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章:天造地设/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百零五章:天造地设

如果不是刚才扶阳给我分析了这一通,我现在看见柳龙庭,可能也是横眉冷对,不过在听了扶阳这番话之后,我现在更加担心的是柳龙庭他会怎么想我,但是看见他现在脸一脸的平静,让我从他的脸,也读取不出什么对我有利的信息,于是十分尴尬的从椅子站了起来,看向向着我走过来的柳龙庭,正好这时候姑获鸟这会向着我的肩站过来,于是我笑小声的问着姑获鸟说,他现在能不能看见柳龙庭心里在想什么?

姑获鸟听了我的话,向着柳龙庭望过去,只见柳龙庭离我越来越近,这死鸟还不说柳龙庭在想什么,要是等会柳龙庭走到我身边了,算是姑获看出来柳龙庭在想什么,也不好说了啊。品書網( . . )

“放心吧,他是来道歉的。嘿嘿。”

“……。”

当姑获鸟在我耳边说出柳龙庭来道歉,并且还对我得意的嘿嘿了两句时,我心里是无语的,不过我也知道了柳龙庭这次来找我想做的事情,心里也放心了下来,并且向着柳龙庭走了过去,问柳龙庭他怎们知道我在这里。

柳龙庭现在看着我的眼神,像是已经忘了刚才他对我发了这么大的火似的,很平静的跟我说:“刚才是我冲动了,我把姑获鸟打伤了,你肯定会来这给他治伤,所以我冷静过来之后,来找你了。”

我和柳龙庭吵架的事情,我知道我也有错,我错在没有和柳龙庭好好沟通,没有替他多想,如过我多替他想一点的话,恐怕我们现在也没什么矛盾了,所以柳龙庭现在跟我道歉的时候,我还有点别扭,跟柳龙庭说我也有错,是我不好,没站在他的角度为他多想,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我还怀疑他对我的感情。

柳龙庭听我说这话,伸手摸了摸我的脸,像是在安慰,不过也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像是有什么东西给我似的,直接拉开了他的衣襟,将手向着他的胸膛内伸进去,倒腾了一会,像是掏出个什么东西。

而当柳龙庭的手握着一颗血淋淋的心从他的胸膛里向着我面前递过来的时候,我顿时有些惊讶,抬起头看向柳龙庭,连问他的话都有些支支吾吾:“这,这是……。”

“这是你的心,我把他还给你。”

柳龙庭对我说的很是干脆利落。

之前虽然我一直都很想把我的心给要回来,但是现在当柳龙庭真的把我的心还给我的时候,我心里竟然一时间还有些不踏实,看着此时在柳龙庭手掌心里噗通噗通跳个不停的心脏,我转头看向姑获鸟,想问姑获鸟柳龙庭这是什么意思?明明之前怎么样都不愿意给我,宁愿跟我吵架都不给我,现在我们一见面,他轻而易举的把心还给我了。

当我向着站在我肩的姑获鸟看过去的时候,姑获鸟此时眼睛睁开的老大看着柳龙庭,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我看着姑获鸟这惊讶的模样,心里还在想着该不会是我面前来的,不是柳龙庭吧!

次柳龙庭和扶阳换身体的事情,我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我一时间也没敢伸手去拿柳龙庭给我的心脏,而是半开着玩笑对柳龙庭说:“你是不是被哪个妖魔鬼怪身了,怎么忽然之间把心脏还给我了?”

听我这话,柳龙庭顿时对我笑了一下:“怎么可能,我要是不愿意,又有哪个妖怪能的了我的身?只是想想我不应该瞒着你,这心是你的,你好好的自己保管,谁都不能把你的心抢走。”

这我和柳龙庭之间都忽然这么客气了起来,让我一时间都有些不习惯,于是问柳龙庭说:“龙庭你是生我的气了吗?”

我知道我现在很啰嗦,啰嗦的很,但是柳龙庭听我这话之后,却是对我微微一笑,将我的衣领拉开了一些,将手伸进我的衣服里,又很快的合,避免让姑获鸟看见我的胸。

在柳龙庭的手伸进了我的衣服里之后,我只感觉到他用法力分开了我的骨肉,将我的心脏,放置进了我的胸口里,等安置好了之后,我的胸膛里,开始传出来一阵十分有规律的心跳声之后,柳龙庭这才把手从我的衣服里抽了出来,清干净了我衣服和他手的血迹,这才跟我说:“我为什么要生你的气,这件事情,本身是我不对,以后只要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说起来,我也真是贱,之前柳龙庭跟我吵架的时候,我敢仗着脾气跟他吵一架,但是现在他在吵完架忽然又对我这么好,让我总觉的柳龙庭是不是压着了他的脾气,并且他现在真是一点都不怪我来找扶阳,刚才在车辇里的时候,姑获鸟只是提起了扶阳,他把姑获鸟的翅膀都打断了,柳龙庭他这是怎么了?

在我疑惑着柳龙庭的时候,珠帘里面,传出来一阵珠帘撞动而发出来的清脆响声,我转头往我们身后看,只见是扶阳现在已经将衣服穿好从后殿里出来了,一身黑色与金色相搭的长袍,头用金冠冠住了半头头发,剩下一半,很闲适的披在他的背后,看起来沉稳又很年轻。

“刚刚曦皇,来找我说了华胥洞的事情,也难为曦皇这么关心三界之事,不过本尊决定,要和曦皇一起下华胥洞,若是你愿意的话,可以替我镇守几天这昆仑地狱入口,我相信你的实力,也我差不了多少。”

这话是扶阳对着柳龙庭说的,柳龙庭在听了扶阳的话之后,眉色一挑,脸依旧是没有半点的表情,抬起眼看了一眼扶阳,回答道:“这镇守昆仑山下的地狱止口,本身是大帝您的分内工作,从前我们已经交换过,若是有第二次,若是发生了什么意外,这罪责可不是您一个人能担当的起的,至于曦皇要去哪里,是我的事情,我会保护好她,所以这件事情,不劳大帝费心了。”

“你这小蛇,我主人也是好心好意的要帮你,你却还拒绝我主人,真是不知好歹!”仙凌站在扶阳的脚边,立即对着柳龙腾训斥了起来。

平常柳龙庭根本不想搭理仙凌这种神兽,但是现在仙凌没大没小的又在说柳龙庭后,柳龙庭看着仙凌的眼神都变了,忽然变得十分的凌厉,我离柳龙庭近,凑着这周围的灯光,我看见柳龙庭的眼眸里的瞳孔忽然之间变细,神色歹毒。

仙凌被柳龙庭目光一吓,顿时不由自主的向着扶阳身后躲了过去,摔在了扶阳的身后。

扶阳看着仙凌故意惹柳龙庭又被柳龙庭吓得害怕,神色微微有些不悦,但是也微微笑着接过柳龙庭的话,看了我一眼:“好,那曦皇的安全,交给你了,还希望你能尽力保护她。”

“那是一定。”柳龙庭说完,拉住我的手,转身便向着殿外走。

刚才听着扶阳这语气,似乎他这时,也有点不想惹柳龙庭的意思,而我现在被柳龙庭拉着,也不好跟扶阳说什么客套的离别话,只是此时柳龙庭紧紧的握住我的手,将我的手握的无的疼。

“龙庭,你能不能轻点抓住我的手?”我对柳龙庭说了一句。

柳龙庭可能我不说,他都没有反应过来,他抓我的手太用力了,我这一说,他这才转过头看了我一眼,便松开了些我的手,这是我肩之前一直黑柳龙庭的姑获鸟,这会跟柳龙庭拍起了马屁:“按照我说啊,龙庭和我主人,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