口连在一起,这是一个很大的隐患,所以不管怎么样,这个洞一定要调查清楚,并且这个洞,也并非是从来都没有人能从里面出来过,这传闻里,女娲和伏羲,是从这洞出来的,女娲从这洞出来创造了人,伏羲根据天地变化,发明了八卦,掌握这时间规则定律,这既然有人能从这个洞里出来,那么说明里面,应该是另外一个世界,或者是另外的一个空间,曦皇要是不介意,我倒是愿意陪曦皇进去这洞里面看看,一来,为了保护我自己的君王,这二来,我也想知道,这华胥洞里,有什么秘密。”

如果扶阳愿意和我一起进洞的话,我自己的安全性倒是能提高,但是扶阳要镇守昆仑山下的地狱入口,如果这地狱入口没有他的镇守的话,恐怕又会无限扩大。

“大帝你没机会了,柳龙庭来了。”

当我还没对扶阳说出他自己有要事在身的时候,姑获鸟忽然说了一句,姑获鸟这一句,顿时让我心里有点慌,心想柳龙庭要是真来了我怎么解释?他一走,我转身找了扶阳,我是不是看起来也太不在乎他了?

“报,宫外柳龙庭求见。”一个天兵,从宫外跑进来,向着扶阳禀报。

仙凌见来了一个我已经很不爽了,现在听说柳龙庭也来了,那张丑萌的脸,顿时路出不满的情绪:“怎么你们两个人,老喜欢找我主人的麻烦。”

仙凌这性格,跟姑获鸟是一样,完全不按照主人的意思走,扶阳已经将姑获鸟的法力还给了他之后,对仙凌说可不能无理,然后吩咐天兵将柳龙庭请进来,他再看了眼他身穿着的单薄衣服,再从椅子起身,跟我说曦皇先在这稍等,我去换套衣服,免得等会柳龙庭误会,加深你和他之间的矛盾。

我抬眼看了眼扶阳,他洗完澡之后的穿着,如果让柳龙庭看见了,恐怕又得不愉快,于是对着扶阳点了下头,说麻烦他了。

扶阳听我说这话,对我笑了一下,然后转身撩开珠帘,向着后殿走了进去。

而在扶阳走后不久,我听见了宫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我心里着急的在想着我要怎么和柳龙庭解释我为什么会来这幽冥宫的事情,但是当殿门外的身影转入大殿,我看见柳龙庭的时候,他脸刚才暴怒的表情已经下去了,此时脸,温和一片。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